此刻,皇宫凤栖殿内,只听“啪”的一声响:“哼,区区一个弱女子竟然就能害的你被皇上罢官,事先还打了然而,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

  说话的女子嗓音甚是柔美动听,只是那此刻的面容却与她的声音形成反比。女子头戴凤冠,身穿大红正袍,凭这两样,已不难猜出她的身份。

  “姐姐息怒,此事也并非臣弟无能,而实在是明王与墨王都插手进来保她啊!”说话之人正是宁致。

  “哼,之前从未听过此女子的名号,却怎么突然间就能得到那兄弟二人保她呢?”宁媚脸上怒气仍然不见消减。

  “这个,臣弟也不知!”宁致道,“臣弟这几日一直派人暗中查访,只知道他与星陵赌场的老板,蓝府的神医蓝天云,明王,墨王都来往频繁密切!”

  “哦?”宁媚挑眉,“还有这样的事情!”

  顿了顿宁媚又道:“哼,不管怎样,她都已经害的你和然儿如此,本宫绝不能轻饶了她。我倒要看看,她能翻出多大的天。”

  “姐姐,那上官梓昕不过就是个小丫头片子,不足让姐姐费心,臣弟自己便能解决了她,臣弟今日来见姐姐,是有别的事情想让姐姐帮帮忙。”宁致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不就是想让本宫去皇上面前替你说情,让你官复原职么。就算不能官复原职,顺便给你一个有实权在手的官也行。”宁媚道破宁致心中所想。

  “姐姐一针见血,臣弟佩服。”宁致自叹自己在这方面是不如自己的姐姐的。

  “替你说情,让你官复原职又有何难,只是你刚被罢官,现在就去求皇上,那是不可能的。唯有过些时日再说,在这段时间你还得好好表现,如果有可以立功的机会,千万不要放过。”宁媚道!

  “臣弟谨记。”宁致垂首。

  “既然你说你对付的了那个丫头,那么就交给你了,至于陆惜南和陆惜墨,你就不用管了,本宫自然有办法对付他们。”宁媚道,“尤其是陆惜南,若不是他,荣儿早就是太子了。本宫非得除了他不可。”

  “即是如此,臣弟便先告退了。”宁致见目的已经到达,在这凤栖殿多留无益,便要离开。

  只听宁媚道了一句“去吧”,宁致便走出了凤栖殿,然后出了皇宫。

  再说上官梓昕,昨日睡得太晚,今日已是日晒三竿,她却仍然还不起床。直到言棠端着午膳来叫她,她才起来。

  起来用过午膳之后,上官梓昕便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递给言棠:“这是十万两银票,拿着去办事吧!”

  言棠伸手接过银票,不解的看向上官梓昕:“少主,办什么事啊?”

  “你去京城四处看看,那里有穷人乞丐之类的就给他们一点银票,顺便报出我的名号,说只要加入我手下的妙英堂,就让他们吃喝不愁,还能学的一身本领,如果有愿意的,就让他们深夜子时去城外的山洞门口找我,你在这之前把这张银票想办法换成一些数额比较小的银票就行了。”上官梓昕道。

  言棠听着上官梓昕讲了那么多,可是本该明白的她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少主,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日后你就知道了。”上官梓昕看着言棠笑了笑,“你现在就先去做事吧。”

  言棠听言道:“好吧,虽然我不知道少主你是想要干嘛,但只要是你吩咐的,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会妥妥当当的将它办好的。那少主,我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已不见了言棠的身影,上官梓昕看着这样的言棠,心里笑了笑,这个一根筋的丫头啊。

  上官梓昕知道言棠一时是不会回来的,现在的自己也懒得去见蓝天云,星陵赌场昨日才在哪里待了一天。明王府也已去过,出城去玩只有自己一人也是无聊。哎,想来想去,连个去的地方都没有了,只能待在这落花苑无聊了。

  不如就逛逛整个蓝府吧,自己住在蓝府也半个多月了,还不曾将蓝府逛个遍呢。

  这样想了之后,上官梓昕便抬脚出了房门,走出了落花苑,刚逛了没多久,就听到一道声音传来:“蓝天云,你要是再不让开,信不信本公子踏平你蓝府。”

  )最新章#e节上◎?酷:t匠;网;

  “呵呵,宁公子这话未免有些狂妄自大吧?”蓝天云的声音从远处传入上官梓昕的耳朵里。

  宁公子?是宁然?上官梓昕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蓝府门口,只见蓝天云一人挡在门口,对面有着五六个人,都不是侍卫打扮,看样子,倒像是江湖中的侠客。当然,其中一个人自然还是宁然。

  “我当是谁不要命了,大声嚷嚷吵的本姑奶奶不得清宁,原来是宁大草包啊!”上官梓昕走至蓝天云身侧道。

  “上官梓昕,这次我可是请了江湖上各路高手来对付你,你可别言语那么嚣张。”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宁然却不知不觉的往后倒退了一步。

  “哈哈,草包就是草包,你居然不怕,你往后退什么啊?”上官梓昕见宁然往后退就觉得好笑。

  “宁公子,别和她废话,看老夫收拾了她!”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说罢之后便持着手中大刀向上官梓昕冲来,上官梓昕见状站在原地不动。待那老者跑到上官梓昕跟前三四步的距离时,还不待上官梓昕出手,蓝天云迅速一脚踢在那人胸口,那人还来不及反应,已飞出几米开外。

  倒地后,老者想要起身,却发现胸口痛的他无论如何也起不来。

  “你们都一起上啊,站着干什么么?一起上,揍扁这个女人。”宁然大吼道。

  “宁公子请放心。”一青年男子道了一句后,带领着其他几人一起向上官梓昕那边冲去。

  上官梓昕见势装出一脸害怕的样子:“宁公子,我好害怕啊,你别这样吓唬我行不?要知道我就算再怎样,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啊,你怎么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呵呵,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早知如此,何必……”话还没说完呢,宁然的脸便黑了下来,因为他看到就在这片刻之间,那所谓的几名高手又有两个倒地哀嚎不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