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可是这明王府里却亮如白昼,因为处处都放有夜明珠。

  “据我所知,天汶建朝也不过十余年而已,怎么不提倡节俭,处处放着夜明珠,生活也太奢侈了吧?而且皇宫的夜明珠是五步一颗,你这明王府倒是三步一颗,比你老爹还气派啊!”上官梓昕边说边坐了下来。

  “天汶建朝十数载是天下皆知的事情,说的你好像是从世外桃源来的一样。”陆惜南喝了一口酒,“再说,我生活再奢侈,用的也不是百姓的钱,更不是你的,你叽叽喳喳的叫个什么劲?”

  上官梓昕是第一次见陆惜南一连串说那么多话:“原本我还以为你不健谈,如今看来也不是嘛!”

  “你认识本王才几天?”陆惜南言外之意便是你很了解我么?

  “也是!”上官梓昕一边道一边从桌上拿起筷子开始用膳。

  “你不想问问你和我借的银子我准备好没?”陆惜南若无其事的随意问了一句。

  上官梓昕听言神态虽然慵懒随意,但是口中却道:“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么?”

  陆惜南眼睛一亮:“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准备好了呢?”

  “你若是没准备好的话你会摆下晚膳等我来么?”上官梓昕道。

  “也许我是不能借你银子了才摆下晚膳等你来向你赔罪呢?”陆惜南道。

  “不可能!”上官梓昕语气坚定。

  “为何?”陆惜南想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为何如此坚定。

  “因为就凭你在星陵赌场救我,皇宫保我,你就不会骗我,而且你明王殿下也绝对是言出必行,决不食言的那一类人。”上官梓昕看着陆惜南的眼神道。

  “呵呵!”陆惜南干笑一声,“才说你认识本王没几天呢,却是将本王的脾性摸得很透彻了,看来你也不蠢么!”

  “我一直都不蠢,相反还挺聪明,挺有趣,与众不同。相信明王殿下也正是因为看到了我这些,才会连着两次救我的吧!”上官梓昕一边吃着菜一边道。

  “怎么这么快就没有了?”一直不曾开口,只是埋头苦吃的言棠此刻停下手中那不断来来往往的筷子。上官梓昕也放下筷子。

  “就凭你那饿狼般的吃法能不快嘛?本王都还一口没吃呢!”陆惜南幽怨的眼神看了看言棠。

  言棠抓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不过我以后能不能经常来你这里用膳啊?你这里的膳食真是太好吃了。”

  “承蒙不弃,你若想来的话,那便来好了。”陆惜南道。

  “真的?”言棠有些喜出望外,而上官梓昕则不然,因为她知道陆惜南不会有那么好心滴。

  “当然,不过只要记得带足银子就好了,天下没有白吃的膳食。”陆惜南道。

  言棠听言“切”了一声:“小气鬼!”

  而陆惜南则不再理会言棠,伸手入怀,从怀里掏出十几张银票递给上官梓昕。

  ~g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上官梓昕伸手接过数了数,一共十五张,每一张是十万两:“我原本还以为你会弄成几箱让我抬呢。”

  “若是你能抬得动的话,我现在就换成银子让你抬!”陆惜南道。

  上官梓昕闻言连忙道:“不必了,我一介弱女子,没那么大的力气。”

  “就你也是弱女子?”陆惜南用质疑的眼光看向上官梓昕。

  “我虽然会点武功,能对付的了一般男人,但在你明王殿下的面前,还真就是个弱女子!”上官梓昕道。

  “你拍马屁的本事也不小!”陆惜南道。

  上官梓昕却是欣然回答道:“多谢明王殿下夸奖。”

  “拿了银票还不走,是想在我这明王府避难么?”陆惜南突然转移了话题。

  “避难?”上官梓昕挑眉,“我有何难可避?”

  “你认为你打了宁然,又害得宁致被罢官,他们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么?”陆惜南道,“还有一向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皇后。也就是宁媚。”

  “呵,你觉得我会惧怕他们而到明王府避难么?”上官梓昕说罢陆惜南没说话,上官梓昕又接道,“你居然敢直呼皇后名讳?”

  陆惜南冷“哼”一声:“在别人跟前她是皇后,在本王跟前她什么都不是。”

  “哦?”上官梓昕不解,“明王殿下这话似乎有些大逆不道了吧?”

  “呵,这天汶的江山都是我打下来的,若不是我当年年龄太小,如今坐在那把龙椅上的就该是我!”陆惜南眼神里充满了深深的恨意。

  上官梓昕自然捕捉到了陆惜南眼神里那抹恨意:“看来明王殿下的过去是充满了故事。如果方便的话不如说说!”

  陆惜南看了看上官梓昕,然后摇了摇头:“算了,我和你说了也没什么用。”

  “看来明王殿下曾经的故事是悲痛的,以至于不愿意提起。”上官梓昕见到陆惜南如此,心里也莫名的跟着难过起来。

  陆惜南不语,上官梓昕道:“现在虽刚刚入夜,可是我也一两天没回蓝府了,跟明王你借的银子也到手了,就先告辞了。”

  陆惜南仍然不语,上官梓昕与言棠转身向园外走去,刚走几步,却又听陆惜南恢复了往常那冷淡的声音道:“蠢女人,本王可不是每次都能保你,总之你自己小心宁家的人吧!”

  “小女子多谢明王关心,不过明王还是多静下来想想过去的事吧,顺便奉劝一句,一个人若是一直活在回忆里的话,那人生就太悲催了!”上官梓昕说罢,不再停留,径直出了后花园,然后出了明王府。

  陆惜南在上官梓昕走后还回味着那句话,不要总是活在回忆里。

  上官梓昕与言棠回了蓝府落花苑后,什么也没做,直接倒塌而睡。言棠从来都像个猪一样,一睡在榻上立马就能进入梦乡。

  上官梓昕就没有她那么睡的着了,睡在榻上,上官梓昕一直都在回忆着陆惜南那充满恨意的眼神,到底曾经发生了什么?能让他那么一个人都记恨如此之深?要知道陆惜南可不是什么事都会随便记恨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