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展轻功飞出了星陵赌场,可还没多远,便又飞落在地。上官梓昕突然才想起自己连去明王府的路都不知道,怎么去?

  随便抓住一个过路的人问:“请问去明王府嗯路怎么走?”

  那人生的贼眉鼠眼,长有两颗老鼠的牙齿:“你是上官梓昕?”

  “是!”

  “传言你和明王殿下有交情,原来是真的?”那人问道,不过还不待上官梓昕回话他又自言自语道:“不对不对,如果真如传言那般你和明王殿下有交情的话你怎么会连去明王府的路都不认识呢,应该不是,或者……哎哟!”

  上官梓昕觉得这人实在是废话太多了,一把掐住那人脖子,便将人高高举起:“明王府的路往哪走?”

  “咳咳……咳咳……”那人被掐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用手指指了指上官梓昕的手,示意上官梓昕先将他放下。

  上官梓昕自然知道那人的意思,将他放了下来,手也缩了回来。那人被放下后,又是干咳了几声:“传言说上官梓昕欺负百姓,如今看来不假!”

  “嗯?”上官梓昕恶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那人吓得打了个寒颤。

  “你这人,不就跟你问个路而已么?怎么啰啰嗦嗦这么多废话呢?”不难看出一直都是直性子的言棠此刻是急了。

  “急什么,我这不是正准备说的嘛!”那人听闻言棠之言抱怨的说了一句,“从这里直走两百米,然后左拐一百米之后再右拐走两百米,最后再直走一百米就到了。”

  “少主,我们走吧!”言棠记下那人说的地址后迫不及待的想去明王府用晚膳可上官梓昕却是没有理会言棠,直对那人道:“谁知道你有没有骗我,所以你还是起来带路吧!”

  “嘿,我怎么会骗你呢,我……”

  “少废话,就凭你这副贼眉鼠眼的长相我也不敢相信你,赶快起来带路,要不然的话小心我掐断你的脖子!”上官梓昕打断了他的话。

  那人闻言,自知不是上官梓昕对手,便也只得起身带路:“你可很紧了,别到时候跟丢了又怪我。”

  言落,那人走在了前面,上官梓昕和言棠就紧紧跟在他身后。

  照着那人刚刚说的走向,半个时辰后,那人将上官梓昕与言棠带到一处府门口,抬头一看,那府门正中间有的牌匾上用金子刻着三个大字,明王府!

  “到了!我没骗你吧?”那人对上官梓昕道。

  “幸好你没骗本姑娘,要不然非掐断你的脖子不可。”上官梓昕恶毒的道。

  “哼,真是个恶毒的女人。”那人碎骂一句。

  “对,我就是个恶毒的女人!”上官梓昕说完,又对言棠道,“阿棠,取十两银票给他。”

  言棠“哦”了一声,从怀里取出一张十两的银票递到那人手里。

  “给我的?”那人仿似有些不敢相信。那个恶毒的女人会这么好心。

  “如果你不想要的话也可以不要。”上官梓昕背对着那人道。

  那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过银票:“没想到上官梓昕如此大方,我盗鼠虽然只是一个痞子混混,可是京城之事没有我不知道的,我想偷的东西也没有偷不到的,日后上官姑娘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要你肯花银子,我一定办到。”

  f;酷P匠bD网|{唯$Q一}正{n版,,}》其O他都uX是盗?版

  “哦?”上官梓昕闻言挑眉,“你还有这般本事?”

  “上官姑娘若是信不过,现在就可以免费问几件事情来考考我。”盗鼠见上官梓昕不相信自己,说了这样一句话。

  “江湖七大势力你知道么?”上官梓昕问!

  “上官姑娘也太小瞧我了,这江湖七大势力天下谁人不知,那个不晓啊,还是问个别的问题吧。”盗鼠觉得上官梓昕还是小瞧自己了。

  上官梓昕锁眉沉思了一下:“那你你听说过万花堂么?”

  “万花堂?”这次换成盗鼠挑眉了,“不瞒姑娘说,这个我还真没听过!”

  不仅盗鼠,就是言棠也是讶异的,要是说江湖七大势力她知道,说万花谷她也知道,可什么时候跑出来一个万花堂了?

  上官梓昕闻言面带微笑:“怎么联系你?”

  “姑娘问的问题已经将我难倒了,姑娘日后还会联系我?”盗鼠觉得上官梓昕应该是不会联系自己的。

  “万花堂不过是我随便编造的而已,江湖中根本不存在,目的只是考验你诚不诚实,可不可信而已。”上官梓昕道出心中想法。

  听言盗鼠只觉得这个女人反应之快非一般人所能及,心机太深:“原来如此,我住在城外一个山洞里,每晚子时在哪里可以找到我。”

  上官梓昕听言只道了一个“好”字,便朝着明王府走去,几十米的距离不算长,几步便走到了。抬步上了明王府门口前的台阶,言棠也跟着走上去。

  刚走没两步呢,门口守门的侍卫就大喝道:“嘿,干什么的?”

  言棠被这声大喝吓了一跳,正想骂回去,却被上官梓昕抢了先:“在下上官梓昕,请你通报一下明王殿下,就说我要见他!”

  “原来是上官姑娘,我家王爷今日早上就交代过了,说若是你来了不必通传,直接请进去就好了。”那人降低了语气,毕恭毕敬的道。

  上官梓昕面上是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想着陆惜南一个大男人,做事情居然如此周到,可见的确不一般啦。

  “我从未来过明王府,对路不熟,所以还请这位大哥领一下路。”上官梓昕道。

  “不敢当不敢当,我家王爷此刻可能正在后花园用膳呢,上官姑娘请随我来。”说罢,那侍卫便转身给上官梓昕带路。

  上官梓昕领着言棠跟着那个侍卫去了后花园。话说这明王府也真大,起码是蓝府的两倍。那侍卫领着上官梓昕不知绕来绕去绕了多久,最终在黄昏时分到了后花园。

  后花园,有一条湖,湖上有一座拱桥,而在拱桥旁边有一片竹林,在竹林的前面,有一张玉制而成的桌子和几张贵妃躺椅。

  此刻一黑衣男子正在自斟自饮,好不悠闲。

  “天色将黑,没想到明王殿下还没用膳!”上官梓昕道。

  “本王不过是在等一只馋猫罢了!”陆惜南道。

  上官梓昕自然知道陆惜南口中的馋猫是谁:“如此说来,明王殿下可是给了我大面子了。”

  “少主,我好饿啊。”言棠说罢,直接跑到膳桌前开吃。

  陆惜南被言棠这一举动给怔了一下,上官梓昕倒是没有觉得意外,只是眼神责备的看着言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