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又何必非要知道这江湖中的势力呢?于姑姑又无任何瓜葛。”蓝天云仍然不想说出江湖中的其他势力。

  上官梓昕不语,只是保持着动作,手中的剑抵在蓝天云劲出。似要蓝天云不说,她便一直保持如此。

  蓝天云见状闭眼深呼吸一口气:“千扇门以扇中藏针的杀人技闻名天下,在江湖七大势力中排第三。花阁以精通排兵布阵,奇门遁甲排第四。琴阁以乐器为武器,以琴音而杀人,江湖势力中排第六。”

  说到此,蓝天云顿了下来,可上官梓昕依然等待蓝天云的下文,蓝天云接道:“云阁与轻功问鼎江湖,江湖势力排第二。而医门,则有医门之人皆神医,救死扶伤活神仙,又因医者即可救人也可杀人,故而在江湖中排第一!”

  “医门?”上官梓昕蹙眉。

  蓝天云知道上官梓昕心里想的是什么,解释道:“姑姑多虑了,我虽然也蒙江湖人抬举授与神医称号,可并非医门中人。”

  上官梓昕盯着蓝天云的目光看了良久,才又道:“还有排在第七的是那一势力?”

  “灵叶门江湖势力排第七,以树叶杀人而名震江湖。”蓝天云说出最后一大势力。

  上官梓昕眉头蹙的更紧了:“你确定这些门派的排名你没说错?”

  “哈哈。”蓝天云大笑一声:“这江湖七大势力并非是按技能来排名,而是以在江湖的声望来排名,就比如排在第一的医门与排在第二的云阁,如果有朝一日云阁的声望盖过医门,那么排在第一的自然也就会是云阁了,而医门则会位居第二。”

  上官梓昕释然,原来如此,看了看蓝天云,手上的剑扔在了地上:“你先回府吧。我晚些回去。”

  “不知姑姑要去何处?”蓝天云询问。

  而上官梓昕则是没有回答他,对言棠道:“阿棠,你也随他先回府吧。”

  “啊?”言棠没有想到上官梓昕会让自己也离开,“少主,我说过的,从今以后我不会离开你半步。”

  上官梓昕闻言撇了一眼言棠:“也罢,你若想跟着那就跟着吧!”

  言落,上官梓昕足尖轻点,飞身而去。言棠也紧随其后。

  而蓝天云则是站在了原地,待上官梓昕飞远,蓝天云似自言自语的道:“保护好少主。”

  “是。”空中不知何处传来一道男声,音落之后也不知人走没走。

  上官梓昕与言棠不过飞出一两百米的距离便落身在了星陵赌场的房顶上。

  “二位贵客到访,为何不现身一见呢?”刚刚站定,房顶下的一间雅阁里便传出一道男声,声音极具磁性。

  最5新b◇章(节上pT酷Ef匠网…}

  好高强的内功,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知道房顶上多了两个人。上官梓昕心里如是想着,身影却已从房顶飞起,来到窗户前,窗户是打开的,上官梓昕便直直飞进了窗户。言棠也半点不落后的一同飞了进来。

  “原来是上官姑娘,我当是谁呢。”见上官梓昕与言棠进屋,坐在贵妃躺椅上的段星陵悠悠说道。

  “段公子的内功真是高深莫测!”上官梓昕感叹了一句。

  “呵呵,在下虽然不才,可若是方圆五丈之内多了几个人的气息存在的话,还是可以感觉到的。”段星陵道。

  “如此说来,我倒是甘拜下风了。”上官梓昕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上官姑娘深夜到访,不知所为何事?”段星陵道,“看姑娘神情面带忧郁,并不像数日前见时那般一脸的春风灿烂啊?”

  上官梓昕闻言道:“段公子果然是聪明人,既然如此,我也开门见山了!”

  “上官姑娘请直说。”段星陵道。

  “我就是想来问问名震江湖的七大势力。”上官梓昕直接说出想问的事情。

  “哦?”段星陵挑眉,“上官姑娘为何问及此事?这和姑娘有什么关系么?”

  “今夜有归辛坊之人刺杀陆惜南,我当时在场,险受牵连。”上官梓昕将今日所发生之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段星陵。

  段星陵听后也是微微蹙眉:“原来是这样!”

  “所以,还请段公子告知我一番。”上官梓昕话落,段星陵倒是不像蓝天云那般拖拖拉拉,直接将江湖中所有势力的名字以及排名告诉了上官梓昕,上官梓昕听后与蓝天云的说法完全一致。

  “梓昕姑娘是想找归辛坊报仇?”段星陵突然称呼的有些亲切。

  “不是。”上官梓昕否认道,“只是来京城没几天,连连遇刺,想弄清楚一些状况。”

  段星陵听后没有回话,就静静的坐在躺椅上。上官梓昕也陷入了沉思。良久,段星陵道:“姑娘是打算在我这星陵赌场住下了么?我可是要去睡了!”

  “若这里有多余的空房,我今晚就在这里住下了。”上官梓昕道。

  “承蒙姑娘不弃!”段星陵站起身,“随我来吧!”

  上官梓昕跟在段星陵身后走出了雅阁,来到旁边的一间屋子,段星陵将门打开后便走回自己的寝房睡觉去了。

  上官梓昕与言棠进了寝房,二人什么也没做,直接的躺倒了床榻上。言棠是刚躺下就睡着了。上官梓昕则是久久不能入眠。

  因为她一直在想着一件事情,陆惜南身为皇子,陷身党争,其他皇子杀他说的过去,可为什么江湖人也要杀他?还有今天陆惜南与陆惜墨是如何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配合的如此密切的?

  这一系列事情都缠绕在上官梓昕心头,以前的自己认为自己就够聪明了,可如今看来,自己那些都太过单纯和小聪明了,这京城地方虽小,可果真是个大染缸,心机城府深沉之人何其之多。

  正就在上官梓昕想着这些的时候,却突然听的隔壁的房子中有小声嘀咕的声音。

  上官梓昕知道有一道声音是段星陵的,可另外两道声音也很是熟悉,是谁?

  上官梓昕起身打开房门,慢步走了过去,等走的近了,也听出声音是谁的了,陆惜南与陆惜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