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刚刚不注意还没看到,这还有一位小妞呢。本公子今天是走桃花运了么?”男子虽然被言棠的话语惊了一下,可也只是一瞬,很快就回过神来。

  “我再说最后一遍,和他道歉!”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显然,此刻上官梓昕的忍耐度已经到了极限,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

  “本公子偏不?你能拿我怎样?”男子对于上官梓昕是完全不屑,他才不相信,在这京城,有谁敢拿他怎么着。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当周围的人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砰”的一声响,那男子已经被上官梓昕一脚踢到了地下。

  “你……你……你居然敢打我?”男子看着上官梓昕,一脸的不敢置信。

  而上官梓昕则是没有回话,继续朝男子逼近,然后就又是一顿暴打,男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男子的几名手下见状想要上去帮忙,却被言棠给打翻在地。

  “砰砰砰”,上官梓昕愤怒到发狂,一直对男子拳打脚踢,最终是言棠拉住了上官梓昕:“好了,够了少主,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我们刚来京城没几天,惹出人命背了官司可不好啊。”

  上官梓昕听言也拉回了理智,对男子道:“最看不惯像你这样的恶霸,赶快向他道歉。”

  男子被上官梓昕一顿教训之后,也明白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在心里想到自己先服个软,待回府去后,定要让她好看,这么一想之后,男子对刚才被打,现在仍然睡在地上的老百姓道:“今天都是我的错,抱歉。”

  上官梓昕见男子肯服软,心里气也消了些:“以后若是再让我看到你欺负百姓,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明白了。”男子连连点头。

  “还不快滚。”上官梓昕大骂了一句,男子的几个手下从地上爬起,将男子给扶走了。

  随后,上官梓昕走到被打那个男子身边关切的问道:“这位仁兄,你没事吧?”

  “哎哟,姑娘,宁公子欺负人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服个软让他心情好就行了,你打了他,不是在救我,而是害了我,也是在害你自己啊!”被打的百姓道。

  “嗨,你这人怎么这么犯贱呢?我家少主救了你,你不但不感激也就算了,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言棠真是搞不懂这个人了,明明就是少主救了她,他却说出这么伤人的话语。

  “哎哟,姑娘,你自己保重吧。”说完,那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一拐一拐的走了。

  “少主,他……”

  “别说了!”上官梓昕打断了言棠的话:“天色已晚,回府吧!”

  言棠听言也不好再抱怨什么,只得带着人跟随上官梓昕回了蓝府。

  刚回到落花苑,就见蓝天云站在门口了,见上官梓昕回来,蓝天云快步走上前来:“姑姑,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该派人去找你了。”

  上官梓昕没有立即回话,而是从蓝天云身边走过后才换换开口:“你认不认识京城里有个姓宁的官员?”

  “姓宁的?”蓝天云挑眉:“姑姑问这个作甚?”

  “今天我在街上打了一个人,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说是姓宁,他父亲应该是朝廷的大官。”上官梓昕将一切事情经过如实的告诉了蓝天云。

  蓝天云听后道:“原来如此,爱欺负人的宁家公子,这么说我倒是的确想起来一个,刑部尚书的公子宁然。”

  “刑部尚书,也的确算是朝廷大官了,怪不得这么嚣张!”上官梓昕道。

  “不仅如此,当今皇后也是这位刑部尚书的亲姐姐,所以这才是最让他们嚣张的资本。”蓝天云道,“姑姑,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吧。”

  “不宜久留?为何?”上官梓昕挑眉:“再说了,走,又能走到哪里去?”

  “姑姑,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你打了刑部尚书的儿子,过不了多久,刑部尚书就会带着刑部的人来捉拿你,若是被他们捉住,一切就都完了。”

  “他要来便来,本少主还怕了他们不成?正好本少主想到当今皇帝哪里去告个御状,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上官梓昕完全不将什么刑部尚书放在眼里。

  “姑姑……”

  “你不用说了,反正我是不会走的。你若是怕了,你可以先走。”上官梓昕打断了蓝天云的话。

  “姑姑说的哪里话,谷主将您安排到我的身边,我就有责任保护您的安全。”蓝天云道。

  “少主,如果真的如同蓝神医说的这么危险的话,我们还是趁着现在赶快走吧!”言棠也劝道。

  “阿棠,你也害怕了是么?”上官梓昕很不满意言棠的这句话。

  “不不不,少主,我的职责就是保护您的安全,无论您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离开你半步的,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言棠急忙着解释,生怕上官梓昕误会了她。

  “既然这样,你就不要再多嘴!”上官梓昕语气生硬的道。

  蓝天云见状一时无招,正准备上前将上官梓昕打晕带走却被言棠一句话给打断:“蓝神医,你要干什么?你要伤害少主么?”

  上官梓昕闻言迅速转身看向蓝天云,蓝天云想要打晕上官梓昕的手也放了下来:“哎,姑姑,你何必如此固执呢?我真的只是想保护你的安危而已。”

  上官梓昕看着蓝天云不语,蓝天云最终也只得认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留下来陪少主吧!”

  正当此时,外面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来的真快啊,听声音来的人还真不少。

  最y+新I章c`节cs上Lv酷y匠网

  “大人,是她,就是她!”一个身穿布衣的百姓指着上官梓昕对一个身穿官服的男子说道。

  男子四十多岁的年纪。嘴唇周围已经不满了胡须,此刻一双恶毒的眼睛看着上官梓昕:“来呀,将那个刁女给本官拿下。”

  男子话落,他身后的官兵们提着武器就冲着上官梓昕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黄莜说:

欢迎加入本书书友群:471405620,刚创建哦,让我看看有多少喜欢这本文的朋友吧,你们的支持力就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