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上官梓昕骑马跑到黑衣人围着陆惜南们的地方,然后迅速从马上跃起一脚踢在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胸口,顺势落地,又快速的打翻几人,从地上捡起一把刀,和陆惜南兄弟二人并肩厮杀在一起。

  言棠也带着手下侍卫赶到,展开了厮杀。话说陆惜南与陆惜墨兄弟二人那身手也是非同一般,那些来刺杀他们的黑衣人根本无法近身半步。

  不过片刻功夫,来行刺的黑衣人已经全部毙命,而保护上官梓昕的那些侍卫也有死有伤,不过并不多。

  “没想到你们兄弟二人仇家还不少啊!”解决完了行刺的侍卫,上官梓昕开口说道。

  “你怕了?”没想到这次开口说话的居然是陆惜南。

  上官梓昕听言道:“本姑娘正直妙龄,要是一个不小心就死了,岂不是很可惜,所以,自然是怕了!”

  “少主,属下会竭尽全力保护好您的,绝不让那些歹人伤害你半分的。”言棠听到上官梓昕的话不待陆惜南再度开口便再次保证的说道。

  “上官姑娘,这些刺杀对于我和我四哥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们每次出来都会遇到,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为了不害到你,我下次可是不敢请你来打猎了。”陆惜墨开口道。

  “哦?”上官梓昕挑眉,这二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会有那么多的人想要他们的命?

  “不知道你们是惹到了什么仇家呢?那些想要杀你们的人又到底是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上官梓昕半好奇半试探的问道:“难道你们兄弟二人做了什么见不得人得勾当?”

  “怎么会,我们兄弟……”

  “七弟,你今天的话貌似太多了。”不待陆惜墨将话说完,陆惜南便打断了他,然后看着上官梓昕道:“我们的事情不劳你操心,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说罢,陆惜南不做停留,直接足尖轻点,施展轻功向西南方向飞去,不过眨眼之间就不见了身影,可见其轻功之好。

  “下次再见啊上官姑娘。”陆惜墨匆忙说了一句,也学着陆惜南的样子施展轻功向西南方向飞去,虽然陆惜墨轻功不如陆惜南的好,可也算的上是上乘。

  而上官梓昕则是在回味着陆惜南刚刚的那句话,担心一下自己?上官梓昕刚开始没想明白,但是现在他已经明了这句话的意思了。

  是啊,今天那些来刺杀陆惜南的人,看到自己和他们在一起,怕是从今以后,自己也变成他们的敌人了吧。

  “阿棠,回府!”上官梓昕对言棠吩咐了一句,言棠领命道了声“是”。

  不多时,上官梓昕等人就又回到了天汶京城。

  “哎哟,宁公子,我错了,我错了,您就饶了我吧。”京城主街上,一个小老百姓被打的在地上翻滚。一阵哀嚎。

  “怎么回事?哪里传来的声音”上官梓昕闻其声不见其人,向一旁的言棠问道。

  “少主,我去看看。”说罢,言棠便打马上前几步,很快又回到上官梓昕跟前:“少主,是前面有一个富家公子带着一群人在打一个老百姓。”

  “什么?”上官梓昕闻言睁大眼睛,眼神里充满了愤怒:“这些个富家公子们,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随便欺负百姓,可恨至极。再说这里可是京城啊,天子脚下,居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少主,怎么办?”言棠也很替那被打的百姓鸣不平。

  “还能怎么办?救人去!”言落,上官梓昕打马上前,三下五除二的来到事发现场。

  “哎哟,哎哟,宁公子,我求求您,小的错了,求您饶了我吧。”那百姓仍然被几个人拳打脚踢的睡在地上翻滚哀嚎。

  “岂有此理,谁让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欺负百姓的?”上官梓昕大骂一声,眼里神情全是无比的愤怒。

  打人的几个人听言停了下来,纷纷将目光看向上官梓昕。

  “你是谁?居然敢管老子的事情?”不远处一个身着锦衣的男子一边朝上官梓昕问到,一边打量着上官梓昕身后的侍卫,手里还撰着两个铁球。

  “他们是你的手下?”上官梓昕不答反问。

  “是!”锦衣男子回答道。

  “是你让他们打人的?”上官梓昕继续问道。

  “没错。”锦衣男子供认不讳。

  “你凭什么打人?”上官梓昕这是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男子冷“呵”一声道:“你个小娘们,这京城里还从来没有人敢问我这么多废话,我想打人就打人了怎么着?再说了,今天这可是他挡了我的路。是他活该。”

  此时,四处已经围满了不少的百姓看热闹,可是就是不敢距离的近,看那样子应该都是怕这锦衣男子。

  上官梓昕也不是傻瓜,看到周围百姓这个样子,便知道眼前这男子不仅是富家公子,而且他那混蛋的爹还是京城一个大官。

  不过那又怎样,她上官梓昕从来就不害怕这一套。

  “怎么?小娘们,你害怕了?怕的说不出话了?”男子见上官梓昕眼神四处打量,便猜测是上官梓昕害怕了:“你别怕,别怕,看你长得还有几分姿色,只要你肯好好陪陪我,我就放过你了。”

  “哈哈哈哈……”男子的手下听言均大笑了几声。

  “和他道歉!”上官梓昕没有理会男子的话,而是用命令的口吻对男子说道。

  男子刚开始还被上官梓昕那命令的口吻吓了一跳,那口吻,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尊者。不过自己在京城从未见过这个人。应该不会是什么大人物。

  +酷d匠;网CJ唯一w正。版r,其他都是●*盗)@版c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男子将一只手放在耳朵边,然后将耳朵对着上官梓昕。

  上官梓昕顿时来了火气,不过还是强忍了下来,正准备开口,却被言棠抢先一步:“我家少主让你和那个百姓道歉,听清楚没有?”

  也许是言棠从来就将上官梓昕当成主子当习惯了,也或许她一直都以为上官梓昕是全天下的主,因为玉咏玥一直都给万花谷弟子灌入了这种思想。所以言棠对男子这句话说的理直气壮。连男子刚听言那瞬间都懵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黄莜说:

欢迎加入本书书友群:471405620,刚创建哦,让我看看有多少喜欢这本文的朋友吧,你们的支持力就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