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蓝府后,蓝天云招待上官梓昕与言棠用了晚膳,然后又让府里的下人上了茶。

  上官梓昕正在品茶,却听蓝天云向她问道:“不知少主此次来京城,谷主交代了您以何身份在我这府里?”

  “没有啊,要交代什么身份啊。”上官梓昕仍然悠闲自在的喝茶,对蓝天云的话不以为意。

  “少主有所不知啊,生活在这京城里处处都得小心啊。”蓝天云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

  “噗呲!”上官梓昕笑了一下道,“你一个大男人,不会这么胆小吧?”

  言棠也觉得这蓝天云胆子的确是小了点:“就是,还不如我们一介女流呢。”

  蓝天云也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故意不接话,只是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忽然,蓝天云眼睛一亮,貌似想到了什么,高兴的道:“我想到了,少主就以我姑姑的身份住在我这府里吧。”

  “噗!”上官梓昕将刚刚喝入口的茶吐到了地上,险些没噎着,“我做你的姑姑?”

  “对啊,这有什么不妥么?”蓝天云反问道。

  “就凭年龄相貌来说,你也比我大许多,你认为说我是你的姑姑,有人会信么?”上官梓昕挑眉。

  “这个少主您不必担心,我已经想好了。”蓝天云道,“如若日后有人问起,少主就说是因为我奶奶原先本只有我父亲一个儿子,可后来在我十多岁时我父亲突然病故,爷爷奶奶思子心切,想再要一个儿子,没成想,却是生了少主您,也就是我的姑姑。所以我的年龄比你大。”

  上官梓昕听后觉得这蓝天云真是一个吹牛不打草稿的好手,一时起了玩性:“大侄子,这个想法不错嘛,脑袋挺灵光嘛。”

  蓝天云闻言符合道:“小侄谢过姑姑夸奖!”

  一旁的言棠想笑却不能笑,只能憋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人管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叫姑姑,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呢。

  “我的身份是处理好了,那她呢?她的身份怎么处理?”上官梓昕指了指言棠对蓝天云问道。

  “姑姑的身份我已经处理好了,至于言棠姑娘,她是姑姑您的随从,就由姑姑您来处理吧。”蓝天云道。

  “我,现在以长辈的身份命令你,她的身份也让你来帮她解决了。”上官梓昕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啊。

  “这……”蓝天云犹豫了一下后道,“那好吧。”

  又过了一会,蓝天云道:“姑姑不是会武功嘛?恰好言棠姑娘也会,倒不如就说成是姑姑的徒弟好了。”

  上官梓昕闻言“嗯”了一声,在万花谷的时候师傅只是偶尔传授一下别的弟子武艺,大多数时候还是由师傅传授给自己,自己再教她们,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上官梓昕的确算的上是言棠的师傅。

  “不错,那就这样说吧。”上官梓昕道。

  M}酷。、匠网k)正:E版M/首@发1

  “现在虽然刚刚入夜,可姑姑却是舟车劳顿好几天了。想必姑姑也已经是累极了。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领姑姑去收拾好的房间下榻吧?”蓝天云向外面看了看转移了话题。

  “嗯,正合我意。”上官梓昕道,“这几天的确是太累了,都没睡个好觉。”

  “那就请姑姑随我来吧。”说罢,蓝天云上前带路。

  半柱香的功夫,蓝天云就将二人带到了蓝府最南方落花苑。东西东为主,南北南为主。上官梓昕知道,蓝天云是将自己当成这蓝府的主人了。

  更让上官梓昕惊讶的是这落花苑不仅名字和自己在万花谷的那间落花苑一样,就连房门前的摆设都和哪里的一样。

  “姑姑看看可还满意?”蓝天云问道。

  “嗯,这外面是不错,我想进房间去看看。”说罢,上官梓昕将房门推开,走了进入,言棠也跟着走了进去。

  而蓝天云则是站在了门外,女子的闺阁他实在是不方便进入。

  “这房间的摆设和我在万花谷时的一模一样,我家大侄儿真是有心了。”完了上官梓昕也不忘叫一声侄儿来调侃一下蓝天云。

  “姑姑喜欢便好。”说罢,蓝天云又对言棠说道:“言棠姑娘,你的房间我也已经替你准备好了,请你随我来吧。”

  还不待言棠回话,上官梓昕就替言棠回答道:“不了,她今晚就陪我睡在这落花苑了,改日你再带她去她的房间吧。”

  “既然如此,姑姑也没有其他事的话,小侄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蓝天云话落却并未离开,像是在等着上官梓昕的回复。

  “等等。”上官梓昕貌似还有事情要问:“我问你,我出谷不过短短数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不可能将这里弄的和万花谷里我那房间一模一样,你是从何时开始修这苑子的?”

  蓝天云听后微微笑了笑:“不瞒姑姑说,这里我从去年就开始建了,是根据谷主的要求来修建的!”

  师傅?上官梓昕没有想到这会是玉咏玥的交代,不应该啊,要是这样说的话,摆明了师傅就是让自己出谷,那还废那么大劲考验自己干嘛?

  “好了,我要睡了,你回去吧!”说罢,上官梓昕关上了房门,蓝天云离开了落花苑。

  “哈哈哈哈……”蓝天云一离开,言棠就在房里大笑了起来。

  “傻丫头,你笑什么?”上官梓昕明知故问的对言棠翻了个白眼。

  “笑……死我。他居然管你叫姑姑。”言棠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就是个傻丫头。”上官梓昕嗔了言棠一句就自行的去榻上躺下了。

  言棠又笑了半晌才歇下来,也去榻上躺到了上官梓昕的身侧。

  因为路途奔波过于劳累,二人很快便睡着了过去。

  上官梓昕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一个白衣的小男孩带兵攻破皇城,杀死皇帝,下令对一个小女孩放箭,眼看就要射中女孩的眉心。

  “不要!”上官梓昕再度从梦中惊醒,脸上同样是晶莹的汗珠。

  怎么回事,这已经是第二次做这个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黄莜说:

新文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