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谷底,上官梓昕与言棠分别施展轻功攀向山顶。

  阵阵风声从两人耳旁吹过。一个时辰后,二人到达谷顶。

  一眼看去,四周不再是在谷底时看到那样,全都是高耸入云的山峰,而是一望无际的平地。

  而在前方百米处的地方,有一辆用紫檀木打造的黑色马车停在哪里,马车前站着一个车夫,那车夫见有人从谷底上来,便走了过来。

  来到二人面前,车夫问道:“请问二位姑娘中可有一位是上官梓昕,上官少主?”

  上官梓昕打量着车夫,穿着下人服饰,长得一脸的憨厚老实相,着实没什么看头。语气冰凉的道:“我就是,你是蓝府的人?”

  “是的。”车夫回道,“蓝神医交代小人来接少主去京城!”

  “走吧!”说罢,上官梓昕与言棠径直上了马车,车夫倒是也没有在意上官梓昕对他的态度,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不就这样么,主子高兴了,就给你个笑脸,不高兴了,就让你滚一边去。

  车夫也不磨蹭,来到马车前坐好,一挥马鞭,马就走了起来。

  上官梓昕坐在马车上是一言不发,仍然拉长着一张脸。

  言棠见了也是浑身的不自在:“少主,都出谷这么远了,你心情也好点吧。别在挂念着谷里的那些事了。”

  上官梓昕没有回答言棠的话,只静静的靠在车厢里。

  到了午时,马车到达了天水城,车夫停下了马车在外面说道:“少主,已经午时了,您下车来去用午膳吧。”

  上官梓昕闻言起身掀开车帘往外看去,只见四处都是游走的人群,有的是达官显贵,富家公子,有的是平民百姓。

  上官梓昕与言棠下了马车后,就找了一家客栈去用膳了,而车夫自己去了别家客栈用午膳。

  来到客栈,拿过菜谱点了几样菜后上官梓昕又点了几坛酒。

  “少主,在这客栈里喝酒不太好吧?毕竟我们是女子,对形象不好,谷主要是知道你这么做的话,肯定不会轻饶你的。”言棠道。

  上官梓昕听言看了看言棠,道:“你怎么这么胆小,都出谷这么远了,你还怕师傅会知道啊。再说了,这里的人早在我进来的时候就全被本姑娘的美貌惊呆了,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来呢,怕什么?”

  正说着,那店小二已经将酒菜端了上来,放在桌上后,又退了下去。

  上官梓昕拿过其中一坛酒打开后将自己面前的碗倒满,然后又拿过言棠面前的碗倒满后问道:“会划拳么?”

  “划拳?”言棠挑眉,“会是会,不过这……”

  酷匠,$网永Z久免费R看小b说z#

  “什么这啊那得,会划拳就来。输了的喝酒!”说罢,上官梓昕已经喊了起来:“六六六啊五魁首……你怎么不喊啊,罚你喝酒。”

  言棠就这样平白无故的被罚了一碗酒。然后也就和上官梓昕喊了起来:“四季财啊姐妹花啊三条龙。”

  其实,上官梓昕的划拳技术根本比不过言棠,可上官梓昕会耍赖啊,时不时的就变动一下手指头,反败为胜。当然,肯定也要偶尔输几下,要不然言棠就算再笨,也会知道是自己使诈的。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言棠就已经喝醉了,醉的不省人事。

  正当这时,一群男子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领头的对上官梓昕说道:“姑娘真是好拳技啊,就是不知道敢不敢陪我们哥几个划几下。”

  上官梓昕早已看出这些人不怀好意,可是却仍然答应道:“要来就来,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哟呵,姑娘还真够爽快,那就由我先来吧。”领头人道。

  说罢,就开始和上官梓昕喊起拳来。数十个回合下来,男子是一次没赢,酒倒是喝了不少。

  其他人见了也纷纷来和上官梓昕喊拳,可是都没有一个喊得赢的。

  都喝了不少酒,喝的醉醺醺的,于是借着酒胆想要调戏上官梓昕。

  上官梓昕一时兴起,逗了他们一下,可他们却是得寸进尺,想要解去上官梓昕的衣裳,上官梓昕怎么可能会干呢!

  一脚踢在了其中一人的脸上,然后又三下五除二的将其他人打到在地,最后又问店里掌柜要了些绳子将那些人全都给绑在了一起。

  再随后,上官梓昕将睡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言棠背起后就回了刚才下马车的地方。

  车夫早就已经回来了,见到上官梓昕回来道:“少主去哪里了,现在才回来,可是担心死小人了。”

  上官梓昕没有回答车夫的话,而是径直上了马车。

  车夫也没有再多言,坐在马车前开始赶车。

  或许好因为路有些颠簸,而上官梓昕又喝了些酒的缘故,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只得闭眼睡去。

  当她再醒来时,却发现,天色已黄昏,夕阳西下,一辆马车行驶在山路上,真是好一副美丽的风景啊。

  第二天清晨,马车到达天林城,午时到达天风城,傍晚到达天兰城。

  第三天清晨到达天玉城,午时到达天竹城。

  过了天竹城,就是京城了。停留了一下,用过了午膳,便继续赶路。

  傍晚时分,到达了京城,马车在京城兜兜转转了一个多时辰,最终到了蓝府。

  马车停稳后车夫道:“少主,蓝府到了!”

  上官梓昕与言棠下了马车,就见到门口站了一个人,身着一袭蓝色锦袍。上嘴唇已经长了胡须。人已中年,可那张脸仍然是十分的帅气。

  看到这张脸,上官梓昕就恨自己为什么会晚生了呢,要是早生二十年,不就可以和眼前这个美男有一段美好的爱情了么。

  不仅是上官梓昕,就是言棠也都被蓝天云这长相给迷惑了。这世间,怎能有这般生得美的男子!

  “这位想必就是少主了吧?”蓝衣男子道:“我便是这蓝府的主人蓝天云。”

  蓝天云嗓音甚是好听,这又让上官梓昕对他的好感度增加了几分:“蓝公子客气了。”

  “少主还没用晚膳吧,请随我进府共用晚膳吧。”蓝天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黄莜说:

新文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