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改,江山易。烽火起,连天地。叹红颜,自古兴亡多少事!惜明君,惜今醉。惜不回,当年忆。唯恨己。无为力。唯待他朝长成日,青锋三尺定江必!”

  万花谷中,有一条碧绿的湖水,在湖水上面有一座房子。而房子前的屋檐下有一白衣罗群的女子坐在哪里抚琴,刚刚那首词便是女子所吟唱的。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这万花谷的少主,上官梓昕。

  “师傅,我弹奏完了,怎么样?有进步吧。”上官梓昕对站在她面前的玉咏玥说道。那语气娇中带柔,好不动听。

  “这首词是十几年前我就写的,你弹了那么多年,进步也没多少!”玉咏玥泼了上官梓昕一盆冷水。

  “哎呀,师傅,你就不能夸夸我让我高兴一下么?”上官梓昕跺了跺脚,撇了撇嘴道:“那我这是能不能通过啊?”

  玉咏玥见到上官梓昕这样就觉得好笑:“虽然你弹的并不是很好,不过也还能勉强通过!”

  “真的?”上官梓昕睁大眼睛,张大嘴巴,一脸的兴奋:“这么说我可以进入下一项测试了?”

  现在的上官梓昕是太想通过所有测试了,因为通过了所有测试她就可以出谷了,十七年来,她都只偷偷的出谷过一两次,想想就觉得悲催。

  玉咏玥看到上官梓昕高兴的样子,她心里也高兴,可是嘴上却说责备的语气:“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我说过多少次了,要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上官梓昕“切”了一句:“我从小在山里长大,算的上那门子的大家闺秀啊!顶多也就是个小家碧玉呗。”

  “少主,请你注意你的言行!”玉咏玥听到上官梓昕这么贬低自己,脸上浮现了深沉的怒意:“你这话要是让九泉之下的主子听到,还不知要怎么罚你。”

  上官梓昕见到师傅生气,连忙服软认错:“是,师傅,我知错了。”

  玉咏玥看着上官梓昕摇了摇头:“算了,进入下一项测试吧。”

  “好啊!”上官梓昕道:“不过师傅,下一项测试是什么啊?”

  “你猜一下。”玉咏玥微笑着挑眉,她到想看看上官梓昕猜不猜得中。

  “嗯!”上官梓昕眼珠转了转道:“琴棋书画,第一样是琴,那么第二肯定就是棋了,我猜的对不对啊?”

  玉咏玥闻言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你还真是个鬼精灵啊。”

  “这么说就是我猜中啦?”上官梓昕一脸的得意:“哈哈,怎么样啊,师傅?你徒弟我聪明吧?”

  “别高兴的太早,一会怕你下棋输给我哭鼻子。”玉咏玥总是时不时的就打击一下上官梓昕。

  “谁怕谁啊,都还没下呢,输的是师傅你也不一定。”嘴上是这么说,可上官梓昕心里还是有点虚,因为平时和师傅下棋的时候她可是从来都没有赢过啊。

  “还嘴硬。”玉咏玥倒是挺喜欢上官梓昕这种不服气的性格。

  正说着,二人就已经走到房子外面的桥上,桥上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棋盘和迎面而立的两个石凳子,均是玉制而成。棋盘上早已摆好了棋。上官梓昕与玉咏玥迎面而坐。

  “红先黑后,你先来。”玉咏玥微微笑道,从那笑中可以看出有几分不怀好意。

  上官梓昕努了努嘴,然后将炮拖到了当心卒后面,玉咏玥见状踏马。

  随着时间逐渐过去,棋局已经走到一半,眼看上官梓昕就要输了。

  怎么办?怎么办?上官梓昕此刻是心急如焚。突然,上官梓昕心生一计,指着天空对玉咏玥说道:“师傅,快看那是什么?”

  而玉咏玥则是不为所动:“你以为就凭你这点小把戏能骗得过我么?”

  上官梓昕见施计不成,只得垂头丧气的又继续走了几步。

  “哎呀,师傅,我突然肚子好痛,我要去上茅房。”上官梓昕再耍心计。

  “下棋就下棋,上什么茅房?”玉咏玥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师傅,我真的忍不住了。”上官梓昕一边说一边用手捂着肚子,脸上还装出一副十分痛苦的表情。

  “下完再去!”玉咏玥仍然不为所动。

  “师傅,你这么就这么狠心呢!”上官梓昕这下是真的着急了,于是不得不用话激玉咏玥:“好,你不让我去是吧,反正我是憋不住了,我就拉在裤子里了,到时候你可别嫌臭,别嫌你的徒弟给你丢人!”

  “好啦。要去就赶快去。”玉咏玥实在是怕了上官梓昕了。只得答应了她的要求。

  “好的,师傅。”上官梓昕听言一溜烟就不见了人影。

  在上官梓昕走后,玉咏玥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孩子,不知道又想使什么手段来赢自己的棋呢。

  再说上官梓昕跑出来后,就来到了湖边,然后从怀里掏出一瓶字隐墨水,喷在各个手指头上。

  还好前次溜出去玩的时候买到了这样一瓶药水。待会只需要改变一下棋子上的字就行了。

  嘿嘿。今天是赢定了。喷好后,上官梓昕到了下棋的地方。

  酷{A匠-4网/唯一P正版O_,r其他都WB是7/盗版U!

  坐下来后,她是拿着这颗棋子把玩一下又拿着那颗棋子把玩一下。玉咏玥实在是搞不懂她要干什么,等着看她要耍什么花样。

  突然,上官梓昕拿起一颗棋直接吃了玉咏玥的士:“将军,师傅,你输了。”

  玉咏玥闻言低头一看,一颗车吃了自己的士,而在这颗车的后面还有一张车。双车并线,的确是已经输了。

  可,这不应该啊。刚刚自己明明看到是一颗马和炮,现在怎么变成两颗车了?

  “怎么样,师傅,你服不服输啊?”上官梓昕笑着问玉咏玥。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耍了手段。”玉咏玥道:“不过我也的确不知道你到底耍了什么手段。所以就算你通过吧。”

  “嘿嘿。”上官梓昕笑了笑:“那我们赶快测试下一项吧!”

  上官梓昕现在是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要知道那墨水只有一炷香的药效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