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玄道:“你明知道我想他死,你还是杀了他。”楼之祥看着丁良尸体道:“他死不足惜,你传音给他的时候,他竟然有半分犹豫,说明他想杀我,只是没这个实力,在这世界实力才是活下去的保障。”

  .‘最1新/章i节上Z酷}匠网um

  青玄道:“今天我可以死也可以跟你回去,但是你把人放了,否则一拍两散,你应该知道仙人宝藏价值所在。“楼之祥看着地上的张青音不屑的道:“放了,你觉得你们逃的了吗?”

  青玄道:“能逃一个是一个嘛,我一向信奉的原则就是活着就有希望。”青玄也一直是这样做的,在金融市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机会总会有,对手的破绽也总会有,所以活的长才是王道。

  青玄扬着手中玉简道:“你让她过来拿,我把玉简给你。”楼之祥解开张青音禁制自信的看着青玄,他倒是要看看在差两个大境界的实力面前,这小子能耍什么花招。

  青玄对着张青音道:“青音学姐,你慢慢走过来。”张青音一步一步向青玄靠近,时不时回头望向楼之祥。楼之祥此时如同猫戏弄两只老鼠一样盯着青玄张青音二人,看看这二人如何逃出生天。

  待张青音走到距离青玄有十多步的时候,青玄道:“停,青音学姐,你就站在那,我把玉简给你,你接好了。”青玄右手拿玉简,左手伸向后背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几枚阵旗。在弹出玉简的同时,青玄猛的把手中阵旗插向身前的阵中。

  一道灵光从青玄身处扩散到整个大阵,在张青音所站此处聚合。

  楼之祥感觉到不股不同寻常的灵力波动,飞身抓向张青音,此时哪里还有张青音身躯,刚刚站的位置只剩下淡淡的残影,然后彻底在空气中消失。

  “传送阵,不对,这不是传送阵。”楼之祥心中愤怒不已,这小子竟然让人从自己眼皮底下跑了。楼之祥没抓住张青音,那一掌瞬间向青玄挥去。青玄被这一掌击的倒飞出去,还没落地,楼之祥就近身一把擒住青玄的颈部高高举起道:“说,那个女人去哪里了,你是怎么让她消失的,这附近明明没有传送阵法。”

  青玄被楼之祥卡住咽喉哪里能言语,那楼之祥眼见到手的仙人宝藏地图在眼前凭空消失哪里能接受,他见青玄既不挣扎也不言语,狠狠的把青玄摔在地方,凌空飞起,越身越高直到离地面有数十丈,这张青音一定没有走远,既然不是传送阵就一定是遁符。”楼之祥用神识左右查探,还是没有搜索到张青音的线索,此时有返回地面。

  青玄被这一掌正中前胸又被重重摔在地上,躺在地上不断的呵呵大笑,越笑咳血越严重。楼之祥面色阴沉走向张青音刚刚站的位置查看一番后转身对青玄道:“我没想到你这个破阵法这么厉害,这杀阵中间还有一个隐藏的完好的灵力传送的阵法,这个位置是灵力的阵眼。通过灵力传送激发符箓,果然是好算计。”

  “我都有点欣赏你了,如果你父亲当年能有你这般心机就不会死在楼雪衣等人手里,我跟你并没有什么仇怨,你只要把玉简交给我,我可以放了你。”

  青玄受重伤后浑身多处经脉断裂,体内鸿蒙紫气不断修复身上断裂,顺着经脉流入丹田,滋养丹田。青玄道:“我也想活着,可是我全身经脉多处断裂,只怕···“青玄还没说完,又咳血,血迹大量流出沾染胸前一大片,“只怕不行了,救救我。”青玄声音越说越小。楼之祥急忙上前抓起青玄道:“玉简在哪,在哪!”

  青玄待这楼之祥贴身挨着自己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一道剑气从青玄丹田被激动,楼之祥一瞬息强大的剑气,这种剑气他只在师尊剑候招式中感受过,这一剑实在是太快,快的退无可退,楼之祥退后两步:“你,”话还没说完就直挺挺的缓缓倒在地上,一身白衣的楼之祥就这样死在惊天的一剑之下,全身没有一色血迹,只是灵力生机已经被这一剑彻底抹杀。

  青玄已经感觉到楼之祥死的透彻,这一剑实在是大才小用。当初凌正天戒指被打开的时候那道剑气就一直在青玄丹田,今天生死绝境的时候才不得不使出这一剑。

  青玄待经脉修复能起身了,就捡起手中天子剑。看着此处死掉的五人,俱是修为比自己高的人,可现在暴尸荒野,青玄一剑挑起楼之祥的储物袋,收在手中,此时他已经顾不得掩埋槐老的尸体,青玄把槐老的尸体放平用周围叶子掩埋,此时他身上灵力几乎全无,连在这插上几枚阵旗的灵气都没有。青玄做完这一切就急匆匆的往密林深处天都方向赶去。

  张轻音被青玄传送到百里之外后,也回身往回赶去,不管是生是死她都希望能再见青玄一面,一个人在最为难的时候能把逃命的机会给她,这让她既感动又伤心。往前走了几里,张青音又犹豫起来,青玄把逃命的机会给她就是要她能活下去,如果此时贸然过去,白白浪费青玄一片好心。张青音就这样犹犹豫豫的往回走,没想到短短数日不到身边的人就死的死散的散,想到伤心之处,张青音心中悲痛欲绝,在这密林中哭起来。

  青玄一边走一边查看楼之祥储物袋中有什么东西,他用神识查探发现除有少量的灵石和一些恢复灵气的丹药,还有几枚玉简,这玉简都是剑门的功法,有一门是地阶的剑决名叫《七星御剑术》,其中有讲如何真元御剑,青玄心中暗暗欣喜。还有其他的一些功法心得,一级剑门的一些身份玉简简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低阶法器和玄级法器。青玄在这些法器中看到一座流光溢彩的金塔。他取出金塔托在手中,暗暗观察,“这莫非是张道宗的本命宝塔,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张宗道只怕是已经死在楼之祥手里,此事张青音还不知晓。”青玄心中也不知道是否要把这个事情告诉张青音,只是这宝塔毕竟是她父亲本命法器,青玄自是没有侵占的道理,但若如实相告,青玄又心生不忍。

  青玄取出补充灵力的丹药,一把吞服下去,然后收起储物戒指,在不断赶路的过程中把丹力转化为灵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