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玄打听围攻府主的人,槐老只见到两人身穿黑衣蒙面似乎不想被认出来,青玄得知张道宗的本命法宝乃是一个金色塔,这金塔是仙林派一件地阶法器在仙林宗受过仙人道法洗灵,所以是一件绝佳的保命法器。

  青玄又安慰张青音一番,让她在自己住处安歇,青玄安顿好张青音后把隐身符箓交给槐老道:“明日将近正午广场人最多的时候你们就从广场离开,隐身出城。”槐老收好符箓退守在居室附近。

  送走曲恒后,青玄又看到一对人走过来,赫然就是学院中文道师和莲道师。青玄从门前阵法中起身上前迎去恭然道:“参见两位道师,不知两位道师深夜前来有何事?”文道师和莲道师相互看了一眼,莲道师微微一笑似乎是想让文道师先开口。

  文道师开口道:“你今天遭遇我已经看到了,这剑门和长天门是成心找你麻烦,我和莲师前来你送你一张保命符箓。”

  说完莲师从袖中拿出一道符箓道:“这是遁符,你用灵力激发这符箓可遁数百里,我相信你隐藏灵力波动或可躲过这一劫青玄接过符箓又是一拜道:多谢道师赠送符箓,今日我在广场遭遇跟文道师比起就不值一题,文道师能为青灵修士留下,青玄却想着离开,本身就深感惭愧。”能逃遁百里的空间遁符即使是放在北境都是极难得,莲道师能把自己保存的遁符箓送给为自己,青玄心中感激不已。

  文道师笑道:“你本年轻还有大好前程,我也是今天猜的知你在符箓方面也天赋超群,我从来没听到莲师如此推崇一个人,你此次能逃出升天还要多多练习阵道和符箓道,我很看好你,说起来我两人还是你的启蒙恩师。如果你将来成就能名扬北境,甚至整个天州我们也脸上有光。

  青玄又是一拜恭声问道:“在学院多日还没请教两位道师名讳,如果他日问起也好广而告之。”文道师习惯性的摸摸胡须哈哈笑道:“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既然受你三拜告诉你也无妨,我叫文心远。”莲师紧跟着道:“我叫莲月心。”

  青玄道:“原来师父师母名讳都有一心字,看来这真是天定良缘。”莲月心听如此一说脸一红,只是她一直暗恋文道师,今日文师打算留下,她如果今日离开以后或许再也见不到,所以才敢今天鼓起勇气对文师表达一番心意,只是没想到被青玄看出。

  文师今天自上来就听这青玄话格外顺耳,马屁拍的恰到好处,也不跟他计较。两人又叮嘱青玄一番后,才兴然离开。

  第二日青玄随着府中学子一起前往武道广场,手中持有玉符的一些学子和城中修士开始有次序的登上灵舟。

  青玄看到灵舟执事旁边有几个是青灵城富商,这些人想离开也是情理之中,这乱世中的灵舟的身份玉牌就跟末世的救命船票一样珍贵。

  青玄亲眼见到妹妹青瑶跟随冼裴上船,心中再无牵挂,然后大摇大摆的往城门外走,此时一些上不了船又不愿意留在青灵的猎妖修士也三三两两的离开青灵。只不过那些人形色匆忙,青玄如此这般完全一副想引起人注意的样子实在是找死。昨日广场之事很多人已经经历过,见这青年人如此满不在乎纷纷摇头,果然年少气盛,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张青音夹杂也在人群中,身后跟着槐老,青玄一人吸引人注意,实在是太冒险,不禁心有担心。槐老道:“小姐,我们现在从另外一个城门隐身出城。”

  张青音道:“槐伯,我有点担心,你能不能跟去看。”槐老道:“可是答应城主安全送你到仙林派,昨日青玄也交代,我们只需出城后往天都方向赶即可。”

  张青音道:“槐伯,你看那剑门中两人已经跟上去了,如果不去就,青玄就很危险了。”槐老顺着张青音所指看去,果然两个仙林派的小杂鱼跟上了,那两人明显炼真中期修为,青玄一旦被追上很难逃命。

  青玄出城之后一手握住天子剑,一手捏着符箓随时发动,他只是想能在关键时候把这剑门跟上的两条小杂鱼干掉最好,干不掉也要保留一口灵气捏碎符箓,随时逃命。

  那槐老如何劝自己家小姐都不行,张青音性格虽然温和平常待人也和善就是性子执拗,此时只能先跟上去看看,在那两人之后还跟着一人,这人身法沉稳而快速,以自己炼真七级修为来看,那人跟自己不相上下。自己在青灵城这么多年,自然是知道这身法沉稳之人真是青家之人,看来青家杀青玄之心不死。

  //酷匠网…永久b8免B费H看l小:i说◎

  身后两人跟青玄保持的距离正好十息,这个距离灵脉境界很难逃脱炼真追击神识范围。青玄神识扫到身后,这条路距离城门已经有三里路程,此时路上也只剩下那两个跟上的蠢货,青玄瞬间提升灵气运转凌云步法插入身旁的密林。那跟踪两人见青玄不见人影,也跟着追进密林。不几息的时间,又有两道身影穿入密林中。在这两人穿入密林后,空中顿时飞来一道白影,正是剑门楼之祥,他飞身落在密林前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两个不开眼连我的东西都敢要。”

  剑门中两位炼真中期进入密林后一直神识追索,青玄神识一直被他两人紧紧盯住,此番如果有差池,只怕回去楼之祥绝对不会放过他二人,待青玄在一处停顿之后,他二人才心中顿时一松,几息时间之后追上前去。青玄手中还在不住的插阵旗口中却问道:“你两人是何人,为何追杀我至此。”

  那走在前面的人看着青玄布的是区区二级阵旗,阵法布的却是四级阵法,心中倒是不惧冷笑道:“小子,你找的倒是块风水宝地啊。”这小子明知道要面对的炼真巅峰还能如此镇定的布阵,心中已经开始对个人重视起来。

  “那当然埋你们两个还是绰绰有余啊,”青玄一边布阵一边悠然道。这时站在靠后身位粗壮大汉哈哈大笑走上前来,好像这是他平生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你们这些穷地方的散修是没见过炼真境界吗,让你今天知道差一个大境界的差距是多大,丁师兄,此人就交给我,“说着伸出手去抓青玄,这只大手真元之力越聚越雄厚。

  青玄往后退去,吞下口中丹药,运转手中剑意,青玄吞噬的正是能瞬间提升一个大境界的丹药,手中天阶剑天子剑的剑意一剑挥出,一道寒光。那丁师兄看着青玄一剑横扫而来,心中惊惧不已忙喊道:”费熊小心。“这丁师兄手中软鞭卷向费腰身,这一剑斜擦过费熊的身躯,青玄暗暗摇头可惜,这姓丁的眼力如此毒辣,实力也比这姓费的高一层,而且在后面撩阵不出手。这两人身后三丈的高树被这一剑横扫,硬生生断裂开,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跟随费熊同时落地的是他的左手手臂。费熊捡起手臂,心中愤恨的看着青玄,丁良此时也冷冷盯着青玄,刚开始看他不慌不紧的布阵,就已经心中有警觉,没想到还是低看了这小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