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玄吞的是谢婷婷灵力丹药,能短期让灵力爆发出来,青玄顿时觉得甩动铁锤更轻松,青国此时反而并不急于近身,自己是货真价实的灵脉六级,这青玄挥动铁消耗灵气比自己快,迟早力竭,青玄此时跟青国相比完全没有境界上的劣势,他直接旋转回撤一把抓住铁锤,向青国攻去。

  0c酷u匠√、网永@久免y:费Y《看小$说%

  青国见青玄跳起铁锤向自己砸来,只得用剑去挡,只是这法器实在是太过凶猛,每挡一次就后退一步。青玄有宝甲护体,而且体内灵力已经消耗过半。他很清楚在三十招之内还不能解决青国自己就麻烦了。谢婷婷给的这药和兴奋剂一样。把人体潜在灵力激发,但是消耗实在太快。

  青玄不断铁锤砸去,一锤遇到阻挡,一锤又至,完全是五剑中的剑招。这剑招讲究的是速度慢,不断循环发力。到前四招的时候,青国已经觉得退无可退。此时第五招已经悄然而至,青玄五招齐发,青国每次抵挡都觉得气血比前次沸腾更厉害,这第五招明显比前面四招发力更猛,如果还是用剑挡必然,法器会被振飞。

  青玄一锤循环向青国头砸去,青国使出青家剑最快一剑,整个剑身如同电钻一样飞速旋转,直冲青玄心脏而去,青玄完全不顾剑身飞来,反倒胸前门户大开,两手举锤,誓死要把青国头砸烂,电光火石之间青玄被剑直接击中。

  青国心中狂笑,”去死吧!”被如此振荡旋转飞剑击中,绝对会被洞穿一个大窟窿。只是快剑触及青玄身体的时候,就感觉再难有寸进,青国心中大喊:“怎么会这样,不可能,我不甘心。”此时青玄铁锤已至,青国躲闪不及,只能头部侧移,眼看着左肩就要硬生生的接这一锤。青国耗尽最后灵力,拼死一搏,此时青玄两层宝甲已经被洞穿,鲜血直接飙出,青国左肩被铁锤击中,顿时眼前一黑,整个人萎靡。青玄直接被击飞出去,只是那剑还在青国手中,但是青玄胸前还是有一碗口大的洞。

  此时看台下青瑶揪心不已,哥哥跌落出去,完全没有动弹。众人都没有想到结局会两败俱伤,而且如此惨烈。青国被铁锤砸中左肩,在武斗台边缘直接击落下去,青玄更是鲜血撒了数丈远。

  在远处看台下注的那人道:“这,难道这是平局吗?”此时裁决官道:“各方都不得干涉比赛,一炷香之内双方都没起来则判青国输。”

  “凭什么,这不公平,双方都不醒,为什么判我们输?”

  “因为我是裁决官,这青国已经掉出场外了,如果有一方起来,另一方不醒,则此方代表可以请求认输。”说完裁决官手中点燃一炷燃香,凌空于武斗台中央,只有在炼真后期才能御物,可见这其貌不扬的裁决官修为也很是厉害。

  那边青沧海和清江流看着青国不醒心中着急,想上前去喂丹药。

  远处看台上的谢婷婷喜道:“竟然赢了,庭姐我们竟然赢了,虽然下了五百,但是赔率是一比九,说着搬起手指头开始算起来,可见这学院中没有教导算术,这等计算谢婷婷明显脑子不够用。”

  前面几人压青国赢的听得这结果,破口大骂,如此不公平,这挡口作弊,太坑钱了。

  此时听到裁决官如此说院长心中也很是高兴对身旁的学政吕奕道:“这青玄即使受重伤,只要不丧命,休养休养总会好,这青家也无话可说了,此时也算是了了。”

  “大人,你快看,恐怕不妙,”吕奕指这青国的躺着的方向道。只见那青国一只手已经在微微活动。

  曲艺庭道:“婷婷,快看,青国能动了。”谢婷婷顺着曲艺庭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青国那只没受伤的手臂已经能弯曲举起。

  此时燃香还剩一小半,青国已经手支撑这坐起来了,青国支撑身体做起来,此时左手已经萎靡被费。不远处的青沧海喊道:“青国,快过去杀掉他。”

  青国看着武斗台上一动不动如同死人一样的青玄,看着被废掉的左手,右手不住颤抖抓住身边的剑,支撑自己起来,青瑶看情况不妙大喊道:“大哥,快起来,青玄。”

  喊了数遍都不见青玄有一丝动弹,此时青玄虽然不能动弹,但是体内的鸿蒙紫气不断的释放出来修复被洞穿的心脉。

  青国已经走到看台,他灵力耗竭,取出丹药仰头吞下然后一步一步向青玄走去。此时学政道:“大人,我们现在要认输吗?”院长此时摇摇头并不作声,他心中知道即使认输,青玄也难逃一死。

  青瑶见还是喊不醒哥哥又喊道:“汤盈盈,汤盈盈,青玄,青玄。”如此反复,此时青玄神识已经能感知四周,只是还是不能动弹,那几声汤盈盈更是让他清醒很多,此时他能感觉青国一步一步走过来。

  青国举起手中剑喊道:“你这小畜生今天就让你死在这看台上。”说完往青玄颈部砍去,这一剑下去青玄绝对身首异处,青瑶忙喊道:“青国,住手,我们认输,此时青瑶想冲上台去,缺被裁决官灵力压迫动弹不懂,她着急眼中不住流泪。

  此时看台上的谢婷婷也不忍心看,捂住眼睛。张青音在看台上,心中难受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

  ”哐当”一声,只见青玄翻滚出三尺远,青国这一剑下去并没有灵力,只是寻常一剑,砸在武斗台地板上,溅起火花。

  青玄迅速掏出补充灵气的丹药一把吞下去,青国残忍冷笑道:“命可真硬,不过我就喜欢看着你垂死挣扎。”

  青玄道:“青国你这卑鄙小人就只会暗算吗?”说完甩出一把二级爆破符箓,青国左手被费,伸出右手挡在面前,青玄撑此机会一剑横扫,真是问剑,此剑不含剑气,青玄此时身上灵气已经耗竭,在距离三尺远的地方隔空横劈,青国头颅如同皮球滚落到地下,还有一起的右手半截手臂和青国的剑。此时场上看台上的人被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震惊了,看台上有人问道:“这,这是如何办到的?”

  吕奕在院长身后道:“剑意,灵脉修为就能感悟剑意,此子不一般。”院长看了一眼身旁的青瑶心中暗想:“只怕这青玄比之双灵根青瑶有更可怕的天赋。”

  此时青国父亲青江流看着自己儿子身首异处,顿时脸色萎靡,一下子老了十岁,青江流三弟青江涛冲上台去,裁决官伸手拦住道:“现在上台恐怕不妥,待我宣布结果。”青江涛道:“难道我青家人为侄子收尸都不行?”远处的城主对裁决官点头示意他让步,裁决官退后一步,青江涛走上前去,此时正是青玄虚弱的时候,他暗中运转真元一掌拍向青玄后背,只是这一掌还没触及青玄身体就被赶来的院长一招卸去力量。”

  青江涛收起青国身体冷眼道:“咱们走着瞧,杀我两位侄子,你们兄妹两人等着填命吧!”

  青玄捂着自己胸口,侥幸躲过刚刚的暗算,如果不是院长见机出手,自己只怕难以活命,听这青江涛如此说,死死的盯着他整个身体颤抖不已。院长按着青玄肩膀道;“先回学院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