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玄看曲恒展示的青家剑法快如松针,单凭肉眼似乎很难看穿,在武道台面积有限,能给退让的空间也有限,对付快剑如果灵力修为比对方高很多,完全可以无视招式,但是青国灵脉四级,这十日或许还有增加,以更快的剑破青家快剑,自己唯一会的五剑剑招也不是以快见长,而是五剑生生不息,造成更强的剑气,以修为低对付修为比自己高的人,似乎也不合适,青国不会给自己机会。

  越精妙的招式容错率也就越低,如果不能以力破之,就得以奇破之,想到此处青玄从空间戒指从把凌正天所有修习功法玉简拿出来,看完全部玉简,青玄不禁又是一叹:“似乎这凌正天不是投机取巧之人,凌正天修为到了后期剑法以剑意领悟为主,尤其是这天剑十式,以剑式剑威就能压的人难以应付。天剑十式第一式天子问剑,一剑横空划出,并无出奇,最关键是领悟剑意,天剑十式第五式天子之怒霸道刚猛,如果以此剑式,无论是快剑还是曲剑都难以抵挡,第十式十方俱灭更是毁天灭地的威力,以自己现在修为很难练成,即使练成了怕是一招就灵力耗竭而亡。

  如果能感悟出问剑的意境,要胜青国就跟有把握,青玄相信在剩下几天之内能绝对能突破灵脉四级。青玄取出天阶法器天子剑,抬手挥剑,速度由慢及快,希望能感悟出意见。如此挥动数千次仍然没有一点剑意被扑捉到,青玄只觉得手臂酸痛,青玄收起天阶法器又重新在门前布置了一个阻隔阵法。做完这一切,青玄灵力耗尽人已经累的虚脱,倒在床上就睡。这种行为在修真界也算另类,因为修士灵气到了一定境界可以补充灵力缓解困顿感。修士中真正用来睡觉的时间是极少的。

  翌日,青玄想着自己上次从城外荒山中取出来的赤蛇皮正好适合做一护身宝甲,于是起身前往学府中的器道小坊,这器道小坊在学府中所处位置偏僻而且地段不好,是学府中修炼炼器一道的学子平常在这里赚钱修炼资源,同时服务整个学府学子。

  青玄打听好几位同学才得知地方,一进那片区域就听得噼噼啪啪的各种金属锻造声音。青玄暗自道:“怪不得,这边还被阵法隔绝开,这声音彻夜不停,估计整个学院都受不了。”

  这小坊也算是一条街,只是这街每一铺位都是撑着棚子,前面高档点的用炼炉,低档的直接露天火应该算是学府最寒酸的地方吧。一般摊位都是几人合作,因为需要人锻造,也需要人炼制法器,这炼制法器锻造是基本功,炼器水平是关键。青玄精心选了一家看着不错,走进店铺。只见那人正在擦拭刚刚炼制好的一个钩子样的法器。

  那人见青玄进来,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擦拭自己的钩子,他一边擦一边问道:“可是需要锻造兵器或者玄级法器。

  青玄见此人上身黑色皮衣,黑色手套,下身围裙是一件动物皮,钉慢了一圈钉子和补丁,胸前和围裙也沾满了灰尘,看来是长期锻造兵器。同样是用炉子炼丹的丹师就比这炼器的看起来干净多了,也体面多了。这人态度冷漠少语,看起来不是多事多话之人。

  青玄道:“我想炼制护甲,最好能是玄级护甲,但是锻造护甲这件事情希望你能保密。”

  那人炼器师道:“我可以打造玄级下品,但是需要你有够得上玄级下品法器的材料,我会为你保密,。”

  青玄取出空间戒指中赤蛇皮丢给炼器师。那人结果蛇皮看过之后道:“这是蛇皮坚硬异常,我有把握炼制下品法器,而且这材料也足够多,固定这周边需要一些精铁这个要额外收费。”

  这些炼器师一般要价都不会太高比城中便宜很多,青玄不在乎价格他关心的是时间,于是问道:“需要多久能做好。”

  炼器师答道:“需要三天吧。”

  青玄取出一块晶石说:“我需要越快越好,如果能打出两件护甲,这个就是你的。”

  那炼器师见青玄如此豪爽道:“可以,但是需要你的帮忙,我只需半天就可以做好。”青玄点头答应炼器师取出精铁丢入炉中,然后走到焚箱位置蹲下开始拉,那精铁在凡火之下一会就烧得通红,炼器师对青玄道:“后天金属类法器不管是用凡火,地火还是天火锻造都是让其充分和天地灵气接触,之后捶打过程也很重要。”

  说完炼器师取出一块烧的透白的精铁,开始捶打精铁,青玄看那炼器师总是三轻一重,轻在中间,重在边缘。汗珠随着肩膀一直往下流,一滴一滴落在在地上,偶尔有挥洒落在精铁上发出嗤嗤的声音。

  难怪炼器宗容易出现炼体强者,这等锤炼不禁捶打的是器,同时也是捶打的自身筋骨。

  炼器师打好一个又接着打第二个,边打边对青玄说:“这捶打贵在炼出这法器的灵气,这个我打好以后,剩下的需要你帮我,我好有时间炼制蛇皮,要诀就是周边需要尽量捶打软,而中间需要硬你打好了以后仍进来给我就好了。”

  炼器师只顾走进里屋,青玄依照刚刚炼器师手法取出精铁,开始捶打。每一锤子下去,精铁形状变化并不大,这精铁虽然是低级凡铁,但是也异常坚硬,青玄又加了几分力气,用力往下捶打,这是边缘才开始变形,经过两百多下,才打成条,以青玄现在身形消瘦,如此用力不一会就吃不消,手臂酸疼胀麻。

  青玄打好一个对里面喊道:“我仍进来了。”里面那位并没答话,青玄见没回应,把锻好的扣扔进去。看着炉火中还有几十块小的精铁青玄担心如此恐怕一天都难以完成,必须要足够熟练。

  青玄又取出一块捶打,看那炼器师每次捶打都是三轻一重,这次他掌握好节奏开始慢慢蓄力,只听着吭吭吭,青玄待蓄力足够一击垂下。精铁果然快速形变。青玄大喜:“原来这打铁也有如此诀窍纯粹的用死力气,精铁很难成形。”如此又继续一百来下,又一块锻扣完成了。

  青玄如此捶打了几个,想着自己修炼的五剑剑诀,是否能在这捶打中施展剑诀。那五剑剑诀讲究后发之力叠加前面,最后五行生生不息,五招齐出,这打铁也讲究几轻蓄势,一重锻形。青玄运转五剑同时使用体内的灵力,这时候反倒体力消耗的少,灵气也能慢慢补充体力的不足。如此三十个小精铁半天就捶打好了。只是那屋里的炼器师也依然还没有反应。

  此时青玄灵气消耗了一半,但是还是感觉不够尽兴。他坐着休息了一会一眼扫去这炼器之人房子内多是剑,而且是各种凡品的长剑,最大的比一人都要长,宽的也比一手还要宽,这炼器师似乎对锻造重剑很感兴趣。青玄慢慢把眼光扫到火炉前的小凳子上,这个正方体黝黑的凳子不如说是一块黑铁。青玄走上前去,两手想把它抱起来,只是第一次抱竟然因为用力不够往前倾了一下。青玄再次用力这金属凳子才搬起来,青玄把凳子丢在火炉中,开始用力拉风箱。如此推拉几百下,正方体的金属才烧的发白。青玄又好不容易把这烧红的金属移动到捶打基台上。这金属似乎比刚刚敲打的精铁更坚硬一些,青玄使用五剑剑诀方能捶打的有一丝丝形变。打什么好呢,青玄看这店中还有一把锤子。他看了一下那铺上的锤子又看了一下这金属铁块,大小形状还真像。青玄来回瞅了两下,心中有了想法。

  昨晚青玄修炼天道剑诀中第一起手式天子问剑,一直感悟不剑意。青玄此时一遍捶打一遍感悟这问之一道,这剑意本身就极难感悟,即使是元化境界能感悟出剑意也是对剑道有极强的天赋。

  这问剑最关键乃是问字,就是问的是谁,问长者,问前辈,问天,问地,问宇宙苍生。想着几日后生死一战只有靠自己,这天地,这苍生,谁能帮我,想着自己无缘无故被带到这个世界,青玄心中不禁越是愤怒。手中力气也越使越大,最后整个方形已经被捶出一个凹槽。

  最K)新Z章节》^上M酷J“匠7网*

  所靠之人只有自己,所问之人也只有自己。天地置我如斯,我又问天地做甚,我应该问我自己,问剑即是问心,想通这一点,青玄迫切想把心中阴云拨开。只见青玄再次举出手中锤子横甩出去,正是问剑一式。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本来此处时起彼伏的敲打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

  青玄锤子脱手之后就后悔了,但此时脑海中更多的是对刚刚问剑的感悟,那一刻感觉玄之又玄。这时候安静了一刻的坊市顿时吵闹起来,有人已经开始议论询问。这时候在里屋的炼器师走出来,看着远处三丈的整面墙出现一个大洞。隔壁店铺的炼器师问道:”乔三,你是怎么回事。“这时候一向冷眼的乔三看着这状况疑惑的问道:”这,这是你弄的。“青玄讪讪笑道:”不好意思,一时脱手,锤子不小心飞出去了。“乔三听着如此说心中更是不信,这脱手砸个洞,这整面墙都快塌完了,你好意思说脱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