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青玄正在闭门睡觉,只听得门外就有人叫嚣“青玄,你给我出来,青玄,我兄长在哪里?“青玄缓缓走出来,见来人是青武族弟青国,他手持长剑,这门前阵法已经被灵力攻击的残缺不堪。此人身旁除了几个家丁还有一中年人境界明显超越灵脉境,此人是青家外姓供奉于长水。

  V更gr新w最快MU上!H酷"^匠5.网

  青玄不解道:“青国,你这是何意?”

  青国愤慨道:“我兄长昨日去了城外密林就再也没有出来,你速速跟我回去向家主解释清楚,青武在哪里,莫不是被你谋害了?”

  青玄道:“你也是知道的荒山密林难保不会有妖兽,青武区区四级灵脉,搞不好是被妖兽给吃了也说不定。”青玄说这话就不曾想着自己区区灵脉三层大摇大摆的回来。

  青国道:“我们在城外发现有两条死掉赤蛇,在那赤蛇附近明显有青武身上衣残屑,但是不见人,而且那附近的阵法跟你门前这阵法一模一样。”

  青玄眉头一皱暗想:“当初真是应该打扫一下作案现场,这青家竟然没有发现青武尸体。”青玄竖起食指道:“我说青国,你不要血口喷人,这大道殊途同归,天下阵法本来就是一样,怎么能说我这阵法跟那林中阵法一样,那这学院中学阵道的学子都会阵法,再说荒山如此之大,青武出去猎杀十天半个月不回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青国已经持剑冲上来不耐烦的说:“不管你今天如何说辞,先跟我去见家主再说。”青玄见青国冲上来,手中掏出阵旗一阵狂撒补全了刚刚被破坏殆尽的阵法。

  这青国虽手中持剑,但是并没有想至青玄于死地,这两人在阵中一追一赶,青玄凭借着阵法和凌云诀步法,青国竟然奈何他不得。

  那身后炼真境高人虽然觉得如此持续不妥,但他只是青家外姓供奉,只好隐而不发,如此持续了几十息,青国竟然强力破除阵角一方,退出阵中。青国对那供奉道:“于长老,你去抓这贼子,我们速速离去。”

  青玄见青国退出后那身后炼真强者走上前,不禁大声喊:“学政,院长,有人要谋杀学府学子,再不出来就要死人了。”

  那炼真境界修士于长水这时候跟更不想久留此地,飞速上前闪过阵法欲一把抓住青玄带他出学府。只见此时一道灰影闪出挡在于长水身前,这灰衣人一掌袭来,于长水伸出去的爪该为掌,硬生生接了这一掌,被一击震退到阵法外,那灰影纹丝不动,待于长水定身看清此人身形,此人修为绝对在自己之上。

  青玄见此时学政出手,已然不用担心,这学政正是那日青玄初来学府之时给青玄玉牌的老头。其实刚刚在青国持剑上前行凶之时,那学政已经来到,只是闪身一旁迟迟不出手,待那青家供奉欲出手青玄就扯开嗓子喊,想那学政如果再不出手怎么都说不过去,别人都来砸场子了,这看场子的人一直迟迟不动手。

  青国此时见学政出手,怕事情不能善了,于是忙道:“学政大人,我们来此只是请家族族弟回去问话。”此话一是说给学政听,一是暗示于长水。

  那于长水抬手对学政道:“这青玄虽然是学府学子,但是青武同样是学府学子,这青武昨日去了荒山就不见踪迹,而当时青玄也在附近,我们也只是奉命请青玄回去问话,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青家于长水多有得罪,还望学政大人多多原谅,况且这青玄本是青家之人,此事也是青家族内之事。”

  此话太明显不过,不管是学府还是青家都有权利了解青武失踪甚至被杀一事。这学政扭头看了青玄一眼,那意思就是询问此事是否如于长水所说。

  青玄急忙道:“首先我并不知道青武失踪一事,昨天去荒山我并没有见到青武,你们也说了青武失踪地方又有凶兽又混乱异常,而且这青武是失踪于城外,并不是失踪于学府,学府不必为他的事负责。其次我本身并非青家之人,我也不姓青,我母亲姓青,我们兄妹一年多以前因家母过世已经离开青家,我们跟青家毫无关系。你们这样又带刀又带剑,不问青红皂白就乱砍乱杀,我跟你们回青家那是九死一生,我好歹也是学府注册学员,在这学府五年之内,学府有保我性命的义务,我入学就熟读手册,学政大人。”

  青玄说完这些瞅着那学政发话,于学政此时对于事情已经了解了七七八八,这青武极有可能就是这青玄所杀,不禁杀人还想把学府拖下水,青家最有希望的人被杀,此事绝对不可能善了,想到这一通于学政也不想趟这浑水。

  他对青国道:“你们所说之事,我会禀告学府主,此事还请你们家主亲自来过问。”他言语中意思你们还不够资格来学府要人,同时把锅甩给学府主。

  青国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带走青玄于是道:“于学政多多得罪,我们走。“青玄见转身离开对着学政道:“如此在学院持剑行凶,都没人管管,真是世风日下。”

  那学政见青玄如此讽刺,不禁冷眼道:“你也好自为之,你在学院外杀青家嫡子,今天我能当一次,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运气我虽然看好你小子,但是院长也不会因为你有一个双纯灵根的妹妹而庇护你。”

  青玄道:“喂,你不要冤枉我啊。”那学政理都不理只顾离开。青玄看着学政背影摸摸鼻子道:“这下子麻烦了,青武之死这笔账算是彻底算在我头上,要尽快晋级到灵脉四级,到时候据理力争,用城中之法,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学府院长室内端坐在前的是一又矮又胖之人,此人听得汇报沉吟不语,旁边青瑶也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希望学府主能想到办法救自己兄长一命。那学府主道:”于学政,我们来着青灵城如果插手家族之事,恐怕不好,此事应该交由城府主处理。我们能做的是保青玄一命,但是解决问题最后还得靠城府主。

  青瑶听得如此说顿时泄气道:“府主大人,这说了等于没说。”

  那矮胖的学府主摸摸自己肥胖的下巴笑眯眯的道:“你可以找张青音,此事就有很公平的解决办法。”

  望着青瑶远去,府主自言自语道:”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可以回天道学府做学政,有这双纯灵根的丫头,我说不定能做名誉长老,此时不该在青灵城得罪这地方小族,十年了,也是该挪挪窝了,这府主之位就空了。“这最后一句似是自言自语,也似是对身后之人说。那人见学府府主如此说忙上前道:”吕奕也跟随府主大人有快有十年了。“府主转过身来道:”你放心,待我回去推荐你做这青灵城学府的府主并不是什么难事,你这几年功劳我看在眼里,那些天字院的长老现在都不愿意到这偏远小地方做院长,也是,灵气如此稀薄,资源又匮乏,十年时间对修为来说已经很难有进展了。“吕奕听府主如此说躬身上前道:”府主大人,吕奕希望一直跟随在大人左右,吕奕想回天道学府做个人字院的学政或者长老。“”这又是为何,在这虽然灵气稀薄,但是资源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这青灵城地方小族每年子弟入学多少会上供一些资源,况且十年后再回去,是天字院长老,这也是我今天不愿意为这青家的事情出面干预,就是为了给你们留点后路。“”府主,你还记得一月前天道学府传来消息天武国天武山脉附近兽潮汹涌的消息。这天武山脉毗邻天运国,听说兽潮越来越严重,青灵城虽然远离天武山脉,但是时间长了恐怕也危险了。这天武山脉和这青灵城中间都是一些边荒小城,恐怕元化境修士都没有几个,所以我想城主应该尽快向学府禀告这件事情,让学府早日来这些城中把天赋卓越的修士选走,要不然这两国大大小小二十多学府的十年心血和资源就此浪费。这也是为我们学府保留实力,其次派一些元化修士来抵御这青灵城,不然这青灵城恐怕就岌岌可危啊。“府主心中震惊不已哼道:“如此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

  吕奕听府主责问更是显谦卑道:“这也是今日得到消息,被于学政带来的青玄消息给耽搁了,还望府主早早上达学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