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玄拿了自己的玉牌后,去了自己居住的地方,然后来了讲道堂,只看那台上男子,皮肤白皙,双目狭长秀美,人俊朗异常,那两撇小胡子随着他娓娓讲道,也一动一动,煞是好看,这男子端坐台上,自信满满,一看就是聪明绝伦之辈。

  只听他口中讲道这惊门如何转换为休门,这死门如何转换为生门,这阵旗如果变换,这灵力如何控制,简直是天音袅袅,正是如此青玄却听得云山雾转,不一会昏昏欲睡。

  这娓娓道来的声音突的就停了,一道阵旗飞过,直把青玄砸的手臂生疼,这就如上课睡觉被老师抓,被粉笔给砸中了头一样,青玄忙站起来,不敢言语。

  “兀那小子,在老夫道场睡觉,今年以来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可恨,扣上五分。”

  青玄也不知这人年纪多大,自称老夫,这刚来学分还没赚上,就倒扣了五分。只听他喊道:“上名来。

  ”青玄忙道:“学生,今天刚入学府,实在是不知道规矩,请道师见谅,下次不会再犯了。”青玄这话里意思就是暗示,我这刚来,这分是一分没有。

  那男子道:“刚来就如此不思进取,再扣五分,以示惩戒。”只听这再扣五分,旁边一众学生听得暗暗心惊,头皮发麻。这每次小考二百多人中,第一名才三十分,第二名十五,这第三名才能得十分,这学弟这一节就扣了十分。那男子手中灵光一闪,青玄果然见玉牌中显示是负分。

  白皙男子本来心情大悦,被这小子全毁了,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青玄只得答道:“学生青玄。”

  “我十日之后讲困阵,讲完之后乃小考之期,在场一百七十一人,不得一人缺席,否知后果自己掂量掂量。”威胁之气甚重,在场听者无不背后发凉。

  这时候有人腹诽道:“妈的,我只是来旁听个课,还被牵连。”“这小子实在是罪该万死。”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在场至少有几十道眼光会干掉青玄。

  青玄心中不禁郁闷:“这一下子得罪了这么多人,还得罪了这道师,也不知道是道师是不是故意的。”

  只见这道师已飘然远去,其他学子也悻悻离去。

  青玄不得不去道阁借阅一些阵道玉简了,这讲道场在西边,这存放玉简的道阁,在北边。青玄饶了一大圈才走到道阁门口,远远就看见两女子在欢快的聊天。

  远远就传来讽刺声音:“哟,我刚刚可听说有个大懒虫在文道师的课上睡着了。”双手捂嘴偷笑,幸灾乐祸溢于言表。不是那曲艺庭更是何人,旁边的小萝莉听到这个消息,一脸懵懂加惊讶问道攀着曲艺庭的手臂问道:”庭姐,真的吗,是谁啊?“青玄一脸鄙夷的冷眼看着那个小萝莉暗想,:”这臭丫头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讽刺人还带组团来的,果然是胸大没脑子。“那小萝莉比曲艺庭足矮半个头,人也显稚嫩,穿着一身红色劲装,腰间挂着储物袋。这储物袋挂在腰带上,腰身显纤细,跟突出胸部大。青玄实在看不下去,把眼睛瞥向别处,这时候青武从后面走来。

  青武道:”听说我这青玄堂弟在文道师课上睡觉,唉,我都感到羞愧不已啊。“青武故作羞愧摇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青玄不想搭理,径直往道阁里面去。

  可是那曲艺庭似乎偏偏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一路跟上道:“要是张青音学姐知道他最尊敬的文道师的课都有人干睡觉不停,她不知道会怎么想?

  青玄默默往里走,不想搭理这富二代小姐。那曲艺庭见青玄没反应于是道:”你这是要进去上进好学呢,这选修炼法门,我最再行了,我是灵脉四层修为,我身边这位也是灵脉四层,而且还是丹道榜第一的谢婷婷。那跟上来的萝莉赶紧点头,也不知道她想表达的她确实是第一,还是曲艺庭所说非虚。

  青玄看那傻乎乎的小萝莉就是杨开元说的炼丹天才,而且看着年纪,不要说十六岁,就是说十四也有人信。

  这曲艺庭暗示自己能帮忙,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青玄确实对这修炼功法和这门道一窍不通。

  于是问道:“你真愿意帮我选几块玉简。”

  e4更。“新最快;2上|酷☆《匠网“

  曲艺庭道:“小事一桩,只不过你下次见道我得客气一点,不要板着脸,看着就来气。

  ”好,是我对不住你,你能帮我选基本阵道入门玉简,还有灵脉修炼的入门吗,还有丹道,符道,器道的。“听青玄说完这些,曲艺庭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好家伙,修五门,这人是真不懂还是本身就是个白痴呢“青玄看曲艺庭的表情再明显不过了,那意思就是你这装的可以给满分。

  青玄解释道:”我资质愚钝,不知道自己应该修什么,所以想看看哪一门比较简单。“曲艺庭道:”好吧,你跟我来。“于是曲艺庭带青玄来到阵道玉简旁说:”这一本《阵道入门》,《阵道玄解》《阵道五行》《阵道八门》,这些都是张学姐已经推荐说不错的。你可以看看。

  然后又带青玄来挑选符箓玉简,这本《天州符箓纹选》是基础入门,讲述了天州符箓的纹路所有有记载的画法。青玄依次把玉简挑出来。

  这本《灵脉级中阶破道》讲的是如何从灵脉初级到中级,比较适合你,你现在灵脉一级,需要好好了解一下。

  这丹道就得问我身边的这位了,曲艺庭指这旁边的谢婷婷道。那小萝莉感觉自己终于派上用场了,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道:”青玄学弟这本《天州药典》是最好的,记载了所有的灵药的药性和样子,是炼制丹药的根本,如果你看完了,就记得找我,我师父有专门炼丹的玉简。

  青玄心中无语了,:“叫谁学弟呢,叫谁学弟呢,我都快二十了好不好。郁闷的看着这厚厚一本,估计需要一些日子读完,太贪多也不好。

  “至于这器道,我和婷婷也不懂,爱莫能助了不过以后遇见张望学长可以问问,张望学长是炼器天才”,曲艺庭道。

  青玄想想也是,今天已经挑选很多,等看完再来这道阁,或者等以后有学分了来换一些高级货。

  曲艺庭,也不知道青玄在想什么,补充道:”张望学长,天生神力,身长高于常人,力气也是常人数被,所以才修的器道,这炼器首先一个字在于炼,千锤百炼,所以刚开始入门的时候需要不断锻造兵器,。所以炼器的人都是力量远大于常人,所以你嘛····“青玄听懂她意思了,就是你这小身板根本就不适合干炼器的。

  青玄想这曲艺庭心善嘴叼,不予计较,于是对两位道了一声谢谢就自己回居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