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青玄早早起来,把二级灵材和三级灵材装好,然后嘱咐妹妹去善乐坊把其余的变卖掉。

  青玄自己去灵药坊,这回是店里主事在看店,那店主事长相消瘦,穿一身华服,头顶员外帽子,正在称量药草,见有客人走进来,抬头望了一眼于是问道:”可是有药材要出售。“像青玄这等打扮穿着,背后背着篓子的,每日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于那些采药的人来说,这些灵药商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青玄见没上次的那个店小二,也免了麻烦,那店小二被自己坑了一次,估计被罚后院干苦力去了,忙大声问道:“我有二级灵材和三级灵材要出售。”

  青玄把背篓取出来放在柜台上,那店家主事看了看背篓把灵材分等级依次排开,他看了看这些灵材略微沉声道:“这位小兄弟,你这二级灵药并不是整株,有一些损伤,卖不了多少钱。这些三级灵药每株我给你算一百开元石。”

  青玄道:这三级灵药都是药效独特的,每株至少能卖一百五十开元石,二级灵药每株都能卖几十开元石,怎么会不值钱呢。“这奸商果然是奸的可以,而且看此人修为已是灵脉大成,如果在修真界即使不修炼,偶尔泡泡这灵药残渣估计都能修为惊人,青玄不禁暗暗想到。

  主事敷衍道:”我看小兄弟也是了解行情的人,只是这二级灵药从底部割开,灵力就扩散的很快,很难有客户会喜欢,只怕时间长了卖不出去,不值钱,不值钱啦。“青玄道:”这二级灵药这任何地方都能卖几十开元石,我的货即使残缺,两株也抵得上一株。最低二十开元石一株,要不我就换别家。“青玄作势欲走的样子。

  ”别,小兄弟,你稍等,在这青灵城,我们灵药坊最是愿意善待采集灵药的乡里,谁叫我是个大善人呢,这三级灵材就按你说的价只不过这二级灵材只能按十五块开元石。“主事一副大感吃亏的样子。

  “好吧,那就按这个价。“看来即使在修真界,这做生意砍价还价套路都是一样的。

  W;酷,匠网HB正版首K;发K

  只见主事在一大块玉简上输入数字,然后又重复了一遍这灵药的品级数量。玉简上反射出一串数字凭空出现在青玄面前,一千四百五十。主事大人重复了一遍这数字道。就如同青玄见过的投影仪一样,青玄顿时感觉稀奇,忙问道:“主事大人,你这是何物?”

  主事得意洋洋的道:”此乃玉简内含有初级算阵,是半年前我托朋友在北境域四品商城购买而得,在青灵城这些二品商铺中是很难见到此物,只此我们一家。这物是北境域阵道宗师王阳明大人发明出来,王阳明大人意在推广算阵之道,所以这阵法就不要钱,这玉简这是打折出售。光这玉简这么大一块就值一千五百开元石,不知道为什么只卖一千开元石,我也是好不容易托朋友才买到一块。“这奸商果然是没便宜不占的人,青玄又道:”只是你这算阵似乎有问题,我这二级灵草二十一株,三级灵药七株,二级灵草十五块,三级灵药一百五十块,你应该付给我一千三百六十五。你这数字反映的是一千三百四十五,你是不是算错了,麻烦你再算一遍。”也不知道是这奸商故意使诈,还是这什么王阳明的狗屁算阵有问题,还是什么北境域阵道大宗师,这种小儿的算术题也能算错,青玄心中很是不满。

  这王阳明是阵道大宗师,这阵道的厉害之处在于,困阵,杀阵,迷魂阵,幻阵,还有传送阵,等等诸多阵法。不同阵法还可以叠加,所以阵道大宗师在同阶中都是实力强劲,一般人不会轻易得罪,但凡阵道大宗师都是需要花费无数的时间和精力,散修是没有这么多资源和时间,一般阵道宗师都是大宗门一脉相承。

  而这算阵贵在一个算字,也就是更像现代的电脑的原型,计算机,王阳明乐于算阵,明显在阵道中走偏了,此是后话。

  片刻间那主事又算了一遍说:“不好意思,是我算错了,算错了。”

  青玄看主事表情一点歉意都没有,也不知道这厮是不是常常用这所谓的高科技骗人,看来这修真界人的算术水平也就原始人状况。

  青玄又道:“主事,还有一事,半月前我妹子在你们店里欠五十开元石,当时有青武作保,如若不还以房契作抵押,我是来还钱的。你把这部分钱一并扣去吧,还有把欠账的简还给我。

  主事看看青玄道:”我们这不是善堂,据我所知,当时你妹妹说你危在旦夕,我们灵药坊这时候借钱,可谓是菩萨心肠,而且冒着很大的风险啊。所以这欠的五十块,你利息得付二十五块,除去这七十五块,一千二百九十。“青玄一听这主事打的好算盘,心中不禁大怒:”这奸商,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趁着主事点算开元石的时间,青玄把三级灵药各个摸了一遍。这些三级灵药的灵气非常,灵气顺着经脉进入丹田,青玄已经晋级灵脉一级,这丹田能储存的灵力比以前大了三倍有余。把这些灵力吸收的七七八八以后,青玄提着一袋开元石,闪身出了药坊,他想到主街买一些修炼功法,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的修炼法则和武技完全一窍不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