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芝加哥交易所旁的一间小写字楼里,电视滚动屏播放着今天华尔街新闻:瓦伦特称,给美国监管机构递交年报的时间可能会推迟,公司2014和2015年度的财务报告也要重新修改,公司股价开盘暴跌51%,最低触及33美元。

  据彭博数据,作为对冲基金中持有瓦伦特股票最多者,阿克蒙旗下的潘兴资本所持2160万股普通股亏损7.67亿美元,鲍尔森基金浮亏4.71亿美元。

  西装男盯着电视屏对另外一年轻男子说:我们买通瓦伦特公司的财务沃克200万没想到这么值钱,阿乐看看我们所有的户头一共有多少钱。

  “林总,所有账户期权盈利16亿,股票盈利将近4亿”,另一个更年轻男子答道,这人是林青玄的助手耿乐林青玄道:我们是华国人,这次买通瓦伦特首席财务,后面的事情相信阿克蒙一定会调查清楚,所以我想解散公司,当年汤盈盈出资资助我们买了交易所在席位和全部的资金,我想把其中的10亿退还给她,我会打4到我自己的瑞士银行账户,其他的钱你给公司每人2000万的遣散费。

  “为什么要解散了“,阿乐心中大急。

  “当初我从MIT毕业以后就跟着你一起,我们在国际市场叱咤风云,从五年前凑的200万美金到今天的20亿,我们以后一定能成为最大的对冲基金,超过索罗斯、桥水成为传奇。

  林青玄走上前对耿乐说:我知道,阿乐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就要跟盈盈结婚了,我们打算先去瑞士。这时一向精明的青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腼腆。

  林青玄找来公司的财务交代完清算细节然后径直的走出大门,在驱车前往芝加哥机场的途中,林青玄打电话给汤盈盈却一直听到手机里面的嘟嘟声。他不禁暗暗道,不是说好了这周末到瑞士滑雪吗?听到留言请回复我,我在今天下午飞往瑞士的首都,还是以前的老地方见。

  办公间内耿乐对财务官费舍尔说:”先把清算终结,公司其他员工的钱先付清楚,其他不在林总户头的账户的转账先暂停。”

  “这样似乎不合规矩吧?”费舍尔一脸不解的问道。

  “我是公司副总明白吗,现在马上就去做,现在”耿乐对费舍尔大声呵斥。

  “结婚,竟然想结婚,没那么容易,我不会让你得到汤盈盈的,在说话的同时耿乐已经拨通了电话,“你们要的人现在已经打算离开芝加哥机场,他乘坐的是私人专机到瑞士,相信鲍尔森先生一定很感兴趣这些。

  芝加哥机场,林青玄通过机场特殊通道直接达到通往瑞士的私人飞机上。

  私人秘书走上前问道:“林先生,现在可以起飞了吗。”

  酷n匠网正yJ版;r首4T发

  林青玄道:”马上起飞,同时给我开一瓶酒。“”好的,请您稍等,先生。“这时候私人秘书已经进入飞机前部提供红酒。

  林青玄打开电脑发现收到邮件,一份是来自瓦伦特财务官的信息说鲍尔森已经开始彻查亏损事件了。

  没想到不是亏损的最多的潘兴资本,看来早点离开才是明智之举,相信十亿美金以上,杀人防火的事情他们也干得出来。另一份邮件是来自公司财务费舍尔的说耿乐终止了清算。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林青玄眉头紧锁,一阵不自在萦绕在心头。

  这时候从机舱走出一白人,手里举着黑洞洞的枪。白人看着林青玄说道:“你好,林,我们老板希望我们能把部分的损失追回来希望你能亲自跟我们老板交代清楚。说着把带来的手提电脑打开对着林青玄。

  ”你好啊,华尔街金童子,林,我的朋友,你知道你们用作弊的手段让我亏损了3亿多美金,我希望你能补偿我。“林青玄笑笑说:”这完全不是我的问题,是瓦伦特本身公司财务有问题,这是一家不断通过并购做大的公司,公司的高杠杆率根本就不能支撑现在的估值。我只不过提前把这个消息暴露出来而已。“电脑对面的鲍尔森说道:”林,你不用告诉我这些,是你的阴谋毁了这些,我们通过调查发现最大的空头就是你,我现在就要我的钱。

  “好吧,相信我的伙伴已经付了一部分的钱给您,我想知道我应该付多少。”林青玄问道。

  “2亿,金童子先生,我至少要您的2个亿,我会给你提供账户转账的”鲍尔森道。

  林青玄看着电脑直接把账户资金转账到指定账户,:鲍尔森先生2亿已经转给您了,您可以查收一下。

  ”亲爱的林,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您,您的同伴又花了2亿希望上帝带走您,我们虽然做的是金融,但是这次顺便做一次上帝的生意。“鲍尔森说道。

  林青玄愤怒的扣着电脑:”你们这群强盗,耿乐你这个混蛋“。此时林青玄心中暗暗想着应对的办法。

  他微微一笑对着对面的白人说:嘿,伙计,我想你老板的钱我已经还了,我现在账户上的零头还是有二千多万,我相信没人能拒绝钱,上帝也没办法拒绝,你说是吗。”

  “是的,林先生,但是我老板必须让我干掉你。再说我自己账户要是多出二千万,我相信我活不过明天。”这白人大汉说道。

  “等等,我还有一个瑞士德瑞斯银行的账户里面有一千万美金,这是钥匙,”说着林青玄从脖子上取出钥匙。“只需要密码就可以取出来,我只需要买一个降落伞,并且从此消失,不会再出现在美国”。

  “成交”,白人男子伸手接过钥匙。

  ”不过我需要你打开舱门,把枪先扔下去,并且把上衣脱掉“,林青玄说道。

  ”好的,“白人男子把机舱门打开,顺手把枪让下去。

  林青玄接过降落伞,穿戴整齐,对着白人男子说:”我这个人还是很守信用的,银行账户密码是372541,只有密码和钥匙就可以取出钱,再见“。

  只见林青玄飞身跳下飞机,对于一个平常热爱极限刺激运动的他来说,这并不是没有活着的机会,反倒一直留在飞机上,飞机降落了就真的没有活着的机会了。

  就在他跳下去瞬间,一团旋转的云层快速生成,一道紫气击中他,他还没有降落到足够拉降落伞的高速已经一阵眩晕,在失去意识的最后瞬间,他心理暗暗感觉完了,盈盈还在等我,此后意识陷入昏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