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不好,一定是那妮子来寻仇了!“

  沉睡中的鹿小宝突然被一阵剧烈的响动惊醒,只听到有人在十分用力的敲砸自己的房门,鹿小宝吓了一跳,第一反应便以为是昨晚那个陌生的女子来寻自己报仇了,翻身起来,目光惊恐,不安了不久。

  ”怎么办怎么办?“鹿小宝目光惶恐,异常不安。

  “喂,你开门呀!”这时,却听门外那人喊道。

  呼……

  鹿小宝听见声音如此熟悉顿时松了口气,立即走上前去打开了门,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只见门外之人正是鹿薇,叹道:“原来是你呀。”

  “不然还能有谁?”鹿薇反问道,用异样的目光审视着鹿小宝。

  鹿小宝见对面的门紧闭着没有动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连忙把鹿薇拉进来关上了门。

  “你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鹿薇上下打量着他。

  “没有呀,我能做什么坏事咯,你想多了。”鹿小宝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说着便转身去洗漱了。

  咚咚咚。

  就在这时,房门再次被人敲响。

  唔。

  鹿小宝慌忙从洗浴间跑了出来,满脸水珠来不及擦拭,表情慌张惊愕,对鹿薇说道:“嘘,千万不要开门。”

  “你慌什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鹿薇叱问。

  鹿小宝自认为门外定是昨夜那个女子,讲道:“没慌啊,我只是觉得出门在外应该多加小心,我们在这里无亲无故的,谁会知道我们住在这里,是吧?所以还是别开门了。”表情很不自然。

  “我偏要开,我倒要看看会有什么!”鹿薇见鹿小宝这般古怪反倒更加好奇,大步上前便打开了房门。

  “别别别。”鹿小宝瞠目结舌,像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更v|新…:最*快上@酷匠f网"r

  房门打开,只见门外站着一位娇美艳丽的女子,不是其他人,正是鹿萱。

  “萱姐。”鹿薇一怔,唤道。

  鹿小宝大松口气,笑道:“哦,是萱姐呀,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什么坏人呢。”话落又对鹿薇挑了挑眉毛,甚是得意。

  “你们两个小鬼在干什么?敲了半天门也没人来开。”鹿萱说着便走了进来。

  鹿小宝讪讪一笑,道:“萱姐,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鹿萱瞪了他一眼,埋怨道:“当然是为了你们这些新晋骨师入学的事情呀,忙前忙后真是累死我了,别说了,时间不多,你们两个快点收拾一下跟我进校吧。”

  “哦。”

  鹿小宝与鹿薇见她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便立即点头答应,然后便各自收拾整理去了,不一会儿,两人便背着行李、衣着整洁的站在了鹿萱的面前。

  “走吧。”

  鹿萱说了一声便走在前面领路,鹿小宝与鹿薇没有二话,紧紧跟随,出门之时,鹿小宝瞥了对面的房间几眼,神色慌张,而这一切都被鹿薇收在眼底,若有所思。

  太阳东出,大地辉煌,整个荆城内随处都是洋溢着喜庆的氛围,车水马龙,门庭若市,来来去去的人都是笑脸盈盈,十分和睦,好一番热闹繁华的场景。

  哇。

  出了会所,鹿小宝与鹿薇的视线瞬间便是被街道两旁玲琅满目的奇怪商品吸引,久久不能自拔,东凑西看,感慨赞美,甚是觉得新奇有趣。

  “我说你们两个有点出息好吗?我们鹿家虽不是上古世家,但也是名门大户,你们两个这副模样成何体统?!”鹿萱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脸嫌弃。

  鹿小宝与鹿薇相视尴尬一笑,不再乱望,紧跟着鹿萱顺着一条宽敞的青石板路一直向前,不一会儿,鹿小宝两人听到远处钟声响起,定眼一看,便是看到了一个古老威严的院址。

  “那里便是天干军校了。”鹿萱轻道。

  哇。

  鹿小宝与鹿薇同时愣在了原地,十分震撼。遥遥望去,天干军校宛如夹在天崩地裂的缝隙之中,四周被大小近似的岩石山体所拢靠,仙雾袅绕,掩住了军校内部的景象,难以触及;像极了初绽时的花朵,花瓣牢牢地锁着花蕊,任其良性生长。

  天干军校的校门如同沙场上的铁甲城门般,由城台和城楼两部分组成,下面是汉白玉石的须弥座,座上为高多米的红色墩台,墩台上建着青玉琉璃瓦顶的巍峨城楼。造型威严庄重,气势宏大,重楼九楹,城门三阙,中央挂着黄金石匾,其上字迹如砂,磅礴大气,气势恢弘,著:天干军校。

  碧瓦飞甍,飞阁流丹,檐角飞翘,延至天边,囷囷焉拔地而起,棱角似一笔白描,庄严肃穆。

  咚!咚!咚!

  清晨时分,万簌俱寂,晨光绚丽,天干军校校门前的古老广场上回荡着雄厚的击鼓声,鼓声喧天,气势激昂,斗转有力,让人心中热血滚动。

  此时此刻,这片地方已被来自八方的少年围得水泄不通,少年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纯真的笑容,叽叽喳喳,一边快步走着一边述说着他们此刻激动的心情。

  “哇,好多人呐,和大学开学似的。”鹿薇由衷地感慨道。

  鹿小宝质疑道:“是吗?我大一开学那会儿怎么没有这么多人?”

  鹿薇白眼,鄙视道:“你的学校能和我们学校比吗?”

  “呃,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

  鹿小宝正欲反驳却被鹿薇出言打断,道:“你们两个又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呀,萱姐,我想知道我们到这里来究竟要学什么?”

  鹿小宝一直不解,虽说成功觉醒了骨器,可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所谓骨器究竟如何使用,更加不知道他们到这里来究竟要做什么?学习什么?鹿薇亦是。

  鹿萱点头,耐性讲道:“骨器是每个骨师成为强者的根本,有了它,骨师才可以学习更多玄幻强大的技能,它是一切力量的承载体。之前我与你们讲过,人类魂骨共有九节,由一至九需要一节一节的向上攀升,每要上一个等级都需要一定的条件,包括体能的强度,骨气的量度,以及必不可缺的关键之物,骨环,你们要学的很多,日后你们便会明白的。”

  ”骨环?“提及此处,鹿小宝两人解释一愣,不明何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