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此之际,鹿萱突然走了出来,对众人弯腰一礼,讲道:“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学校了。”

  “怎么?萱儿不打算再待两天?到时候也好带上这两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孩子呀。”鹿宜月面色一慌,立即讲道。

  “不了,我们凉郡此次成功觉醒了骨器的人员名单还在我的手中,若是不能在今天日落前报回学校,他们便不能及时得到分配安排,便入不了学,兹事体大,我可是万万不敢耽搁的呀!”鹿萱说着又指了指鹿小宝和鹿薇,又道:“你们两个后天必须赶到之前我告诉你们的地方,不许乱跑,等我来找你们,记住了没?”

  “恩恩。”

  鹿小宝和鹿薇连连点头,鹿萱满意,然后对鹿宜人等人一礼而去。

  “今天的事情便到这里吧,你们两个早点准备,后天中午启程出发吧。”鹿宜人起身说道,又看了鹿小宝与鹿薇几眼,然后抬步离去,鹿宜天与鹿宜康紧跟着离开了这里。

  鹿宜月起身走到鹿小宝身前,摸着他的头,目光宠溺,温柔说道:“你呀,真是长大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瞒着娘亲!”

  鹿小宝讪讪一笑,道:“这种事情我怎么好意思讲,毕竟第一次被人表白,我也很惶恐的!”

  扑哧。

  鹿宜月眼嘴一笑,指着他的额头道:“你呀你,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要好好照顾小薇,若是欺负了她,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恩恩,知道了。”鹿小宝笑着应道。

  “好了,我要回去给你收拾出门的行李了,你现在是跟我回去还是有其他的打算?”鹿宜月道。

  鹿小宝想了想,道:“对了,哪里有关于这个世界的书籍?我想看看。”

  鹿薇眼中一亮,自然明白鹿小宝的用意,大为赞同,同样期待地望着鹿宜月。

  “书楼里就有呀,你们找下人带你去便是,现在终于知道知识的重要性了吧。”鹿宜月浅笑。

  “我们现在就去。”

  说着鹿小宝便拉起鹿薇的手向外跑去了,鹿宜月望着鹿小宝的背影,叹了口气,似有心事。

  鹿小宝两人一直跑出很远才停了下来,鹿薇一把揪住鹿小宝的耳朵,道:“说,谁向谁表白的?谁惶恐呀?谁不好意思呀?说呀,刚才不是很能说嘛,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疼疼疼。”鹿小宝一个劲的喊疼。

  “哼。”鹿薇娇哼一声,松开了手。

  “哎呀!”鹿小宝突然惊叫了一声。

  “你干嘛?”鹿薇诧异。

  “突然想起来,原来我已经中毒了,我……”鹿小宝的心情顿时变得糟糕。

  “你到底在说什么?”鹿薇疑惑。

  鹿小宝看了她两眼,然后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表情悲伤,哭诉道:“我中毒了,我活不过三年了,唔……”

  鹿薇也是怔住了,许久才道:“你也别太难过了,既然人家留了地址给你,便说明人家并没有真的想要毒死你,只要我们及时拿到解药你便不会有事的,况且三年的时间还很长,不必自扰,一定会没事的。”话落递给鹿小宝一个可以信赖的眼神。

  “哎。”鹿小宝摇头一叹。

  “好啦,不要多想了,我们去看书吧。”鹿薇展颜一笑,主动拉起他的手去寻找书楼的位置。

  ……

  两天时间转眼即逝,两天以来,鹿小宝和鹿薇除去睡觉的时间,剩余的时间都待在鹿府的书楼之中,博览群书,掌握了解自己所在世界的各种有用信息,两日下来,收获颇丰。

  原来他们现在所在的这片大陆叫作:九洲大陆,所谓九洲即是东部贺洲、天干苍洲、南连通洲、西南并洲、诺克多亚洲、斯卡洛兰洲、北冰禹洲、荒洲、以及中洲。

  九洲之上势力无数,独尊四国,即天干、罗兰、幻月、通圣四大帝国,四大帝国分别镇守在九洲大陆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四国各占两洲,唯有中洲是片古老的战场,至今还是赤地万里,烽烟狼卷……

  九洲中,东部贺洲与天干苍洲皆由天干帝国管辖。鹿小宝此刻所在位置正是天干帝国的北部区域,凉郡古城。

  九洲大陆,以骨器为最高信仰。

  凡是能够觉醒骨器的人皆被统称为:骨师,骨师是这片大陆上最受人尊崇与敬仰的职业,没有之一。

  然而,骨师一路千难万险,十分不易,成功觉醒了骨器只是一个起步开始,所有的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

  第三日,便是鹿小宝与鹿薇即将启程出发的日子,鹿小宝在家中陪着鹿宜月吃过午饭后,鹿宜月突然拿出了一张画着许多紫色花朵的紫卡递到了鹿小宝手中,说道:“这里面存着十万骨币,你拿去花吧。”

  骨币,是这个世界的通行货币。

  “太多了吧。”鹿小宝犹豫不决。

  酷匠;Q网永3久8免@费|^看小说7…

  “家里不缺钱,不够了再回来拿,这也是你大伯的交代。尽管拿着。”鹿宜人露出了离别前的不舍之情。

  “好吧。”鹿小宝不再矫情,点头收下,然后看向鹿宜月见她愁眉不展十分舍不得自己,犹豫许久,问道:“我一直想问,为什么你不找一个人陪你?是为了我吗?”

  “与你无关。”鹿宜月摇头轻叹,又道:“二十多年前的我就像是之前的小薇,只不过我没有她那么幸运。当年的我,觉醒骨器失败后,我的爹爹便是将我许配给了当今风云宗的宗主,希望能借助助他们的势力巩固发展鹿家的家业,可是,我嫁给了他三年多的时间还是未能给他生下一儿半女,后来他便休了我立了偏房为正,并将我赶下了山,伤心且又落魄的我无依无靠只好回来,你便是我那时捡到的。”鹿宜月不怒不躁,目光悲凉,微微一顿又道:“哎,这么多年了,一直是你陪着我,突然你要离开了,娘亲还真是有些不舍。”说着滴下了豆大的眼泪。

  “你别哭,我不走了便是。”鹿小宝见她落泪甚是着急,心中不忍。

  “说什么瞎话!你要加倍努力的修习,一定要成为强者、出人头地,这便是对娘亲最大的安慰了。”鹿宜月义正言辞的说道。

  鹿小宝郑重的点了点头,态度坚决。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大伯他们该等着急了,我们快点过去吧。”鹿宜人起身说道,顺手拿起了鹿小宝要带的行李,出门而去。

  “娘亲,我来拿吧。”

  鹿小宝的心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被融化了,抢过了行李背在肩上,这才发现这袋行李竟是如此沉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