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之刻终于到来。

  现场沸腾,嘈嘈杂杂,所有人都是满怀敬仰与好奇,除此之外,更为浓厚的还有羡慕之情,九州之上人人都想觉醒骨器,从而成为强大的骨师,然而现实残酷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觉醒骨器的,每个人一生只有一次机会,一旦错过,至死殊路。

  “小宝……”

  鹿宜月激动异常,千言万语到不知从何说起,唤了几声,眼神鼓励,然后退到了一旁。

  “太狗血了吧,整个鹿家偏让我们两个外来人成了焦点,你看你爹激动成啥样了。”鹿小宝掩嘴轻笑,目光瞥向鹿宜人。

  鹿薇白他一眼,不予回应,眉宇间焕发着傲气,她瞳如银铃,目大鼻挺,玲珑中不乏坚毅,唇宽血红,加上那一点黑痣更是让娇嫩中尽是火热,宛如玫瑰一样灿烂。

  “好了,你们两人盘膝坐好,萱姐这就为你们两人觉醒骨器,我倒是好奇的很呐。”鹿萱淡淡一笑,多望了鹿小宝几眼。

  “哦。”鹿小宝与鹿薇对视一眼,一同坐好。

  鹿萱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说,只见她右手掐诀,周身青光逸动,美目轻闭,长长的睫毛看得鹿小宝心中一热。

  “神灵召唤,骨器瞬现!”

  鹿萱突然大喝一声,然后就见她的衣纱轻浮青光托体,绚丽的翠绿光彩在她的白皙肌肤上活跃着,右手速引,一道明亮的光芒从突然她的眉目间激射而出后停在她的右手边缘迅速变幻,只是须臾,就见一只翡翠般美丽的笛子出现在了她的手中,笛身长而美丽,其上刻着美丽的山水花纹,甚是神奇。

  哇。

  在场众人都是一阵惊叹,鹿小宝与鹿薇初见此景更是深感震撼,面面相觑,不知何言。

  “这是我的骨器,星月青罗笛,接下来,你们什么都不要做,只要集中念想听我的音律即可,由我来牵引出你们的骨器,明白吗?”鹿萱简单说道。

  “没问题,快开始吧。”

  鹿小宝立即应道,见到星月青罗笛后他对骨器之事更感兴趣了,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自己的骨器。

  鹿萱摇了摇头,严肃道:“不可以掉以轻心,骨器觉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无论如何,不管多么痛苦,你们一定要坚持到最后,我要开始了,闭上眼,注意听。”

  鹿小宝与鹿薇连忙点头照做,闭眼静候;鹿萱见状轻点螓首,玉手持笛,仙音絮绕而起。

  嘀嘀。

  笛声骤起,音绕四方,鹿萱吹奏的姿态悠然而美丽,这时的她好比月中仙子,不可攀求。她的笛音更是如天籁般婉转悠扬清脆,又如淳淳溪水般欢快享乐,众人都深深的陶醉在这美妙的笛声之中,久久难以释怀,唯有鹿小宝与鹿薇两人却是轻皱眉头,看似十分痛苦。

  此刻,鹿小宝只觉得自己的脑浆都要迸裂了,从未有过的剧痛让他痛不欲生,意识稍有模糊,无尽的痛苦让他根本不能静心听曲,他只能努力着,坚持着,坚信自己撑过一时,便会距离终点更近一些。

  嘀嘀。

  笛声再次加重,变得悠长而转辗。鹿小宝与鹿薇两人的脸色同时变得狰狞,紧咬着牙齿,看似坚持的那般辛苦,努力让自己听着笛声的音律。

  #G酷z匠网R{正版@首-发xU

  “这……”鹿宜人紧张不安,面色担忧。

  “大哥,你别担心,当年萱儿也是这样过来的,熬过去就会成功的。”开口宽慰的是鹿宜人身边的中年男子,气质硬朗,阳刚极了,正是鹿家老二鹿宜天。

  “二弟,大哥激动呀!萱儿之后,我们鹿家就再也没有出过骨师,今日终于有了这两个孩子,我……”鹿宜人激动的不会说话。

  “嗯,大哥的心情我能理解,两个孩子确实都很优秀,特别是小宝,十星骨质当世罕见,看来我鹿家兴盛有望了。”鹿宜天满面笑容。

  “可是这孩子毕竟不是我鹿家的人,刚才我们又那般对他,险些将他丢进荆河,这……”鹿宜人欲言又止,长叹一声。

  “大哥勿扰,依我看小宝平日虽然贪玩胡闹了一些,可是他本性不坏,相信他一定会记得我鹿家对他的好,但是我们若想真正的把他留在我鹿家却需要用点其他的方法。”话落瞥了一眼鹿薇,挑眉示意。

  “你是说……把小薇许配给他?”鹿宜人稍感诧异,又道:“不行,你也知道,小薇早已许配给了大将军的儿子,明日便要上门定婚,而且听萱儿说那孩子也已成功觉醒了骨器,我们又如何能够失信于人?”鹿宜人摇头拒绝。

  鹿宜天微微一笑,道:“大哥,十星骨质是何等优秀,前途不可限量呐,况且我听说大将军的儿子为人冷酷,心高气傲,实在不是最佳的选择。再说,你觉得他们两个知道了婚约的事后会答应吗?”话落,狡猾一笑。

  “容我考虑考虑。”鹿宜人皱眉思索起来。

  ……

  就在这时,一道强劲的力量突然从鹿小宝的体内狂卷而出,此力之劲,犹如龙卷,顿时间,四周之物皆被吹袭而去,纵使鹿萱骨气护体,但也难抵劲风之力,衣摆剧烈飘摇。突来的状况令周围的人也是面容大变,都不清楚是何状况,唯有鹿萱眼底闪过了一抹浓重的讶色,只听曲调骤然加强,变得亢奋,急转而下。

  嘀嘀嘀。

  啊……

  鹿小宝的痛没有人能够明白,风卷脑海蚕食神识,似有电流在全身肆无忌惮的奔腾翻跃,每每掠过只觉得浑身细胞都在肿大,只觉得浑身的骨头正在被无数刀子刮骨舔舐。

  鹿薇痛呼,紧皱眉头,汗流不止,嘴角已被锋利的牙齿划破滴着鲜红的血渍,双手用尽了全力抓着大腿,指间深深的插入了肌肤,难以抵制的痛苦。

  “坚持住,就要成功了。”鹿萱鼓励道。

  喝!

  来吧,再痛又能怎样!

  让伤痛来的更猛烈些吧,无知少年正是需要千锤百炼,鹿小宝的心理慢慢地走上了顽强拼斗的境界,那是一种无畏的境界,谁也不知,无畏则强,无惧则刚。

  吱!

  就在这时,风中少年突然祛了强势的劲风,只有轻风在绕体而动,但见少年眉宇正心却疯狂涌动而出大量乳白色的气息,繁多的气息在空气中被劲风卷在了一起,褪去了光华,出现了无数白色颗粒光斑悬浮于空中。

  银白光点凝聚攒动,以外界自然挤压之力迅速成型,光点之像愈演愈剧,银白之色难以直视,众人只能感受到一个强大的力量正在逐渐出世。

  “成功了。”鹿宜月长舒口气,暖心一笑。

  呼。

  鹿小宝连吸几口凉气,平复着内心的躁动不安,然后回头望去,顿时吓了一跳。

  回眸间,寒气逼人,竟是一架无头骷髅,初见时,吓到了所有人。

  出现在众人视野里的竟是一架十分巨大的无头骷髅,宽如钟,高丈许,庞然大物森白恐怖。初看时,众人都是心中一凛,就像是一位远古巨人埋葬于地下百年,蝼蚁已经蚕食分解了他的每一寸血肉,还咀嚼了他的头颅,剩下的仅是一具还未腐化飘着死气的无头骷髅,骷髅上带着青棱与点点黑斑,如此忌讳之物竟然公然现于眼前众人不敢直视,骷髅本是生命避讳之物,也是生命敬畏之物,逝者已逝,入土为安,见到骷髅实属不安。

  一些胆小的少年早已惊呼出了声,他们将头挤进了父母的怀抱不忍直视,只有很少人还在继续打量着这架突如天降之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鹿宜人吓了一跳,出言询问却无人回应,大家都小心翼翼地提防着骨架,生怕它会随时垮掉砸到自己。

  细细看去,这庞然大物似乎并不寻常。虽然没有了头颅,但隐约间却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威严难以抵挡,雄赳赳,气昂昂,骷髅傲立于天地之间犹如撑天之柱。他的骨骼都是能够看得清楚,身上的肋骨、手上的关节、或是腿脚上的骨骼都是十分健全,不曾缺少也不曾损坏,只因是巨大骷髅的关系所以每一条骨头都显得更大了许多。

  没有头颅,却让人觉得天地好像都是他的五官,万物都是他神识的辅佐,他的举止娴熟顺畅,竟比许多正常人都要做的完美。

  咯、咯。

  骷髅并不安分,当他砸落到地上以后就开始摩拳擦掌,就像是一个很久没有伸展拳脚的武士突然要出手对敌时找寻以前战斗感觉的样子,骨骼蹦响,轻脆震耳,他的举动吓坏了在场许多人。

  “什么鬼呀?说好的骨器呢?”

  鹿小宝惊愕不已,望着杵在自己眼前的大骨架心下十分忐忑,总是有种不详的感觉,吐咽口水,不敢直视。

  转头看去,恰好看见鹿薇这时也缓缓睁开了双眼,眉心飘出许多白点,盘旋在空飞快演化着,鹿小宝见到此景便知道她也成功了,偏偏就在这时,伴随着鹿薇骨器出现的同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别样的乐曲,渗透人心,叫鹿小宝大为错愕。

  “尼玛,怎么哀乐也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