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太奇葩了

  “来呀,给我把这小子装进猪笼扔到荆河里去。”

  突然,一个充满愤怒的声音将王浩琪从无意识状态彻底唤醒,他猛地睁开双眼,深呼口气,莫名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定眼一看发现自己竟在一间装点华丽的房间内,周围站着许多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打扮古怪,身上的服装略有几分古装的韵味,低头看去,自己身上竟也穿着那样的服装,十分陌生。

  “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花花呢?她明明和我一起的,花花、花花……”

  王浩琪猛地一惊,心急如焚,满屋子搜寻王艳花的身影,最后发现就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床榻上,有一位身着粉红纱衣的少女正静静地躺在那里,面容青涩,一头湿漉漉的长发随意散在床上,额头上还有道刺眼的伤口,特别是她嘴唇上的痣依旧还在他熟悉的位置。

  “花花!”

  王浩琪见她一动不动甚是担心,惊叫一声正要扑身过去时,四名下人突然走来不由分说地就将自己抬起装进了竹编的猪笼之中,王浩琪吓了一跳,叫道:“你们是谁?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放开我,快放开我……”

  “装晕不成又想装傻吗?你这无耻小儿,妄我鹿家养育你十八年,你竟然敢对自己的姐姐心怀不轨、实施强暴,畜生不如的东西,你就是这般报答我鹿家对你的养育之恩吗?”

  王浩琪一怔,闻声看去只见说话之人是一位身穿白色儒袍的中年,威仪堂堂,此刻正怒目瞪视着自己,转头四望,这才发现周围人的目光之中或多或少都有几分鄙夷之色,这让王浩琪十分难受。

  “大哥,手下留情呀,小宝还是个孩子,他还是个孩子呀!你就再饶他一次吧。”

  这时,一位青衣女子站了出来为他求情,女子生得貌美,气质脱俗,此刻却甘愿低卑,苦苦哀求。

  “饶了他?就是因为我饶了他太多次、对他太宽容,所以才会酿成今天的错误,差点就害死了我的小薇,你让我饶了他?做梦!”白衣男子面容震怒,周围人不敢多嘴,保持静默。

  咚!

  这时,青衣女子突然跪了下来,王浩琪的心也是深深被触动,十分感动。

  “三妹,你……”

  “大哥,都是我的错,怪我没有教好他,如果一定要有个人为小薇偿命,那我甘愿代小宝一死。”青衣女子正色道。

  “三妹,你糊涂呀!这小子心术不正,留在世上只会是个祸害……”

  嘤咛。

  就在这时,一个娇柔欲滴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闻声望去只见床榻上的少女突然坐了起来,轻揉着头,娇喘不止。

  “花花,是你吗?”

  王浩琪透过猪笼望向床榻上的女子,不敢百分百确定,轻唤一声,声音颤抖,莫名心酸。

  床榻上的少女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震,迅速转头望向王浩琪,眼中已经泛出了泪光,呆呆地望着他,忘记了言语。

  “是你,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一定是你。”王浩琪喜极而泣,使得周围的人都是一头雾水,面面相觑无法理解。

  “小薇,不要哭,爹爹知道你受委屈了,我这就把他丢到荆河里面喂水兽去。”白衣中年爱女心切,摆手示意下人将王浩琪抬出去。

  “你们干嘛?”王浩琪见几位下人将自己挑起着实吓了一跳。

  “大哥,不要啊。”

  青衣女子跪地苦苦哀求,其他的人却是有喜有忧,一旁还站了几位少年少女,见王浩琪被抬起都是一脸欣喜,暗暗叫爽。

  “等等。”

  王艳花连忙下床止住了几位下人的行动,然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将王浩琪从猪笼里面放了出来,打量几眼,低声道:“你也变年轻了,难道我们真的穿越了?”

  王浩琪点头应道:“应该是了,我们现在已经不是自己了。”

  嘶。

  王艳花浅呼口气,难以接受,念道:“这怎么可能……”

  “嘘,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王浩琪及时止住了她的话,然后瞥向一旁。

  “小薇,怎么了?难道你觉得把他丢去喂水兽的惩罚太轻了不足以泄愤?”白衣中年问道。

  王艳花眸光流转,接道:“不是呀,我只是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惩罚他呀?”

  场上所有人都是一怔,白衣中年十分诧异,说道:“难道你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吗?这个小子偷看你洗澡,然后又企图强暴你,你不甘受辱所以一头撞墙,昏迷至今,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哦,记得记得。”王艳花假装想了起来,随口一应。

  王浩琪眼中精光一闪,接道:“敢问这一切都是您亲眼所见吗?”话落逼视着白衣中年,这让所有人都是一惊。

  白衣男子冷哼一声,道:“我们赶来的时候小薇已经昏迷,衣着不堪,当时只有你在她的身边,难道你还想抵赖不成?”

  “这么说,您并没有亲眼见到我对她施暴,我在她的房间根本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我只是碰巧路过进来瞧瞧而已,我什么都没有做。”王浩琪一口否定。

  “你在撒谎,之前你还要拉上我一起来看小薇姐洗澡,我没答应,结果你就自己去了,我怕你做出不好的事情才去告诉了大伯他们,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些,是我的错。”说话的是位绿衫少年,假作正经,暗自冲王浩琪嘲讽一笑。

  “卑鄙小人。”王浩琪冷眼望去,暗骂一声。

  这时,王艳花微微一笑,说道:“大家误会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他并没有欺负我,是我自己洗完澡后不小心滑倒撞在了墙上昏了过去,和他无关。”话落与王浩琪对视一眼,不言而喻。

  “我就知道小宝不是那种人。”青衣女子惊喜极了。

  “果真如此?”

  白衣男子不敢相信,其他人更是满面错愕,未曾料到事情会发生这样巨大的转折。

  “确实如此。”王艳花故作平静,点头应道。

  白衣男子点了点头,面色尴尬,看了王浩琪几眼,朗道:“如此最好,这件事情便到此为止吧,鹿小宝,这次是我错怪你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鹿小宝?”

  王浩琪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自己,连忙点头,道:“也希望家主大人以后不要再听小人之言,以免错怪好人。”话落有意地瞥了绿衫少年一眼。

  “你。”那个少年欲言又止,只因这时门口又走进了一人。

  是个下人,刚跨进门内便弓腰对白衣男子说道:“启禀家主,大小姐回来了。”

  哇。

  “大姐终于回来了。”绿衫少年大叫一声,又惊又喜,其他的人也是目光欣喜,满脸期待。

  “什么情况啊?”王浩琪小声嘀咕一声。

  白衣中年微笑点头,扫了众人,道:“既然萱儿回来了,那我们便尽快开始仪式吧,都快去准备吧,一炷香后到武场集合。”

  “是!”

  众人齐应一声,相继退去,看似激动,这让王浩琪两人诧异不已,不知何事惊喜,转眼便剩下他们四人。

  “三妹,你也带小宝回去准备吧,刚才是大哥的态度不好,希望你不要见怪。”众人走后,白衣中年对青衣女子说道。

  “大哥的心思我懂,只要两个孩子没事我便安心了。”她微微一笑,仪态万千,然后转身握住王浩琪的手,理了理他的头发,温柔道:“你看看你,总是弄的一身脏。走吧,随娘亲回去梳洗一下。”

  呃。

  王浩琪微微错愕,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又望了王艳花一眼,然后随着青衣女子离开了房间。

  “什么仪式呀?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激动?”白色的玉柱走廊里,王浩琪耐不住好奇心问道。

  “骨器觉醒呀,傻小子,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都忘记了!”青衣女子柔声道。

  “骨器觉醒?那是什么?”王浩琪猛地一怔。

  “你不会被吓傻了吧?你不是从小都励志要做一代骨神吗?现在怎么连骨器都不知道了。”青衣女子吓了一跳,细细打量着王浩琪。

  王浩琪挠了挠头,尴尬一笑,道:“突然记不起而已,没事没事,对了,我叫鹿小宝是吧?”

  -$酷%(匠4.网.s唯m一正k版“,j*其k◇他a都u是y盗版C

  “你逗老娘呢吧?”青衣女子拍了拍他的头,然后掉头离开。

  “鹿小宝、鹿小宝,好吧,勉强可以接受,从今以后我便是鹿小宝了。”

  鹿小宝嘀咕几声,然后小跑赶上了女子的脚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