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还真香,这是什么酒,不是自酿酒吧?怪不得叶林说有惊喜呢,感情……”何玉珍闻言也凑过来,一闻之下,果然觉得幽香醉人。

  不过她却觉得这不太可能是自酿酒,农村人家自己酿酒的很多,但由于工艺和技术的问题,酿出来的酒一般都不会太醇,根本不可能酿出这么浓郁的酒。而且看这泥封,好像还是新酒的样子,就更加不可能这么香了。

  她猜测这小子应该是买了瓶装酒,又故意装坛子里的,至于叶林为啥要这么做,她却有点想不明白了。

  “不对,这不可能是瓶装酒重装的,我好酒也不是没喝过,就算是茅台也没有这么醇厚的酒香。何况那么贵的酒他也买不起。”何权此时再也没有了方才的不满了,嘿嘿笑道:“不管了,这酒不错,一定要尝尝。婆娘,你也拿一个杯子,咱两喝一杯。”

  “我还是算了,那小子鬼精的很,他送你这么好的酒肯怕是有什么事要让你帮忙呢。”何玉珍虽然觉得这酒确实特别香,但她却不想喝。倒不是她讨厌,事实上她不但会喝酒,而且酒量还不错。

  不过,自从跟何权结婚以来,两人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琴瑟和谐过。每次都是捣鼓几下就完了,更多的时候,甚至连捣鼓两下的能力都没有。

  J◇酷匠u网(c首发M)

  而何权虽然不行,但还总喜欢在她身上折腾,每次总是弄的她燥热难耐。而随着年纪的增长这种燥热不但没减少,反而愈加强烈。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有时候整个人说着话,忽然有所触动,那种燥热感就会不期而遇。

  这种感觉对她来说,真是无比的煎熬,简直要发疯。而酒精更是催化这种欲望的元素。每次喝点酒之后,那种燥热的感觉都会比平常更加强烈。

  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一般非必要的话,她都会尽量避免饮酒。

  不过,何权对这方面却好像没什么意识根本理解不了她的痛苦。

  而且何权,虽然那方面不行,但在别的方面却十分迁就。

  此时,他见有这么好的酒,自然不肯一个人独享。见何玉珍拒绝,还以为她是担心喝醉了,没法做家务。

  连忙笑着劝道:“玉珍,喝一点,没关系,这晚上了,超市又不用开门。实在喝醉了,锅碗我来洗。”

  何玉珍被他劝都没办法,只好微微一笑,解了围裙,拿过一个小杯子,道:“那我少喝一点。”

  不过,这酒味道还真不是盖的,不仅香味醇厚,而且喝起来也十分顺口。何玉珍一口酒下肚,也不禁眼睛一亮,“咦,这是啥酒,怎么好像还有一股药香。”

  “还真是,看来这还是药酒,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竟然弄到了这么好的酒。”何权喝了一杯,也是连连赞叹,忽然他的动作一顿,脸上现出一丝喜色。有些激动的看着何玉珍道:“玉珍,我好像起来了。”

  何玉珍闻言还没明白,眨着眼睛愣愣的道:“起来了,你又没睡,起来个屁啊。”

  “不是,玉珍,你摸摸。”不知是不是因为激动的缘故,何权说话都有些颤抖,脸色也有些潮红。

  何玉珍还在发愣,手已经被何权引导到了裤裆上,“啊。”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东西在她掌心中一跳,何玉珍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受到了惊吓。

  这东西,这些年来,也不知道在她什么折腾过多少回,何曾有这么威武过。

  “玉珍,咱们上楼吧,等一下,我得多喝点。”何权有些激动的一把搂住何玉珍,这些年他第一次是因为冲动,而不是为了努力实验,去碰何玉珍的身体。不过,他本来正要抱着何玉珍上楼,只是想了想,又连忙抓起酒杯往口中狠狠的灌了一大口。然后才志得意满的道:“行了!”

  何玉珍脸早就红得想红布一般了,但身体里那股燥热却烧的她浑身发软。闻言忍不住扑哧一笑:“死相。”

  ……

  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人世间从来如此,与何支书现在的幸福相比,同样作为鼓坪村最高领导人之一的龙平现在却是愁云惨淡。

  这一段时间,龙村长确实不太顺,先是全村最气派的门楼子,被叶林一石磙砸成了废墟。而他偏偏还拿那小子没办法,这让他在村里的威信大跌。

  这事还没解决呢,儿媳妇却又不见了。

  另外说好要帮他教训叶林的张光头也迟迟未到。

  这晚上龙家一家人,再次坐到一起开起了家族会议。

  龙平作为龙家最有威望的人,同时又是鼓坪村的最高领导人之一,在这样的会议上自然要第一个说话。

  “怎么办?”龙平一开始的语气就十分沉痛,他眉头紧锁。不过,这个问题太笼统了,龙家的其他成员自然没法回答。

  他也没指望有人回答,只是略一停顿,继续又道:“我们家最近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先是让叶林那小子一阵捣乱,不仅把门楼子给砸了,而且连王家的鱼塘也给我弄黄了。现在我要拿过来最码要花好几万。”

  “更重要的是这小子这么一搞,连何权那个窝囊废都想跟我别劲了。我看他很想支书村长一肩挑呢。哼哼,野心还真不小。”

  龙平说到此处忍不住冷笑一声,表示对何权的不屑,何权作为一个外来户,还是何权老子当年下乡来到鼓坪村的,何家在这里没啥地气。单单何权一个人,根本不成气候,他也从来没把何权放在眼里。

  “不过,最近村委会里确实有些人开始不太服我了。村民之中也有一些人鼓动说要从选村干部。这马上就要到改选的时候了,万一我真被弄下去了,那么我们龙家在村里的利益肯定要受到侵害。”

  “这个时候,大家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有什么办法都提出来。还有小涛婆娘的事,这也必须要解决。不然传出去都是笑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