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杜月,叶林的印象并不深,虽然两人说起来也是同学。

  但那个时候农村学生不想城里的学生,毛都没长就知道谈恋爱,农村的孩子,尤其是初中这个阶段的孩子,男女生直接很少有什么交集。

  就算是那个男生真有点喜欢某个女生,表达方式往往也比较另类,往往都是揪辫子,或者往对方文具盒里放蚂蚱之类的。

  叶林读初中的时候,同样对女生没什么概念,唯一玩得比较好的也就是李小芳了。

  对于杜月,在他印象中,只是隐约记得是一个有比较瘦,有点文弱的女生。其他的还真没什么印象。

  后来杜月嫁到龙家,跟叶林同样没什么交集,虽然偶然会在村里或者下地的时候遇见,但每次最多也就是打声招呼,诸如:下地哩?吃了没?之类的,更多的时候则是点头一笑而已。

  唯一的感觉就是比读书的时候丰满了,漂亮了,虽然当时可能有些惊艳,但也没多想什么,过后就忘了。

  对于她竟然自己都已经那样了的情况下,还来给自己报信,叶林多少有些意外。

  但不管怎么说,想到她一个女孩子,还背着一个未满周岁的孩子,这大晚上的,虽然说是公路,但农村可不比城市,这种乡村公路,白天都没啥车。这半夜路上根本就拦不到车。

  而且从鼓坪村到镇上这一段路,两旁边根本没什么人家,反倒是坟地挺多的。这种情况,他不能不管。

  不然,万一她路上真出了啥意外,他将来非得愧疚死不可。

  虽然他也知道这样追上去,万一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肯定会传出很多闲话,甚至龙家还有可能因为赖上他。

  不过,他也不怕。那些老婆娘,要嚼舌头,让她们嚼去,反正他身正不怕影子斜,至于龙家,人家连黑社会都找上了,他还有啥顾忌的。

  骑着自行车,一路狂追,没过多久,他便看见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单薄的身影站在路边,叶林隔着老远,便认出了正是杜月。她背对着叶林,叶林也看不清她的神情,只能依稀看她不停的朝两边张望,很是无助。耳边也听见有婴儿的啼哭声。

  叶林见此,心中不禁有些暗暗发酸,同时又有些恼怒,心里暗骂:“龙小涛,那狗日的真不是东西,这么好一个女人不知道好好疼爱,却生生把她逼到这样的地步。”

  ……

  杜月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了鼓坪村,心里从来没有这样无助过,虽然鼓坪村和龙家已经越来越远了。但她却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究竟会走到哪?

  才离开村子的时候,倒还好,心中憋着一股气,脑子里除了对未来的担忧之外倒也没想什么。

  只是离村子越来越远,公路两旁的人家也越来越稀,杜月终于忍不住有些害怕起来。

  夜晚的乡村公路,不要说车子,连一个行人都没有。除了偶尔一阵风吹过荒野的声音,寂静得让杜月觉得自己和这条公路一起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而道路两旁的树木和坟茔似乎也在故意欺负这个柔弱的女子,一个个都在惨白的月色里露出狰狞而幽秘的诡异气息。似乎随时准将她带到另一个世界去。

  杜月越走越害怕,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为了保护孩子,也为了给自己壮胆,她把孩子从背上解了下来,抱在怀里,虽然这样要更吃力一点。

  不过,看着孩子的脸却让她多少能安心一些。心里也更有动力。

  只是没走多远,孩子却突然被什么惊醒了一般,猛然睁开了眼睛。随即又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杜月吓了一跳,没办法,只好在路边停了下来。放下帆布包,想要把孩子哄睡着,但原本一直都很乖的丫丫,这一次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似的。

  无论怎么哄,也停不下来,喂奶也不肯吃。哪怕把奶-头塞进她嘴巴里,她也不肯停止哭泣,反而拼命的把她往外推。

  “怎么搞的,丫丫,你怎么了,别哭,哦哦……”哄着哄着,杜月自己也忍不住跟着哭了起来。

  “杜月。”正在她感觉到快要崩溃了的时候,忽听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杜月猛然一惊,回头一看,却见一个青年男子正跨在一张自行车上对她微笑。这个男人自然就是叶林。

  看着她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叶林莫名的升起一丝怜惜之意,还以为是自己突然出声吓到她了,连忙柔声道:“杜月,不好意,没吓到你吧,……”

  酷{1匠"网唯X|一p正,_版,《c其*他都_)是:盗4版…F

  不过,他说到一半,却忽然一下有点怔住了。因为他来的突然,杜月转过身来,但手却还依然向上提着上衣,雪白的乳-房也半露在外面。

  叶林楞了一下,老脸微红,随即连忙移过视线。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要说什么,却忽听杜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叶林吓了一跳,“杜月,你怎么了?”当下也顾不得许多了,连忙把自行车丢在一旁,虽然眼睛不敢去看她的胸脯,但却不得不上前。

  只是他干别的事情还行,但哄女人,他还真没有过经验。虽然知道她大概是被吓着了,而且也急坏了,也只能笨拙的拍着她的后背道:“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呢。”

  说着话,另一只手又悄悄的扯了扯杜月的衣衫,见那一对白兔终于被挡住了,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在意这个,但要是一直这样摆在眼前,他还真有点扛不住。

  好在杜月这会,终于也缓过来了,抽泣了几声,终于收住了泪水。而奇怪的是,她怀里的丫丫不知是哭累了,还是怎么的,此时也停止了哭泣,再次闭上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

  “叶林,对不住,我刚才……”杜月回过神来,这才想起刚才自己的样子似乎有点不雅,忍不住有点脸红,倒让她原本发白的脸上多了一丝血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