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你也坐下一起吃点呗。反正这么多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叶林结果宋莲花递过来的饭碗,有些不好意的招呼道。

  “不用,我吃过了。你要是觉得姐在旁边,你不好意思吃,姐就先回去,碗筷我待会再来拿。”宋莲花像是看破他的心思似的瞟了他一眼,嘻嘻一笑。

  “不是,不是,我就是觉得饭菜太多了,吃不完浪费了。”虽然他确实被看的有点不好意,但宋莲花这么一说他反倒不好意思承认了,连忙矢口否认。

  而且他确实有点饿了,他到现在还是早上吃的,在道观又因为那一口灵酒醉了半天,这酒醒之后,精神旺盛,肚子却越发饿了。

  这会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而且宋莲花的手艺确实不差,虽然比张春元差了少许,但却也十分可口。而且这个世界的食物似乎也特别好吃似的。

  @更me新最x快q‘上酷W√匠网A

  虽然嘴巴上说吃不完,但一吃起来却风卷残云一般,很快就是两碗米饭下肚,桌上的几盘菜也被扫去了大半。

  宋莲花看他吃得香,也很开心,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怔怔的,有些出神。等叶林扫光了桌上全部的饭菜,她才回过神来,有些戏谑的呵呵笑道:“怎么样,好吃吗?要是不合口味,下次给你换换。”

  叶林打了个饱嗝,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把那么多饭菜都吃了个精光,有些不好意的嘿嘿一笑道:“大姐,你做的饭菜太好吃了。”

  说着话,连忙便站起身来,打算把碗筷收起来拿到院子里洗好再还给宋莲花。

  宋莲花见此,忙道:“不用,不用,你一个大男人哪能做这些事,我带回去洗就可以了。再说你这里啥都没有,也洗不干净。”

  叶林一想也是,这里连个抹布和热水都没有,更不要说洗洁精了。以他的技术,光是清水还真洗不干净,这些碗筷。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道:“这,怎么好意思,白吃白喝了,还要让你忙活。”

  宋莲花闻言脸色忽然一冷,道:“你老是这么客气,是不是不愿意跟姐接触,怕村里人说你跟我一个寡妇走得这么近,说你闲话?”

  “不是,不是,莲花姐,你误会了,我是……”叶林闻言慌忙解释,只是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宋莲花看他慌慌张张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傻瓜,姐逗你玩哩,姐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不然姐理都不会理你。”说完还朝他抛了一个娇媚的眼神。

  叶林看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只好呵呵傻笑一声。站在旁边看她收拾碗筷。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忽然觉得这样还真像是一家人似得。

  忽然他心中一动,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姐,听说你是灵裁师吧。”

  宋莲花听不知不觉中把大姐换成了姐,不但没在意,还挺高兴的。闻言微笑道:“是啊,怎么,你想跟姐要新衣服啊?那你可要听话一点才行。”

  两人说着话,彼此也熟络了,叶林也看出来了,这个姐姐别看说话老是逗弄他,其实却真是把他当成了弟弟。所以对她这种有些隐晦的挑逗也免疫了。

  闻言只是嘿嘿一笑,道:“新衣裳我是不要,不过我却想要跟姐姐拜师。”

  宋莲花收拾碗筷的手一顿,有些诧异的道:“咋,你想学灵裁术?”

  “姐,其实我在家乡就是一个裁缝呢,不过,手艺差了一点而已。”他这后半句话,说的却有点心虚,他的手艺那不是差了一点,是差了无数点。

  想象看他父母虽然是裁缝,但也只是一个乡村裁缝而已,手艺能高明到哪去。而他父母去世的时候,才刚刚十四岁,虽然耳濡目染,也并没有学到啥手艺。

  这些年来虽然守着成衣铺子,其实除了自己穿的两件衣裳,根本没给人做多衣裳。乡下人一年到头能做几件新衣裳,就算有,谁会拿给一个小屁孩瞎折腾。

  他之所以想学这灵裁术,也只是一时兴起而已。毕竟他一家人都是干这个的,对这一行有点好感。

  不过,他有些怕宋莲花误会他想抢生意,所以连忙又补充道:“姐,你放心,我学会了也不会在村里开店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抢你生意。”

  宋莲花听说他还是裁缝,不禁更加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闻言娇嗔的瞪了他一眼,道:“弟弟,看你把姐说得多小气似得,那个破店铺,你要肯要,姐姐高兴还来不及哩。其实村里大家虽然很多人都有店铺,但大家主要还是种地。这村里才多少人家,光靠店铺早就饿死了。这样吧,你要真想学,你明天到我铺子去。”

  其实她这话,说的一半真一半假,村里人开店铺都是副业没错,但要说她真不在乎生意也是假的。

  不过叶林开店她确实不担心,如果叶林真肯要她的店铺,她反而会高兴。她早就看出来了,叶林并不是一个会占人便宜的人,谁给了他好处,他肯定会加倍奉还。

  她之所以会跟叶林走进,一来,她确实看叶林顺眼,心里或许有点意思。但最主要还是她看准了叶林的为人。

  不然,她都做了这些年的寡妇了,村里打主意的多了,但一个得手的也没有。难不成还真突然发花痴了不成。

  叶林虽然知道她应该会答应,但也没想到她会这么痛快,他这一天找好几个人帮忙,虽然这些最后都帮了,但每一个都要提一两个条件。唯一没有提条件的就只有这位宋大姐了。

  心下也有些感激,不过,这事他心里有数就行了,过多的客气话也没必要说了。不然还显得生分。当下也没多说,只是点头道:“好,我明天一定去。”

  宋莲花闻言一笑,道:“好,天也不早了,你也歇着吧,我也会去了。以后,你要不嫌弃,吃饭就到我家来。也不用老去张春元的酒馆,浪费源点。”

  叶林闻言呵呵笑道:“姐,你这要把我当小白脸包养起来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