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钰琳一听这小子要赖账,立刻脸色一变,恶狠狠的道:“什么意思,小子,你这是戏弄本仙师吗?”

  叶林一看这位仙师翻脸比翻书还快,忍不住一阵无语,也懒得跟她多说了,不然等下说不定就变成一百坛了。心里暗道:“随便吧,十坛就是十坛,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当下干脆光棍点,道:“好吧,十坛就十坛,不过眼下别说灵酒,就算是酿灵酒的灵谷都没有。仙师要是想喝灵酒,就得先给我一本修仙功法,然后我才能学灵植术去给人家种灵谷,人家才有灵谷酿酒。怎么样,您看着办吧。”

  “呃,”乔钰琳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反过来讹上自己了,忍不住一愣,不过,随即又恢复了懒洋洋的表情,戏谑的笑道:“呵呵,你还赖上了,呵呵。”

  “不过,你想要修行功法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叶林听了她前半段话,都以为这事已经没戏了,却不想,突然又峰回路转了。虽然不知道她这条件是什么,但还是毫不犹豫的道:“没问题,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办得到。”

  “带我离开这里。”

  叶林闻言不禁一愣,“呃,什么意思?”

  乔钰琳这次却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缓缓的吐出一口烟云,过了半晌才淡淡的道:“你不要多问,你只要说你肯不肯就可以了。”

  叶林想了想,点头道:“这个没问题,只要我能做到,自然没什么不肯。”

  乔钰琳闻言这才满意的笑了,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叶林见此,知道自己八成又被坑了,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他现在求着人家呢。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

  杜春梅知道杜月是真下定决心要走,也就不再劝了,只是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哎,作孽啊,你这样子出去,怎么生活呢?还带着个孩子。要不,你把孩子留下来,出去站稳了脚再说。”

  杜月闻言眼神也忍不住一黯,不过,随即又坚毅起来,咬牙摇头道:“不,丫丫就是我的命,不瞒二姐,如果不是为了她,我早就死了。反正我有手有脚,总饿不死。姐,我先走了,不然要是被他家人发现我就走不了。”

  “哎……”杜春梅闻言又叹了口气,见她要走,连忙一把拉住她,道:“你等等。”

  说着返身从大衣柜拿出一个铁盒子,犹豫了一下,便伸手将里面所有的整票子全部拿了出来,塞在杜月手上,道:“姐也没办法帮不上什么忙,这两千块钱你拿着。另外这是你姐夫的电话号码,你出去之后,给他打电话。他在外面这么长时间了,说不定能有点熟人,到时候,你让他给你找个活。”

  杜月犹豫了一下,有心要拒绝,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这一出去,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要是自己一个人就算了,可是自己还带着丫丫,就算自己饿着肚子也不能让丫丫饿着。

  当下咬了咬嘴唇,却也只好点点头,道:“姐,谢谢你,我……。”

  不过,说到一半,却说不下去了,最后只好勉强说了一声“我走了。”便毅然决然的转身融入黑暗之中,她怕自己要是在多听一秒钟,就会忍不住嚎啕大哭。

  杜春梅站在门口,看着杜月跌跌撞撞的身影越来越远,一直到消失在黑暗的尽头,才忍不住叹了口气,“哎,作孽啊。”

  过了半晌,才反身要回屋,不过,随即又想起了叶林的事。本来想着等天亮了,再去找叶林。这么大晚上了,她一个做嫂子的跑去敲小叔子门,村里人听见,肯定又有闲话。

  但躺回床上,却怎么也放不下心。

  翻来覆去想了半天,最后还是一骨碌爬了起来,“不行,我还是得去让叶林连夜就走,万一明天龙家就把人喊来了,可怎么好。”

  想到此处,她再也等不下去了,匆忙穿好外套。想了想却没有直接去叶林家,而是来到隔壁叶根发家。

  叶根发也同样是叶林的本家,按辈分叶林还要叫一声叔。

  杜春梅来到门口,一砸门,出来开门的却是叶根发家的大小子叶金贵。一个手里还拿着铅笔,看样子还正在做作业。口中嘟嘟囔囔的,“电视不让我看,做作业也做不安稳。”

  不过,他一看门外是杜春梅立刻眉开眼笑起来,“二嫂子,你来找我妈?妈,是二嫂子来了!”这小子平时可没少在杜春梅家骗糖吃。

  这时根发媳妇,也闻声从里屋走了出来,也没穿裤子,就套着一件汗衫子,下身穿着大红的花裤头子,大腿白花花的露在外头,有点下垂的胸部也隐隐可见。一手还拿着一把蒲扇,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

  看见杜春梅立刻招呼道:“哎唷,春梅呀,你这大晚上的怎么还来了,不是家里出事了吧。来来来,快进来,快进来。”

  金贵一看自己老娘这架势,再一看春梅嫂子亭亭玉立的模样,顿时觉得有点丢人,忍不住不满的道:“妈,你看人春梅嫂子多整齐,你看你这样,哼,真丢人。”

  根发媳妇闻言一蒲扇打在这小子脑袋上,没好气的骂道:“你这个小王八,还嫌你老娘给你丢人了,嫌丢人别叫我妈,还不去给二嫂子倒茶。”

  说完自己也呵呵笑了,对杜春梅道:“呵呵,我这人就是怕热,他二嫂子,你别笑话。哎唷,你说这才刚过五月节,怎么就这么热了。这家里电扇又坏了,这真是要热死了。”

  一边说着,一边又使劲的扇了,再次问道:“哦,他二嫂子,你这晚上来,是有啥事吗?”

  杜春梅看着这母子两,也是一阵无语,好在大家都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他也早就了解这个婶子的个性,倒也没在意,好不容易逮到插嘴的机会,连忙道:“不是我家事,是叶林……”

  说着又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不过,关于杜月的事她却没说,只说是听村里人说的。根发婆娘,名叫王桂枝,虽然心肠很好,可却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嘴巴。要是把杜月晚上来找她的事说出来,保管明天一早全村人都知道了。

  好在王桂枝也不是一个细心的人,听完之后立刻就一惊一乍的道:“哎唷,龙平这狗日的,怎么敢这么无法无天。还说是村长,竟然勾结地痞流氓,这还有王法吗?”

  小金贵正好端着个茶杯走过来,闻言接口道:“哼,这算啥,龙平那老狗还偷看杜月姐洗澡呢。”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王桂枝闻言没好气的瞪了金贵一眼。不过,随即自己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杜春梅笑了一下,却又怕小孩子不懂事到处乱说,到时候坏了杜月的名誉,连忙叮嘱道:“金贵,这话也到外面可不要胡说。”

  金贵闻言却不屑的道:“这我当然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两人见他故作老成的样子都不禁好笑,王桂枝再次瞪了他一眼,“就你能。”

  随即却又唏嘘的道:“不过,说起来小月那丫头也真是倒霉,多好的人才,要面子有面子,要条子有条子(身材)。可惜却摊上那么个贪财的娘老子,为了点彩礼,楞把那么好一个闺女给推火坑里了,哎,作孽呀。”

  一旦说到这些家长里短,王桂枝的话顿时如长江之水绵绵不绝起来。

  不过,杜春梅一时却有些走神了,说到杜月,她忍不住朝外面漆黑的夜色看了一眼,这么晚了,连车都没有了,小月带着个孩子赶夜路,不会出啥事吧。哎,早知道,刚才应该先去喊叶林,正好两人一路走就好了。

  想到此处,杜春梅忍不住一拍额头,“天呐,这一打岔,险些把正事给忘了。”

  “婶子,我本来想过去知会老四一声,最好让他连夜就出去避避,不过,这大晚上的,我一个做嫂子的去叫门又有点不大方便,所以这才过来看看根发叔在家不。”

  王桂枝闻言也丢下了杜月的话题,道:“这倒是正事,你根发叔谁知道又跑哪去了,八成又到哪个勾魂鬼家赌钱去了。一天到晚就在家呆不住。不过不要紧的,让金贵去叫一下就是了。金贵,你拿把手电筒,去你四哥家一趟,告诉他,就说你大叫他有要紧事。”

  “我作业还没写完呢。”金贵坐在那里,咬着笔头,有点不大乐意动屁股。

  “屁个作业,你那铅笔头都咬成火把了,也没见你写出一道题来,赶紧去!”王桂枝喝道。

  杜春梅在旁忍不住好笑,柔声道:“金贵听话,嫂子家还有巧克力,回头再给你拿一包。”

  “好嘞,我这就去。”这小子一听说有巧克力,作业也不重要了,把铅笔一丢,爬起屁股就往外跑。

  “他二嫂,你别惯着他,巧克力那么贵。这小王八蛋东西,你妈叫你都叫不动,巧克力一叫你,你全身都是劲。”王桂枝见自己叫了半天,还没有一个巧克力好使,不禁没好气的笑骂了一句。随即又朝已经跑到大门外的金贵喊了一声:“大晚上的,你不拿个手电筒啊?!”

  “这好大太阴(月亮、月光)哩,哪个手电筒费劲巴拉的。”金贵闻言却头也没回,说着话早就跑出院门外了。

  “你爱拿不拿,磕死你活该。”王桂枝嘴巴上骂着,却忍不住担忧的探头朝外瞧了瞧,不过,金贵却早就没了踪影。

  杜春梅在旁见她嘴硬心软,忍不住好笑,随即又道:“婶子,其实金贵挺聪明的,你别老骂他,你看电视上都说,教育小孩子要多夸奖。”

  王桂枝闻言忍不住冷笑道:“哼,聪明,聪明有个屁用,一点都没用在正道上,前天考完试回家,他大问他考多少分?他说一百分。他大高兴得屁淌,结果到学校一问,才晓得一百分是百分,不过,却是语文数学加在一起。”

  “他大来家骂他,他还理直气壮的说,‘我上个学期全班倒数第一,这个学期的倒数第二了,前进了一倍,你还想怎么样?’就这样还夸他,再夸不是要翻天了。”

  杜春梅闻言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王桂枝自己也跟着气笑了。

  两人着话约摸过了一盏茶功夫,金贵才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一进门就叫道:“叶林那狗日的睡的比猪还死,我拍了半天门,根本叫不开。”

  “什么狗日,狗日的,四哥不知道叫,再没大没小的乱嚷嚷,老娘把你嘴巴撕到耳根去。”王桂枝闻言没好气的骂道。随即又问道:“你看清楚了没有,你四哥是不是不在家?”

  金贵对自己老娘的批评根本耳充不闻,端起桌上的茶大口的灌了几口,这才摇摇头道:“那我就不晓得了,反正我看他家大门是从里面栓的,在不在家我就不知道了。”

  “门从里面栓的肯定在家了,这叶林也是的,怎么睡的这么死呢!”王桂枝有些疑惑的道。随即又对杜春梅道:“真不行,就明天早上再说吧,反正龙家就算搞什么动作,也不可能是今晚上。”

  酷K匠网永n久JF免费b看“小$说X\

  杜春梅闻言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站起身来,有些不放心的道:“不行,我还是得去看看。我到不怕他们家晚上搞啥动作,我就怕龙家一旦联系到了那些流氓,叶林再要跑就不好跑了。”

  说着话,人已经走到了门外。

  王桂枝微微一愣,有点奇怪杜春梅怎么这么关心叶林,不过她也没多想,只是低声道:“春梅这丫头,真是热心肠。”

  小金贵却追到门口喊道:“二嫂子,巧克力你可别吃完喏,明天我上你家拿啊。哎唷,王桂枝,你干啥又揪我耳朵?!”

  “哟呵,你个小王八蛋,还能耐了,我还揪不得你了是吧,王桂枝是你叫的啊?”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鼓坪村这边暂且不说。

  ……

  “这就是你要的修炼功法,另外看你还蛮顺眼的份上,再免费赠送你一本武技。”乔钰琳这一次倒也干脆,见叶林已经答应了她的要求,也没多说,立即便痛快的拿出两本看起来很古朴书籍递给了叶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