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是在哪?飞云……”乔钰琳朦朦胧胧的睁开眼,虽然身体已经醒了,但意识似乎还有点迷糊,一时竟有点搞不清自己置身何处。习惯性的喊出一个名字,但却没有回应。

  过了片刻,才想起飞云已经死了,而这里也不是西凉城,而是大树村。嘴角不禁泛起一阵苦笑,一滴泪珠还没滑出眼角,已经被她抬手擦了。

  对了,刚才似乎有一个少年来拜访我,好像送了我一坛灵酒。

  “少年,灵酒?”乔钰琳猛然意识到什么,蹭的一下坐了起来,伸手一摸身上衣衫。还好,衣衫依然完好。乔钰琳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经过这么一吓,乔钰琳也彻底的清醒了。

  终于清楚的记起了之前发生的事了,想到自己竟然当着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喝的酩酊大醉,而且连自己怎么回房的都不知道。哪怕是曾经的西凉城第一人,也忍不住有点脸红。最后只能安慰自己:“算了,他还只是一个小男孩而已,还不算男人。”

  “多少年没喝醉过了,想到年千金也买不了一醉,如今区区半坛九品灵酒也能把自己醉的不省人事。哎……”想起当年,乔钰琳忍不住一声轻叹。忽然发现自己不仅衣衫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而且连鞋子那少年也没帮自己脱,忍不住有些娇嗔的道:“真是的,连鞋子也不知道帮自己脱一下,床都弄脏了。”

  不过,她话虽这样说,但嘴角却忍不住露出一些笑意,“想必那小子当时一定很狼狈吧。”

  想象着那少年慌慌张张从自己闺房中逃走的情景,乔钰琳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些。连心中对往事的回忆也被冲淡了。

  想到那少年不知走了没有,乔钰琳随意整理了一下衣衫和头发,迈步便走出了闺房。

  酷!I匠◎;网:唯一正5版/1,nF其‘他都是盗Ix版◎

  只是来到正殿一瞧,却发现那小子竟然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睡得连口水都流出来。而那坛已经被两人喝去了大半的灵酒也倒在地上,酒香四溢。

  乔钰琳一看这情形,顿时猜到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忍不住没好气的笑了起来,“这小子,送给别人的酒竟然还偷喝,真是太没礼貌了。哎呀,酒都洒完了,真是可惜。”

  捡起还剩下一点坛底的酒坛,有些肉疼的晃了晃,随即又用脚轻轻在叶林腰间轻轻的踢了踢,“喂,小子,醒醒,醒醒了,天亮了。”

  叶林迷迷糊糊间竟然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发了财,盖了全村最漂亮的小洋楼,置办了许多彩礼,兴冲冲的跑到李小芳家提亲。只是走到李小芳家却发现李三水正站在他家屋顶。

  忍不住奇怪的问道:“三水叔,你干啥哩?”

  不过,李三水低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开始大声的冲他大喊大叫,还不停的挥舞胳膊,似乎很愤怒,又很伤心似得。但不知怎么回事,两人隔得也不远,但李三水说啥他就是听不清。

  李三水很急,他也急,便道:“三水叔,你下来说吧。”

  这时候李小芳家忽然走出一个女人,不是李小芳也不是李三水婆娘,竟然是杜春梅。叶林一愣,正要问:“嫂子,你怎么在这?”

  不过还没等他说话,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蹭了自己一下。低头一看,却是李三水家的老黄狗。

  忍不住呵斥道:“老黄,别闹!”

  只是连喝几声,老黄却越拱越来劲,甚至还用脑袋撞他。叶林忍不住勃然大怒,抬腿就是一脚。

  只是这一脚踢出,却踢了个空,叶林猛然惊醒过来。

  抬头一看,却发现面前站着一个身着男装美貌女人,正戏谑的看着他。见叶林醒来,冷笑道:“小子,你也太没礼貌了吧,把我的酒偷喝光了不说,还跑到别人家睡大觉来了。”

  叶林楞了半晌,这才想起这个女人是谁,不禁一阵冷汗。连忙站起身来,有些尴尬的道:“不好意,不好意,那酒太香了,我忍不住,呵呵……。”

  不过,随即又意识到不对,那酒不是自己的嘛,怎么就成了偷酒喝了。不过,他眼下有求于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呵呵傻笑一声。

  乔钰琳见他傻乎乎的模样,忍不住又有点想笑,不过口中却继续戏谑的道:“酒香你就偷喝,那要是人,那什么,你还……哼。”

  她本来想说,那要是人香你还不把人也偷了。不过,说到一般突然意识到什么,支吾了一声,最后变成一声冷哼。俏脸上却禁不住微微一红。

  叶林听她话说到一半,突然含糊起来,再看她脸上的红晕,也大概意识到了她的口误,心中也忍不住有些好笑,暗道:“仙师大人您就挺香的。”

  不过,不说他现在还有求于人,就算人家仙师的身份,他也不敢随便调戏人家。更何况这女人虽然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可实际上说不定都已经是七老八十的老妖怪了。想到跟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妖怪打情骂俏的情景,叶林就忍不住一阵恶寒,连忙道:“对不住,对不住,是我太失礼了,要不下次我在弄一坛灵酒赔给仙师。”

  乔钰琳不知道自己在叶林心里已经变成了一个老妖怪了,见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口误,还暗暗松了一口气。听他说下次再赔一坛灵酒,立刻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嘿嘿笑道:“好,小子,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是本仙师逼你的,现在你欠我一坛灵酒。”

  叶林看她一副偷鸡小狐狸的模样,这才知道说了半天这才是她的本来目的,忍不住一阵无语,不过嘴上却陪着笑道:“一定,一定,不就是一坛灵酒嘛,就是十坛也不算什么。”

  乔钰琳闻言,眼珠一转,老实不客气的道:“行,那你就欠我十坛。”

  叶林一听这话,忍不住一愣,随即忙道:“喂喂,不是吧,我就是这么一说,你这涨价也涨的太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