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白天要逃走却不是很方便,一直都没找到机会,一直到晚上,龙家人都坐在外屋商量对付叶林。她好不容易才把孩子喂饱了,哄睡着了。

  这才用背包带将孩子背在背上,悄悄拿上白天偷偷收拾好的简单行李。准备从侧门离开。

  只是她刚要走,便听见了龙豹的那个提议,心中不禁吓了一跳。脚下也忍不住停了下来。

  只听这时龙豹又道:“哥,大嫂,你们真是妇人之仁。别说这事不可能有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又怎么样?谁敢说什么?而且不但没人敢说什么,他们还只会更怕咱。”

  龙小涛也道:“就是,大,妈,这事没什么好犹豫的,是他先砸咱家门,留他一条小命已经是客气了。要我说,干脆弄死他,还更干净。不然要是让他跟何权那窝囊废搅在一起,大的村长搞不好就真保不住了。”

  龙平闻言似乎也下定了决心,一咬牙冷冷的道:“好,就按龙豹说的办,不过,豹子你可得小心一点,别出了纰漏。最好让张光头他们想个借口,别让人想到是咱家。”

  杜月在门外听了,只觉得手脚冰凉,这乡里乡亲的争争吵吵很正常,只是从来也没人真把对方置之于死地的。毕竟一个村子,说来说去,不是亲就是邻,抬头不见低头见。

  谁知道龙家人竟然这么心狠,竟然勾结黑社会,真要把人废了。

  想到此处,杜月一刻也不敢在这里停留了。这龙家人太可怕了。

  跌跌撞撞出了村口,杜月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真要这么走了时候有点不妥。

  那叶林说起来跟自己也是同学,念书的时候,关系还都算不错。难道自己要见死不救吗,他还那么年纪轻轻的,万一真被打断了腿,这一辈子岂不就完了。

  想了想连忙又返回村子,好在晚上农村人不怎么在外跑,所以她这一路上倒没遇到什么人。

  只是走到叶林家却发现屋里黑漆漆的,敲了敲门却没人应。不知是睡的太死了,还是怎么的?

  她又不敢大声喊,万一惊动了人,可就走不了。杜月急的直搓手,却又没办法。

  正着急的当间,转头一看,看见不远处杜春梅家还亮着荧光,似乎是在看电视。她心中一动。

  连忙跑到屋后窗户上敲了敲,见没人应,不得不加了点力气又敲了一下。

  杜春梅半躺在床上,眼睛虽然看着前面的电视机,但目光却有点发直,也不知在想什么。

  忽然听见房后的窗户有人在敲窗户,不禁微微一怔,眉头也轻轻皱了一下。

  更新最}快D上w酷^匠◎C网☆

  暗道:“这不知道又是村里那个砍头的杂种。”

  人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不是寡妇,可门前的是非也不少。

  叶旺才常年在外打工,结婚三年了,在家一共还不到一个月。村里那些个杂种自然也就把主意打到了她头上。

  所以杜月敲第一遍的时候,她便假装没听见。

  一直到杜月敲第二遍的时候,她冷冷的问道:“谁呀?”

  杜月在外面听见杜春梅终于答话了,心中不禁一喜,也没在意春梅的语气,连忙压低声音道:“二姐是我。”

  她跟杜春梅都是隔壁杜家村的,两人说起来还是堂姐妹,杜春梅在家里拍还老二,所以她才叫这一声二姐。

  杜春梅一听外面是个女人的声音,不禁一愣,打开窗户一瞧竟然是杜月,再看她背着孩子,手上还提着一个帆布包,更是有些惊讶,“小月,你怎么?快,我这就去给你开门,你快进来再说。”

  杜月闻言连忙道:“不,二姐,我不进来了。我就是来跟你说个事。”

  杜春梅正要往前屋去开门,闻言脚下一顿,有些疑惑的看了杜月一眼,问道:“啥事啊,小月,是不是龙小涛那杂种又打你了?你快进来,进来再说,你站在这里不是个事。”

  说着转身去了前屋。

  杜月见杜春梅已经去堂屋开门了,犹豫了一下,也只好转了过去。

  “小月,你这出啥事了?你先坐着,我给你倒被茶。”将杜月迎进屋之后,杜春梅再次问道。

  杜月见杜春梅忙着倒茶,忙道:“二姐,你别忙,我不渴。我来跟你说个事,我马上就走。”

  不过,杜春梅却还是把茶给她倒上了,听她说要走,这才再次注意到了她提的帆布包,忍不住诧异的道:“小月,你这是要去哪?”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在那个家是呆不下去了,我再不走,我就只能喝农药了。”杜月说着脸上现出一丝悲苦之色,接过茶杯却一口没喝。

  “小月,你到底发生了啥事?那王八蛋是不是又打你了。你放心明天我送你会娘家。”

  “我回娘家又有什么用,他们早就把我卖了。”杜月有些失神的道。随即轻叹一声,勉强露出一丝笑意,道:“二姐,其实来找你是说叶林的事。”

  “叶林?”杜春梅有些疑惑,不知杜月怎么还跟叶林之间有什么事,而且怎么叶林的事又来找她说?

  “嗯,”杜月却没注意到她的眼神变化。点了点头又道:“我刚才在龙家听见龙家人说要找现成的张光头他们对付叶林,还说要废了他的腿。”

  “什么?龙家人要疯了吗,这么点事,乡里乡亲的,竟然还要找黑社会打断人的腿,难道他们不怕犯法吗?”杜春梅闻言真是又惊又怒。

  杜月有些诧异的看了杜春梅一眼,似乎是没想到杜春梅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她也没多想。只是点点头,苦笑一声道:“法?这年头有什么法?法都是管老百姓的。”

  “本来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叶林,可是他不知是睡的太死了,还是怎么着,敲门也没人应。所以只好来告诉你,你明天看见他跟他说一声,让他赶紧出去躲一躲。”

  杜春梅闻言虽然仍旧愤怒不已,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当下也点点头道:“好,我明天就让他躲出去,小月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来说,我们还一无所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