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觉得胸腹之间一股热气缓缓上升,四肢百骸都说不出的舒服。简直好像要飞起来一般。

  他下意识的便想要站起来,只是这一站,却觉得脑袋有点晕。两腿一软,不但没站起来,反而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狗日,我也醉了吗?”叶林嘟囔了一句,便一头栽倒在地。

  ……

  鼓坪村,龙家。

  “狗日叶老四欺人太甚,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老子非要弄死他不可!”龙小涛恨恨的一锤砸在松木四方桌上。不过,由于太用力了,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显然他的拳头没有这四方桌硬了。

  这一天可以说是龙小涛长这么大以来最憋屈的一天。自从他老子当上村长之后,他在鼓坪村一直都犹如太子爷一般。谁敢不让着他三分。有些人连媳妇被他调戏了,也只能忍气吞声。

  想不到这次不但被叶林给打了,而且还被人家砸了门楼子,这样还不得不道歉。这简直是耻辱。

  -。更新最U快+i上x酷g%匠网

  龙平吸了一口香烟,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骂道:“你给我闭嘴,你丢人还嫌丢的不够吗?真不知道你像谁?”

  对这个儿子简直失望透了,人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怎么老子英雄一世,却生了这么一个窝囊废的儿子。

  姚凤英刚才在叶林面前不敢说话,此时一听龙平的话却不干了,闻言跳起来一把薅住龙平的衣襟,破口大骂道:“像谁?他是你儿子,你说像谁?龙平你个王八犊子,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老娘就跟你没完。”

  “你狗日的,你天天跟赵秀莲那个骚货搞破鞋,你以为老娘不知道吗?现在你还说儿子不像你,你啥意思,你意思是说老娘偷人了呗。”

  “你个死婆娘,你胡说八道啥哩,什么搞破鞋,根本没有的事,你就知道听村里那些老婆娘嚼舌头。”龙平虽然在外面耀武扬威,但在姚凤英面前却也直不起来。他在床上本来就不行,从来没把姚凤英喂饱过,偏偏还喜欢在外面乱搞。姚凤英一发飙,他自然就挨了三分。

  老三龙豹见此也忙劝道:“大嫂,大嫂,这事回头再说吧,现在还是说叶林那事吧。,以前村里虽然有人不服我哥,但没人敢跳出来。但今天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对我哥威信打击很大。这时候要是有人从中作梗,我怕我哥这村长要保不住啊。”

  龙虎也道:“是啊,要是以前倒也好办,不服揍到他服。可是今天不知怎么的,我就感觉叶林那小狗日的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力气大的跟妖怪似得不说,下手他妈还那么狠。”

  龙虎说着,下意识的摸了摸现在还有些发闷的心口,心有余悸。

  “那怎么办?”姚凤英到底还是妇道人家,虽然撒泼放刁比谁都厉害,但说到正事,却没什么主见了。而且她也知道龙平是龙家的主心骨,一旦龙平失去了这个村长的位子,以后她在村里的地位也就保不住了。当下也不敢再纠缠龙平;了。

  龙平见姚凤英被吓住了,不再撒泼,也松了一口气。不过,一想到叶林他又忍不住皱眉。

  龙小涛虽然有些怕龙平,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大,你跟派出所的杨叔叔不是关系挺好吗?干脆打个电话让杨叔叔把狗日抓起来。”

  其他几人一听没说话,姚凤英在旁一听却是眼睛一亮,暗道:“还是我儿子聪明,这么好的主意都能想到。”当下忙道:“对,就应该把他抓起来,他力气再大,再能打,我不相信他还敢跟警察对着敢。”

  龙虎夫妻俩闻言也点头赞同道:“对,小涛这个主意倒是有道理。”

  龙小涛一听自己的主意得到老娘和叔叔婶婶的肯定,眼中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龙豹两口子在龙家都算是比较精明的,龙豹媳妇闻言,苦笑一声,道:“大嫂,小涛说的是很有道理。不过,那狗日的又没犯什么大事,警察就是抓了他,最多也就是打他一顿。关个十天半个月而已。他出来之后,会不会报复呢?他光棍一个,万一把他惹急了,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跑了也没地方去抓。”

  姚凤英和龙虎夫妻俩一听,也是立刻惊醒过来,一想到叶林抱着个石磙砸过来的情景,也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不过,龙小涛却还是有点不服气,愤愤的道:“那怎么办,难道吃了这么大亏就这么忍了?反正这口气,我是忍不住。”

  龙豹闻言笑了笑道:“其实我倒有个主意。咱们白的不行,就弄黑的。”

  他说到此处微微一顿,见众人都望着他,这才又道:“县城飞车帮的老大胡呆子和张光头跟我都是兄弟,要我说,干脆把他给废了。他叶林再能打还能弄得过那些亡命之徒不成,等打断他两条腿,看他还能举得动石磙不。”

  龙豹说着眼中厉色一闪。

  龙小涛闻言也是眼睛一亮,兴奋的道:“好,三叔,想不到你连张光头和胡呆子都认得,我听说胡呆子连县长的儿子都废过。废个叶老四还不是小意思吗?”

  但龙平却有点犹豫的道:“这样搞,万一将来查出来,恐怕有点麻烦吧。再说要是让村里人知道我们竟然跟黑社会勾结,只怕名声也不好听啊。”

  姚凤英这次,也点点头道:“是啊,这样做好像不太好啊。大家说来说去,总是乡亲呢,这样做传出去,可不大好听。”

  此时众人不知道,在门外同样有一个人也听见了众人的谈话。那就是杜月。

  其实她倒不是故意偷听的。白天杜月在屋里听到众人议论自己的话,又知道龙小涛在村里做的那些龌蹉事。只觉得心如死灰,甚至想到了一死了之,可又丢不下孩子。

  想来想去,反正这个家她是呆不下去了,再呆在这里,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这才下定决心要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