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林见此,忍不住一阵无语,这仙师长得倒真是漂亮,只是这形象反差也太大了吧。抽烟的时候倒还有几分优雅,只是这对着坛子灌酒,是不是太豪迈了一点。

  叶林无语,那美女仙师脸上也浮起了一朵红云,不过,叶林却知道,那跟害羞完全没关系。就是喝醉了而已。

  叶林见此,连忙劝道:“仙师,仙师,咱慢点喝行吗?”

  “怎么着,你瞧不起我啊?”美女仙师见叶林竟然瞧不起她的酒量,一瞪眼,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脚踩在椅子上,把酒坛往膝盖上一顿,“我告诉你,这种九品灵酒,不说一坛,就是十坛,也不过就是漱口而已。”

  叶林一看这位美女仙师的模样,心中暗道:“完了,这婆娘真喝多了。”不用说,村里那些酒鬼都一样,越是喝醉了,越不肯承认自己喝醉了。

  不过,这仙师酒量也太差了吧,这才喝几口酒而已。

  不过,口中却陪着笑脸道:“不是,不是,我哪敢?一看您就是海量。”

  美女仙师闻言,这才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算你小子有眼力,你也来,来一口?咦,你怎么变成两个了,不错啊,还会,会分身术。”

  叶林闻言连忙摇头,道:“不,不,我就……哎唷,小心……,哎,哎,您别睡呀,喂,你……”

  哪知他话还没说完,这位美女仙师,竟忽然一下朝他倒了过来。叶林,一惊,连忙扶住。再看,发现这婆娘竟然靠在他怀里已经睡着了,只是手里还提着酒坛子。

  叶林这次是完全无语了,这女人也太极品了吧,就这样也能成仙师?

  不过,让他惊奇的是,这女人虽然喝醉了,但呼吸间却没有一点酒臭味,反而有一丝淡淡的幽香。叶林也不知道这是人的缘故,还是酒的缘故。反正这丝幽香,让他意识到自己怀里抱着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貌若天仙的美女。

  刚才远距离看,只是觉得这位仙师真是漂亮到了极致,现在这样近距离的端详这位靠在自己怀里的仙师。叶林发现自己那点可怜的文化水平,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位美女仙师的美。如果硬要找一个,那就是怦然心动。

  身体也不自觉的有了反应,不过,不得不说,叶林的自制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虽然怀里抱着佳人,下身早就撑起了帐篷,但脑子里倒还清醒的很。

  口中苦笑,弓着腰一手扶着美女仙师,生怕那个不老实的家伙再蹭到这位美女仙师的什么敏感部位。

  一手轻轻的把她手里的烟袋和酒坛子取了下来。

  不过他这一动,怀里的美女仙师,竟好像被惊动了,口中嘟囔一声:“好酒,我还要喝。”

  随即竟然一翻身,顺势搂住了叶林的脖子,整个人都软软的挂在叶林身上。叶林长这么大,连女人的手都没怎么碰过,哪里经过这个阵仗。心中忍不住哀嚎一声:“我的个娘,这要了亲命了。”

  当下连忙把酒坛子和烟袋放在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四下看了看也没什么能让她躺下的地方。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而怀里的美女仙师竟然还在不停的蹭一下,蹭一声。弄的叶林内火急剧上升。

  最后干脆一把将她拦腰抱了起来。狠狠的骂道:“臭娘们,再蹭,蹭的老子火起,干脆把你给办了。”

  不过,这话他也就是说说而已。真让他干,这种事他还真干不出来。更何况,也没这个胆。人家可是仙师哩。他要真把她给办了,等人醒过来,还不得宰了他。

  不过,一直这么抱着似乎也不是个事。当即只好往刚才这位仙师走出来的偏殿走去。

  !6酷e匠G^网8#首oq发GC

  好在这道观房间也不多,所以很快便找到了这位美女仙师的闺房。

  按说一个男人这样贸然跑进一个陌生女人的闺房去,似乎有点不礼貌。但现在情况特殊,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位美女仙师虽然打扮不伦不类,行事也有点古古怪怪的,但闺房倒是十分整洁雅致,还有一丝跟她身上十分类似的幽香。不过,对叶林来说,这个地方却多少有点神秘色彩。

  尤其是偶然见瞥倒的一两件小衣裳,更是让他面红耳赤。当下也不敢乱看,匆匆将这位美女仙师放在床上,便逃也似的跑出了闺房。

  一直到他回到正殿,小心肝还在砰砰乱跳。叶林擦了把汗,长长的出了口气,用某个非著名相声演员的话说:“太刺激了!”如果再多呆一会,他怕自己真有点把持不住了。

  不过,想想自己此行的目的,叶林又忍不住苦笑,“这倒好,本来是来求修仙功法的,结果成了闺房一日游。”

  随即又摇摇头道:“不对,游是游了,但没日过。”

  说着嘿嘿一笑,就准备往外走,反正,那婆娘一时半会也醒不了,呆在这里也是白搭。只是忽然他又想起什么,一转头,正看见放在椅子上那半坛灵酒。

  浓郁的酒香,让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口水。“老子也来尝尝,这灵酒到底跟普通酒到底有什么区别。”

  说着话,便抱起那坛酒闻了闻,一股醇厚的酒香让他忍不住赞叹一声:“好酒,真是好酒,只是闻一下,就让人有点醉了。怪不得,那婆娘才喝几口,就醉的跟死猪一样。”

  说着话,又随手拿起那美女仙师的烟袋,把玩了一下,觉得还挺沉的。摇头一笑,放在旁边的八仙桌上。

  这才一屁股在椅子上,抱着酒坛就要喝,似乎又觉得有点不妥。刚才那婆娘也是对着坛子喝的,自己这样对着坛子喝,好像有点那个啊。

  但左右一看,也没看见啥可以饮酒的器皿,当即一想,“算了,反正老子没吃亏。”

  当即也抱着坛子,往嘴里倒了一口。这一口酒下肚,叶林忍不住眼睛一亮,“这灵酒,果然不愧是灵酒啊,这味道简直是太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