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完全没有问题。”叶林一听张月儿的要求,立刻点头答应了,这个要求对他来说,完全不算什么要求。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明白,忍不住问道:“我听说村长老头好像也是二级灵植师吧,为啥你不直接找他种呢?”

  “废话,他要是肯种,我还找你干嘛?”谁知张月儿听了他的话,却没好气的呛了他一句,随即又道:“你放心,白让你白种。”

  “你这死丫头,说话怎么这么呛呢?我是那个意思吗?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说,赶紧把灵酒给我拿来。”叶林被她呛的直翻白眼。其实他也就是好奇这么一问,既然张月儿不肯说,他也就懒得多问了。不就是种半年灵谷吗?这里半年,在外面也就是两三天而已。

  “我就这么呛,我高兴,哼。”张月儿说着,一甩麻花辫,走进里屋去了。不一会,报出一坛酒往叶林怀里一塞,道:“呐,拿去,我告诉你啊,小心点别打碎了,这可是我最后一坛了。”

  叶林接过灵酒,也懒得多说,只是点了点头道:“行,我知道了,谢谢你的灵酒。该多少钱,你让春元叔一块记账上。”

  说完便出门而去,口中忍不住嘀咕道:“本来挺好看一小丫头,怎么说话跟个朝天椒似得,这么呛人。”

  说着又回头看了一眼小院中撅着屁股忙来忙去的张月儿,摇摇头一笑。随即转身往村南的南山走去。

  按照村民的指点,不一会功夫,叶林便在南山脚下,找到了那位仙师居住的道观。

  道观不大,说是道观,其实也跟普通的农家小院差不多。只是建筑的样式有点差别而已。

  叶林走到道观前,发现院门开着,但往里张了张,却没看见人。便站在门口喊道:“请问仙师在吗?那个,我,不,在下……”

  叶林正打算学着电视里的古装人物,说一句在下叶林,前来拜访仙师什么的。不过,他话还没说完,便听里面人道:“有事就说,问什么在不在?”

  “呃……”叶林闻言不禁一翻白眼,心说,“狗日的,一个两个说话都这么冲。不问你在不在,我说给鬼听啊。”

  不过,听那声音,这仙师竟好像是个女子。并不是他之前想象的老爷爷。心中有些好奇,陪着笑道:“那个,呵呵,我可以进来吗?”

  “嗯?”这一次里面的声音却好像有点诧异,随即又道:“进来吧。”

  “哎。”叶林闻言应了一声,这才迈步走进院中。这才发现,这小道观,从外面看似乎只是比农家小院稍大一点,并无多少区别。但走来一看,便发现了两者的不同之处。

  一般农家小院,里面大多空荡荡的,最多在墙角有一两株果树而已。

  但这庭院中,确实芳草菲菲,其间还有几杆修竹,几株腊梅。可惜现在不是梅花开放的季节。

  就算是叶林这个大老粗,也看的出,这小院布置的颇为雅致。暗道:“这仙师到底于普通人不同,倒是有闲情雅致。”

  不过,走进道观里面一看,却发现这道观里面竟然没有神像,也没有任何祭拜用的物品,跟一般人家并无不同。心中不禁暗道:“这个仙师倒真是奇怪,既然不供奉任何仙神,何必又要建个道观呢?”

  叶林正打量着,旁边偏殿中走出一个人来,果然是个女子,而且年纪还并不大。看外表似乎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面容十分俊美。叶林之前也不是没见过美女,无论是李小芳、杜春梅,还是刚刚才见过的张月儿,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只是和此人相比,却还是差了一分。

  就是叶林看见,也忍不住呆了一呆。

  不过一身打扮却是有点不伦不伦,身上一身男装不说,手里还拿着一杆细长的烟袋。

  叶林一看这人不伦不类的打扮,不禁又楞了一下。心中对仙师的想象彻底被毁的粉碎。而且看她脸色冷冰冰的,好像不太好说话的样子。

  心中不禁有点紧张,点头一笑,叫了一声:“仙师。”接下来却不知该怎么开口了。

  仙师也打量了他一眼,随即冷笑道:“哼,你果然不是这里的原住民,这么说,你是继承者了?”

  说着话,走到一张太师椅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

  “呃,是,我不是这里人。”叶林闻言楞了一下,他到这里两次了,这村里所有人都叫他外乡人。陡然一听这个仙师,叫他继承者,忍不住楞了一下。

  不过,随即心中又是一动,这人既然知道我是继承者,想必她也是那所谓的继承者吗,那么他想必知道一些那些村民不知道的东西吧。当即连忙问道:“敢问仙师,难道您老也是继承者吗?”

  “哼。”仙师闻言冷哼一声:“我很老吗?”

  叶林闻言一愣,随即连忙道:“不老,不老。”

  但不说他还没意识到,这一说他才想到个问题,这个仙师到底多大年纪?有可能还真是一个老女人。

  G%更新/P最快上V酷●匠网“

  记得张春元说,他都不知道这个仙师是什么时候来这个村子的。张春元今年少说也有四十多了吧,哪怕十岁开始记事,这也有三十多年了。只是看这女人的外表,怎么也不超过三十岁。

  感情这仙师,还真能长生不老吗?

  想到此处他心中不禁有些火热,若是如此,那岂不是我也有机会吗。

  他正胡思乱想着,仙师好像也有点失神,片刻之后才轻轻吐出一口云雾,叹了口气道:“我现在还算不算继承者,我也说不清了。”

  “算了,说说,你来找我做什么吧?”

  叶林闻言也回过神来,想起了自己的目的,连忙把怀里抱的那坛灵酒递了过去。陪着笑脸道:“仙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请收下。”

  “好,酒不错。咦,竟然还真是灵酒,是从张家那小丫头那里弄来的吧?”这一直冷冷淡淡的仙师,一看见叶林递过去的灵酒,眼睛一亮。毫不客气的一掌拍开了泥封,也不用杯子,直接就对着坛口,灌了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