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林见此也敢失礼,也连忙拱手一一还礼,笑道:“大家不用客气,以后叫我叶林就好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大树村的一份子了嘛。”

  众人见他客气,也很高兴,道:“好好,叶小哥以后多多照应。”

  “不敢,不敢。”叶林也客气了两句。随即却有些沉吟起来,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虽然村长老头说他可以在村里所有商铺赊账,但他一时还真有些开不了口。而且他也不知道老头,打过招呼没有。万一他一说,人家却说不知道,那岂不是尴尬死了。

  那酒馆老板见此,似乎看破了他的心思,呵呵笑道:“叶小哥,咱们说的可不全是客气话。以后咱们大树村能不能繁盛起来,以后可就全靠叶小哥了。”

  随即又道:“另外村长也都给我们打过招呼了,叶小哥想用啥子尽管随便。灵源等叶小哥发达了再付不迟。”

  旁边有人道:“张春元,你小子就是小家子气,不就是一顿酒菜吗,还说啥子将来付。叶小哥,你尽管用,这一顿我张屠夫请了。”

  “就是,算我账上也行。”其他人闻言都纷纷开口,叫着要请叶林喝酒。

  张春元闻言也一拍脑袋,“你看看,我这是犯傻了,叶小哥,这是我不地道,这一顿,叶小哥尽管吃用,我分文不收。”

  “不不不,诸位太客气了,春元叔客气了。做生意哪能不要钱哩,哦,不是灵源,我老是说不惯。不过,我暂时确实没有,将来一定奉上。本来我初来乍到,这一顿应该我来请诸位,不过,我现在实在是身无分文,自己还要赊账,说请客实在有点说不出口。诸位且先记下,等有钱了,一定请大家喝个痛快。”

  说着叶林也就不再矫情了,找个位子坐了下来,又要了几个小菜,一壶酒。肚子也确实有点饿了。再加上以后要在这里混,怎么也要跟这些人混个脸熟,敢于那个仙师的事也还要跟这些人打探。

  本来他以为这小地方的酒菜无非也就是填个肚子。没想到这一杯酒下肚,却让他大吃一惊。这酒虽然看起来也就是普通的自酿米酒,可是这一入喉,却比鼓坪村那些村里家酿的米酒醇了不知多少倍。

  就算是他中午在何权家喝的那瓶啥名酒,也及不上这米酒口感的百分之一。

  忍不住又,夹了一口菜尝了尝,竟然也好吃的不得了。

  虽然叶林没去过城里的大酒店,但在他想来,就算是那些城里大酒店想必最多也就这个味道吧。

  “叶小哥,这酒菜怎么样?”张春元见叶林的神情,也忍不住有些得意。

  叶林闻言,也顾不得抬头,一边往口中夹菜,一边竖起大拇指道:“好,酒好,菜也好!春元大哥,你这酒和食材都是普通材料吗?怎么这么好吃?”

  “哈哈,怎么样,还不错吧?不过,这酿酒的材料和食材确实都只是普通的粮食和蔬菜。本来以我二级灵厨师的水平,也不是不能做真正的灵食,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咱村已经很久没有出产过真正的灵谷和灵菜了。”

  “至于这酒却是我姑娘酿的,嘿嘿,她可是咱村唯一的灵酒师哩。可惜,她除了当初晋升三级灵酒师时,酿过一坛真正的灵酒。之后也是和我一样,再也没有灵谷用来酿酒。所以,她的灵酒术也一直停留在三级初期,寸步不进。”

  “为什么呢,难道咱们村没人能种灵谷和灵菜吗?”叶林闻言忍不住有些好奇,虽然他不知道灵谷和普通粮食究竟有什么区别。但这普通材料做的都这么好喝,好吃,要是用那所谓的灵谷、灵菜的话肯定更胜一筹。

  张春元闻言却摇头一叹,“哎,这事不说也罢。”

  叶林见他意兴阑珊的样子,也知道大约有苦衷,当下也不再多问了。

  酒足饭饱之后,叶林终于记起了眼下的正事,当下问道:“对了,春元叔,我听村长说咱村有一位仙师,就住在村南,不知究竟是哪一幢房子?另外我听说那位仙师好酒,春元叔,还麻烦你再给我两壶酒,也给我一块记在账上吧。”

  叶林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自己现在还真是虱子多了不痒了。

  张春元闻言呵呵一笑,若有所指的道:“呵呵,看来叶小哥是想找仙师求基础仙法吧?”

  叶林闻言点点头,道:“是啊,不过,我看春元叔似乎话中有话啊。怎了,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吗?”

  张春元闻言呵呵一笑道:“其实也谈不上隐情,只是小兄弟被村长带了个弯子而已。”

  ☆*酷☆#匠o网qB首发3b

  先前那个张屠夫接口道:“狗日,我就知道那老货要坑叶兄弟。你看怎么着,竟然让叶兄弟去找仙师求功法,仙师的功法是那么好求的?”

  叶林听众人一说,才知道,自己果然是被村长那老东西给阴了一把。

  原来这个村子里要想获得基础功法有两条途径,一个就是现在叶林的这个途径,找那名神秘的仙师。据说那个仙师其实并不是大树村人,甚至有可能也是一名外乡人。但不知怎么的,被神灵拘禁在这个村的南山上。

  虽然传说他有一本非常厉害的基础功法,修炼那种基础功法,根基会比一般修炼者更加稳固,法力也更雄厚。但村里所有人的记忆里,也没人成功过。

  另外还有一条途径,则要简单的多,就是接受村长布置的一个小任务就能在村长那里换取基础功法。当然了,这个功法就要差一点了。

  张春元道:“其实,真说差也差不了多少,基础功法而已,再差能有多大差距。叶小哥,要不行,你还是去找找村长吧。”

  叶林一开始听了也很愤怒,想着就要去找那老头算账。

  但随即一想,却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村长也指望着靠自己发财哩,不然他千方百计把自己骗进村子干嘛。要是自己连第一关都过不了,对他有什么好处。而且更有一点,那第二条路,任务也是要村长布置。

  要是他刻意为难自己,故意给自己布置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自己又能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