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关派出所。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是来县里买古董的,当时只是跟你问路。你被人抢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把我撞倒在地上,手都弄破了,流了那么多血,我还没找你哩,你反倒讹上我了。”

  叶林觉得自己一辈子也没这么恼火过,从来也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女人。赵秀莲都比这女人贤惠的多。

  不过,他生气,这个叫做杨慧娇女人,却觉得自己比这个乡巴佬更应该生气。

  作为一个三十岁还没结婚的女人,年龄就是她最大的伤,偏偏这个土里吧唧的乡巴佬上就一口一个大姐。最过分的是,当自己已经表达了不满之后,这个该死的土贼,还变本加厉的叫自己姨。

  要不是当时在跟他斗嘴,当是自己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刚买的爱疯,还有好不容易才攒钱买来的包包。都因为这该死的土贼,一下子全没了。

  而且,最过分的是,这死土贼还捏了自己那里。

  杨慧娇此时自然也知道这土贼不可能是飞车党一伙的,她当时也是急昏了头才缠上了叶林,此时虽然想明白了,但心里总还是有一股气出不出来。

  闻言也不甘示弱,冷笑道:“卖古董,就你这样,你知道啥是古董吗?有本事你把古董拿出来看看。”

  她一说这话,叶林更生气了,要说这人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本来只是问个路,谁知道偏偏就遇到了这么一个纠缠不清的女人。更倒霉的是,到派出所之后他竟然发现自己那个玉牌不见了。

  他明明就清楚的记得,当时在那个公交车站自己分明就塞进了裤兜里,而且还用手拍了一下,确实是放进去了。而裤兜也好好的,并没有漏,怎么就不见了哩。

  杨慧娇看他不说话,一副憋屈的样子,心里顿觉一阵畅快。忍不住得意的道:“怎么没话说了吧?还古董哩,就你那土里吧唧的样子,自己是古董还差不多。”

  她这一说,叶林气的直咬牙,忍不住怒道:“你还有脸说哩,要不是你这死婆娘,我的玉牌怎么会丢?还有当时要不是你往我怀里钻,我早就抓住那贼了,现在还纠缠老子到派出所来。你简直有病。”

  “你说谁是婆娘?老娘是黄花大闺女,你都看不出来,你眼瞎啦。”

  “怎么着,你不是婆娘,还是爷们啊?你自己都说自己是老娘了,还什么黄花大闺女,你见过那个黄花大闺女做老娘的?”

  坐在两人对面,是一个戴眼镜的警察,一直不说话,就看着两人吵。此时听叶林这句话忍不住扑哧一笑。

  随即连忙收住笑容,敲了敲桌子,故作严肃的道:“你们两吵完了没有?”

  两人一看警官说话了,也不敢说话了。主要是两人吵了这么半天,火气也消的差不多了。都知道这事只好认倒霉了。

  那警察见两人都不说话,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这才笑道:“你们两这事,以我看他就是一个误会。”

  接着又指着叶林道:“至于他,你看他这土鳖样,那个劫匪会要他这样的同伙。”

  杨慧娇闻言扑哧一笑,不过,叶林却不干了,叫道:“警官,你这话可不不对了,我这叫淳朴,什么土鳖。再说了,那劫匪凭啥就不会要我这样的同伙了。”

  警察道:“那好啊,你既然不愿做土鳖,那咱就只好把你当劫匪同伙处理了。”

  叶林一听连忙摆手道:“别别别,我还是当土鳖好了。”

  “这不就结了吗?说你土鳖就土鳖呗,还不识好赖。”

  说完自己也笑了,随即又对杨慧娇道:“你的案子,待会再做个笔录,到时候我们会给你立个案。最近对这些飞车抢劫案,我们也在抓,回头有消息了,会通知你的。”

  杨慧娇闻言也笑了笑,点了点头,不过看她那样子显然是没抱多大希望。

  走出派出所大门之后,叶林一看天边太阳都快下山了。心里知道自己这一趟县城算是白跑了,不但白搭了二十块钱车钱,还把传家宝给弄丢了。忍不住又些垂头丧气。

  跟他一起走出派出所的杨慧娇,见他如此,不知为何突然感觉有些歉意,忍不住道:“那个,叶林,对不起,刚才我也是昏头了,才会误会你。”

  叶林闻言忍不住一愣,有些诧异的看了这女人一眼,这个蛮不讲理的女人竟然道歉,有些狐疑的道:“你,又想做啥,不是有啥企图吧?”

  “企图你个鬼呀,你那土鳖样,有啥值得老娘企图的。”说完正好一辆出租车过来,连忙伸手拦了下来,一扭腰钻了进去。口中兀自轻声嘀咕道:“这死乡巴佬,老娘好不容易跟人道回歉,竟然还不领情。”

  说完对出租车司机说了个地址,出租车顿时扬长而去。只是临走时还忍不住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叶林一眼。

  在她扭腰钻进出租车的一瞬,叶林忍不住微微楞了一下,看着出租车走远了,这才回过神来,口中喃喃的嘀咕道:“这城里的女人真特么神经病,怪不得长得那么漂亮,却嫁不出去。”

  随即才意识到,自己也要快点去赶车了,不然晚上可就得在县城过夜了。那样的又得花好几十块钱。

  等他回到枫林镇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个时间根本没有到鼓坪村的突突车了。只好又步行了四五里路回到鼓坪村,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

  @更w新G最快!上I酷匠{网

  不知是因为奔走了一天的缘故,还是因为什么,叶林觉得今天似乎特别累。平常哪怕干一整天的体力活,也没这么累。

  等他走进院门的时候,眼皮都抬不动了,就连洗澡的时候,都是半闭着眼睛。隐约间似乎觉得自己胸口上似乎多了一个图案。

  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根本没法思考。

  洗完澡,也没吃饭,甚至连自己怎么爬上床的都不知道。

  半醒半梦之间,隐约好像有个生意在耳边道:“财色洞天传承资格鉴定已经鉴定完毕,被鉴定者,有资格继承。是否愿意继承?”

  懵懵懂懂间,叶林也没有什么思考,只是隐约冒出一个念头,我是在做梦吗?这个梦好奇怪。随即便下意识的答了个“愿意”。

  不过,这个选择,与其说是叶林的选择,倒不如时说,潜意识里有个什么存在引导他做出的选择。

  朦朦胧胧间,叶林觉得自己周身都有光芒在闪烁,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继承者躯壳过于孱弱,需要强化后方能完整继承,是否强化?”

  这个时候,叶林的意识终于挣脱了,那种极度的疲劳,渐渐的清醒了。心中一惊,在一看周围,却是一片无比的黑暗,只有在自己的面前有一个光团。不住的闪烁。

  “这是什么地方,我是在做梦吗?”

  这时,那个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继承者躯壳过于孱弱,需要强化后方能继承,是否强化?注意,继承者必须在三十息内做出选择,否则传承将被终止。”

  叶林此时完全被震住了,这种情况他根本没遇见过。一时也分不清到底是梦是醒,这时那个声音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叶林虽然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不过,他下意识的觉得,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被取消了那什么资格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当下连忙道:“是,强化。”

  他话音刚落,倒计时立刻结束,那声音再次响起,“继承者现在拥有遗留灵源三十枚,强化需要消耗灵源三十枚,是否继续强化?”

  虽然叶林根本不知道那所谓的灵源是什么玩意,但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狗日的,不会这么巧吧?刚好剩三十枚,你就刚好消耗三十枚。”

  不过,都到这一步了,他也没后路可以退了,只好咬牙道:“继续。”

  “实际可用灵源三十枚,消耗三十枚,结余零枚。”

  “强化开始……”

  “正在为您强化躯壳肌肉强度……”

  “肌肉强度强化完成……”

  “正在为您强化骨骼强度……”

  ……

  “躯壳柔韧度强化完成……”

  ……

  “强化完成,开始继承……”

  面前的那个光团不停的闪烁,那个声音也不停的响起,很悦耳,似乎是个女人的声音,但却没有任何感情。但又不同于那种完全机械的声音。因为她的阴阳顿挫非常准确而流畅,跟真人毫无区别。就是没有丝毫感情。

  一直播报了几十上百条之后,那个声音终于道:“尊敬的继承者,恭喜你成为财色洞天的顺位继承人,您即将面临洞天世界的重重考验,每次考验通过之后,你都能有丰厚的收获,祝您仙运昌隆。”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一次叶林觉得这个声音似乎有了一点感情。

  接着那声音又道:“您即将进入财色洞天。”

  “喂,等等,到底在搞什么,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喂……”叶林正要提问,却发现光芒一闪,接着眼前一亮,他终于离开了那个黑暗的世界。

  但是还来不及庆幸,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

  叶林放眼望去,发现这里原来也是一个村落,跟鼓坪村还真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这里的房屋竟然全都是过去的那种老式土墙,甚至还有草房子。

  村里也有村民来往,但同样也是一副古装打扮。

  叶林使劲的捏了一下自己,直痛的他龇牙咧嘴,终于知道这根本不是梦。

  可,这不是梦,那是什么地方哩。

  如果张宸是一个城里那种经常趴在网上的宅男,他现在一定会兴奋的大叫一声,“妈的,哥穿越了。”

  只是他只是在镇上读初中的时候看见人家开关电脑,自然也没有受过那么多网文的熏陶。

  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狗日的,这到底是哪?老子要怎么出去啊?”

  此时刚好一阵风吹过,叶林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他这才赫然发现自己原来只穿了一条内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