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巧看了自己男人一眼,自然也知道他的心思,修眉微蹙。

  李小芳倒是没那么多想法,本来她还想不出办法来帮叶林,此时听李三水一说,立刻眼睛一亮道:“怕啥,谁爱传,让谁传去。做坏事的又不是咱,再说了,我大学毕业之后,也不一定还在鼓坪村了,他们再嚼舌头,又能把我咋地。”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一想到自己以后毕业了,或许就会留在城市。心中莫名的竟闪过了叶林的影子,心头忍不住微微一痛,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将要失去一样。

  她这一丝情绪的变化,李三水毫无察觉,俞巧却微妙的感觉到了一丝,心中一动,不过,还没等她说话,忽听村里好像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

  接着自家院门外又响起一阵,啪啪的砸门声。

  李三水一愣,连忙走出门外,却见村里的鳏寡老人徐宏正一脸焦急的站在院门外。

  不禁微微一愣,以为是村里谁又欺负老头了,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暗道一声:“这些人都怎么了,怎么就容不下这么一个将要入土的老人,真是作孽啊。”

  口中却道:“徐叔来了,咋不进门哩,这大热天的,站在院子外头干啥?”

  “徐爷爷。”

  “徐叔来哩,快屋里坐啊。”此时,李小芳和俞巧也走了出来,看见徐宏,各自招呼了一声。倒也没有嫌弃老头邋遢,连忙就要往屋里招呼。

  不过,徐宏此时却没这么心思,连忙摆手道:“三水,别说这些哩,快去救人吧。龙家那个小畜生,带着他家那两头恶狗去找叶林麻烦了。赶快,再晚要出大事了。”

  “啥?”李三水一听,也是吓了一跳,虽然先前就担心龙小涛会报复叶林,但也只以为他会找机会使绊子,或者暗中下手。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理亏哩。

  cY酷》m匠√网J唯一Aa正%版。l,其Q他r…都d是1_盗=n版{6

  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快,而且胆子这么大,一点避讳都没有。这也太无法无天了。

  只是还没等他说话,一旁的李小芳却一下就冲了出去。

  “小芳!”李三水心中一惊,叫一声,也连忙追了上去。

  淮省是全国出名的穷省,安山县在淮省却也算是贫困县,不过,就算如此,县城的繁华也让长这么大都没走出枫林镇的叶林很是惊叹了一翻。

  出了车站,一路东瞅西望,再配上他那一身自己缝制的衣裳,一看就乡巴佬的最佳模板。

  路上行人见他这副模样,一个个都是满脸嫌恶,甚至一些打扮时髦的年轻女人,更是捏着鼻子纷纷避让。

  不过,叶林却也无所谓,跟没有什么自惭形秽的意识,人家越是如此,他越是肆无忌惮的在人家胸脯大腿上瞅个没完。

  心里暗自评头论足的道:“艹,这城里的娘们就是骚,你看那衣服穿的,奶-子都跑出来了,还有那裙子,早听二狗子那些狗日的说,城里的女人穿的裙子屁股都包不住,我还不信,今天这一看,还真他妈一点都没夸张。”

  “咦,这个娘们挺不错的,大腿真长。就是脸上的墙灰抹的厚了点。都看不见长啥样了。”

  “哎唷,这娘们喷的啥哩,咋这么刺鼻子?”

  叶林一边走,一边在路边两旁的店铺瞅着,但却一直没看见哪里有收古董的,眼看天已经不早了,再找不到,可就没回枫林镇的车了。

  这时正好路过一个公交车站,站牌下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叶林连忙走过去。赔着笑道:“大姐,请问……”

  谁知他这话还没说完,那个女人不乐意了,柳眉一竖,道:“瞎叫啥哩,谁是你大姐?”

  叶林闻言一愣,随即眼睛一亮,明白过来,立刻再次赔笑道:“是是是,对不住,我想下来的,不知道城里规矩哩。姨,我问下路行吗?”

  他这自作聪明哩,以为城里人也跟乡下人一样,喜欢冲大辈哩。一看对方确实要比自己大了十来岁,心说:“罢了,老子吃点亏,就做一回小辈吧。”

  谁知道那个女人一听却更怒了,黑着脸骂道:“滚一边去,哪来的土包子,你那只眼看我像你姨了,你咋不叫妈哩?”

  叶林一听,这回是真明白了,不过,他也不是吃亏的主,闻言扫了那女人胸脯一眼,嘻嘻笑道:“我倒是乐意叫你妈,不过就是担心你那奶水不够我吃哩。”

  旁边有行人也听见了两人的对话,立即爆发一阵哄笑。

  那女人本来还要说话,但被众人这么一笑,也不好意再跟叶林纠缠了,不然还不知道这乡巴佬会说出什么来。

  恰好这时候,一辆公交车正好停了下来。女人低声骂了一句流氓就往车上挤。

  哪知就在此时,一辆摩托车忽然正朝两人中间冲了过来,叶林吓了一跳,不过,他反应还算比较快,连忙向后一跳。只是一下没站稳,整个人不由自主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狗日的……”抬头忍不住就要大骂,但就在此时,他却发现,摩托车上一前一后坐着两个人,就这会功夫,那后座上的家伙竟然伸手往哪个女人的包带子上抓去。

  但那个女人却仍旧愣在当场,像是被吓呆了。连忙大叫一声:“小心,他要抢你包!”

  但还是晚了,他声音刚起,那女人的包已经被后座上的家伙一把扯在了手上。

  那女人这时才有了反应,下意识的想要抓紧包带子,但哪里还来得及。不但没抓住,整个人反而被带的向前一栽,连跨了两步,还是没能稳住身形,一下子向叶林摔了过来。

  叶林正要翻身坐起来去追哩,却一下子又被撞翻在地上。

  一只手下意识的往地上一撑,另一只手却下意识的往前一推。

  在跌倒的一瞬间,转头望去,却见那辆摩托车已经驶出几十米远了,而且后座上的那个小子临走时似乎还回头狠厉的看了他一眼。只是两人都带着头盔,也看不见那人长什么样。

  右手手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叶林这才回过神来,这一下却比先前那一下摔的厉害的多。毕竟先前一下他是有意识的后退,虽然没站稳,但也就是打了个趔趔而已。

  但这一下却是实实在在被那女人撞翻的,而且这还是两个人的分量。

  想到那个女人,他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推了推,“咦,怎么这么软哩。”

  叶林想着,下意识的捏了捏。趴在他身上的女人顿时惊醒过来,惊叫一声,“啊,臭流氓!”

  随即才想起自己包被抢了,也顾不得被叶林占了便宜,连忙挣扎从叶林身上爬了起来,只是一看,哪里还有抢匪的影子。女人一下子哭了起来,“我的包,我的包……”

  等那女人从怀里离开之后,叶林也连忙爬了起来。心中忍不住有些恍惚,下意识的搓搓手指,“原来女人的奶-子这么软,也不知小芳的跟这个女人有什么区别。”

  不过他这番旖念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因为很快另一只手掌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刺痛,一下就把他拉回了现实。

  摊开手掌一看,果然见手掌上擦伤了一大块,鲜血不停的往外渗。

  心中不禁暗骂一声道:“倒霉,王八还没着落,自己这就先掉一块肉。流这么多血,也不知道要吃多少肉才能补得回来。”

  不过,一想到王八,他立刻便想到自己那个传家宝来,这玩意他当时可就随便放在裤兜里。刚才那一下,别把它给摔破了。

  想到此处,他也顾不得手上还淌着血,伸手就往裤兜里掏。

  看到玉佩仍然好端端的,并没损伤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没注意到手掌上的伤口在碰到玉牌之后,血竟然不在往地上滴了,反而好像全被玉牌吸进去了一般。

  咧嘴一笑,随手擦了擦玉牌,再次塞回裤兜里,习惯性的拍了拍裤兜。只是忽然之间,眼前一黑,就像蹲久了猛然站起身一样,脑袋一阵眩晕,身体忍不住一晃。

  叶林忍不住甩了甩头,心中暗骂一声:“狗日的,我身体不会这么差吧,怎么流这么一点血,眼前就发黑了。”

  好在那种感觉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是隐约有点心慌,身体也有点发软。不过,手掌上的疼痛倒是消逝了,抬手一看,血竟然已经自己止住了。

  叶林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转头一看,发现那女人还在那哭哩。旁边还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在那七嘴八舌的议论。

  有人说:“哎,这年头的贼真是大胆,这光天白日的竟然就敢在大街上抢劫。”

  旁边另一人道:“这还算是好的哩,上个月在新街那边,一个女人耳朵上的耳坠子,都被人扯掉了,连耳朵都被扯掉了半边。”

  “哎唷,这世道,真怕人哩,咋就没人管了,这还有王法吗?”

  “王法?哼,王法就是管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的哩。这些飞车党都是光头那一伙人,公安局局长都跟他们是哥们,谁敢管?”

  叶林看着这些七嘴八舌的人,忍不住一阵厌恶,看那女人还在哭,忍不住皱眉道:“都围着干啥哩,草泥马,刚才那两个流氓抢劫的时候,旁边那么多人,没有一个有动手拦一把的意思,现在一个个都他妈能的跟豆子似的。都他妈是没卵蛋的货。”

  叶林虽然不知道什么飞车党怎么回事,但他相信,那两个人绝不是这满大街人的对手。见旁人被抢了,个个都袖手旁观,坏人不猖獗才怪哩。

  说着话,正要劝那女人几句,哪知他没说话还好,一说话,那女人顿时注意到了他,一下子站起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道:“你肯定跟他是同伙,你快包赔给我,里面还有我刚买的新手机。一共五千多块,你赔给我,不然我就报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