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古董

  不过这种恍惚只是一瞬间,叶林就恢复如常,他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家伙,更不喜欢沉溺于回忆之中。

  伸手拿起木盒,用衣袖扫了扫上面的灰尘。木盒打开,木盒中是一个样式有些土气的玉佩。不,与其说是玉佩倒不如说是玉牌更恰当。

  玉牌看起来很老旧,叶林也分不清究竟是什么玉种。方方正正的,没有任何花样,看起来就是电视里古代官府用的令牌一样。

  玉牌上面的雕刻也十分潦草,依稀只有四个字,「财色天下」。

  这块玉牌是他父母留给他的遗物,但他却从来没佩戴过,一来是这玉牌比一般玉佩要大的多,挂在脖子上根本不适合。二来他也怕弄坏了,他小时候就听父母讲,这玩意可是他们家的传家宝。

  不过,现在他却忍不住打起了这块玉牌的主意,心中暗道:“这玩意既然是传家宝,传了几代人应该算是古董吧?老是听人说,现在城里人最喜欢出大价钱买这些玩意了,想必应该能买两钱吧。”

  虽然心里难免也有些舍不得,这玩意他父母在世的时候,可是宝贝的很,摸都不让他摸。现在自己要把它卖了,也不知自己那死鬼老子泉下有知,会不会气得爬起来请自己吃竹笋炒肉。

  “艹,人都死了,还留个屁念想啊,总要先顾活人要紧。”叶林稍微犹豫了一下,随即下定决心似的骂了一句,一把将玉牌塞进衣兜里。

  又把抽屉里倒出来的东西胡乱塞了回去。迈开大步便往外走。

  ……

  姚凤英看见龙小涛鼻青脸肿的从外面走回来,不禁吓了一跳,随即有些夸张的叫起来:“哎唷,小涛,你这是咋了,怎么弄成这样?你这别是被人打了吧,哎唷,这是哪个天杀的,下这样的黑手?”

  正坐在院子里哄孩子的杜月看见龙小涛的模样也是一脸惊诧的站了起来,不过,却没有说话。她跟龙小涛虽然结婚一年多了,孩子也有了,但两人感情并不是很好。

  她虽然不是鼓坪村人,但对龙家的为人她还是有所耳闻的,从小又在一个学校念书,更是深知龙小涛根本不是良配。当初要不是她父母贪图龙家的彩礼,她根本就不愿嫁给龙小涛。

  果然这龙小涛结婚后,头一两个月还好,但很快就原形毕露了,对她非打即骂。而且还跟他老子一样,成天就盯着别人家的大姑娘小媳妇。甚至父子两人都跟赵秀莲那个骚货有一腿。

  #酷kw匠l8网X正=版首发%

  别人以为她不知道,却不知道,她只是不愿说而已。

  此时见龙小涛被人揍了,虽然不知道详情,但也猜到他肯定是没在外面做啥好事。

  而且在自己这个泼辣的婆婆面前,她也有些不敢说话。

  龙小涛脸色很难看,看了自己老娘一眼,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咬牙切齿的道:“还有哪个,还不是叶老四那狗日的!我大「平音,土语,爸的意思」呢?这个仇,老子非报不可?”

  “哎唷,那个天杀的小野种,他克死了老子娘还不算,竟然跑我家头上来撒野来了!

  姚凤英仗着自己男人是村长,龙家在村里又颇有势力,在村里也是出名的泼妇。此时一听打了自己儿子的竟然是叶林那个无依无靠的孤儿。顿时就跳脚了。

  提到龙平,姚凤英也是一肚子气,咬着牙骂道:“也别找你大了,那老狗,谁知到哪里蹿骚去了。赶紧去喊你二叔、三叔,今天非打断那小杂种的狗腿不可。”

  丝毫没意识到龙平要是老狗,那她自己不就是被狗艹了,而自己儿子更是坐实了‘小狗日的’这个称号。

  “哎,这就去叫。”龙小涛闻言眼睛顿时一亮,脸上阴霾之色一扫而空,说着话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杜月在旁,脸色微变,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扯住了正要往外走的龙小涛,道:“小涛,你等一下。”

  随即又对姚凤英道:“妈,要不这事还是等大回来吧。再不然也让小涛说说事情经过啊,万一这事,咱不占理哩。”

  龙小涛闻言脸色一变,一甩衣袖,挣脱了杜月的手,随即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怒道:“你个臭婊子,我是你男人,还是他是你男人,我被人打了,你反倒说我不占理!我知道哩,你从前念书的时候,就对那杂种有意义,一直眉来眼去的,你当我瞎子哩。”

  “咋着,还不死心啊?老子告诉你,你不死心也没用,你既然成了我龙小涛的女人,就算死也是我龙家的鬼。老子现在就要去收拾那小杂种,回头再找你算账。”

  说完咬着牙,冷笑一声,迈步出门而去。

  杜月被打的原地打了趔趔,要不是刚好扶了一把门槛,险些当场摔倒在地。

  看着龙小涛远去,只觉得脸色火辣辣的发热,但心却是一片冰冷。嘴角一缕鲜血缓缓溢出,她也忘了去擦。

  经过这一吵,她怀中的孩子也被吵醒了,立即哇哇哭了起来。杜月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忍着眼泪,伸手轻轻的拍打起来。

  但眼泪却如断线的珠子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掉。

  姚凤英在旁见此,却没有一点安慰的意思,反而破口骂道:“哭丧啊,你男人还没死哩。干啥,还不去把脸上的水擦了,这站在门口显摆啊。”

  杜月闻言,木然的转身往屋内走去,怀里的孩子却哭的更激烈了。身后的姚凤英仍然在尖锐的咒骂着:“就知道嚎,连个儿子都下不出来,养了个赔钱的丫头片子,还多金贵哩。”

  看了一眼杜月木然的背影,姚凤英冷哼一声,随即也扭着腰出门而去。

  不过龙小涛终究还是没找到叶林,当他领着龙虎,龙豹以及一伙子龙家人赶到叶林家门口的时候,叶林已经坐上了去县城的中巴车。

  不过,龙家的动静却是把李小芳吓的不轻。

  李小芳被龙小涛打了一耳光,也是又气又恨,同时又担心叶林打了龙小涛会遭到报复。

  但是这些事她又不敢跟自己父母说,怕她们担心。

  回到家午饭也没吃,便推说不舒服,一个人躲在房里闷闷不乐。只是想了半天也没什么主意。

  不过,农村虽然通讯设备不如城里,但村子里发生了啥事,却传的快得很。鼓坪村其实也就这么屁大点地方,谁家炒碗肉,全村都能闻见香。

  李三水两口子见自己闺女闷闷不乐,立刻就猜到了可能是出了啥子事,出去一打听,立刻知道了在何玉珍超市里发生的事。李三水一听事情经过,顿时头发都炸了。

  鼓坪村原先虽然不说人杰地灵,但村民本身也还是挺淳朴的,但自从龙平上台之后,这几年把鼓坪村搞的乌烟瘴气。

  李三水性格耿直,对此,早就看不过眼了,但龙家势大,龙平在镇上又有关系。他虽然看不过眼,却也没办法,只好睁只眼闭只眼,权当看不见。

  只是现在龙平那个畜生儿子,竟然敢打他女儿注意,而且还当众打了他女儿耳光,就算李三水性子再温和,此时也忍不住。

  返回家一句话也不说,拿起一把砍柴刀就往外走。

  李三水婆娘俞巧一看丈夫这架势,立刻就知道出了啥事了,哪敢让李三水这么出去。连忙一把扯住他,“他大,你这是要干啥哩,出啥事了,你拿刀干啥哩,这是?”

  “你别管,老子今天要是不劈了那小畜生,我就不叫李三水!”李三水满脸铁青,一把扯掉了俞巧的手,迈步又要往外面走。

  俞巧跟李三水结婚一二十年了,从来也没见过自己男人这么愤怒的时候。但她也知道,老实人要是发起火来,更是啥都干的出来。

  虽然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啥事,但这个时候更是不敢让他出门了,被李三水一扯,非但没有放手。反而一把抱住了李三水,口中音量不觉也提高了:“李三水,你干啥,你要疯啊?有啥事,不能说出来商量吗?”

  别看俞巧平时很温柔,但她一旦发起飙来,李三水一般还真不敢炸毛。但今天,李三水也是气到了极点,闻言不但没有丝毫后退,反而也提高了音量。怒喝道:“商量啥,再商量咱闺女就让人畜生给占了!”

  “你说啥,闺女咋了?”俞巧闻言一怔,一听他这话,还以为李小芳被人给糟蹋了,脸色顿是就变了,整个人一晃,差点就昏死过去。

  李三水见此,也知道自己的话让自己婆娘误会了,连忙一把扶住。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婆娘,你别慌啊,咱闺女没事……”

  这时李小芳也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一听李三水和俞巧的对话,顿时知道自己的事情还是被李三水知道了。正犹豫着不知出来应该怎么说,便听李三水惊慌叫婆娘的声音。心知坏了,连忙推门走了出来。

  一出门就看见俞巧满脸煞白的靠在李三水怀里,心中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回来就说清楚好了。同时又觉得一阵难过,只是叫了一声妈,娘儿俩就搂在一起哭了起来。

  李三水见此,也顾不上去找龙小涛算账了,只能长叹一声。

  “杀千刀的,这是要作死哩,这青天白日的,就真没了王法了吗?”等李小芳把事情经过说了一边,俞巧也是气的破口大骂,同时也明白了,为啥自己男人刚才会那么愤怒。

  不过,同时也松了一口气,道:“还好今天多亏叶林那孩子,小芳回头把叶林叫过来,咱别的没啥,好歹也要请人吃顿饭。”

  “嗯。”李小芳闻言点点头,但眉头却仍旧皱成一团,有些担忧的道:“其实,我就担心龙家人会报复叶林。”

  李三水刚才也只是一时气头上,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真把龙小涛那畜生给砍了。不说自己还有老婆孩子,就算啥都不顾,自己也不一定就能打得过龙家那个小畜生哩。

  闻言也同样担心的点点头,道:“是啊,龙家有权有势,这次龙小涛那小畜生吃了这个亏,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回头不行我去找找族里的几个兄弟,怎么着也要给龙家一个警告才行。只是这样闹起来,传开了,怕会影响小芳名声哩。”

  李家虽然在村里户数不多,但在枫林镇,李家可是大户,隔壁的李家村,基本有一般都是姓李的。如果能邀几个本家兄弟,去龙家闹一番,至少也能给龙家一点压力。

  不过,他心里却也有点犹豫,这些本来没事,但要闹大了,传来传去,最后没事怕也要传成有事,到时候对小芳的名声可不好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