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臭小子,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徐宏听了叶林的话,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我这不也是急人所急嘛。行了,我这就给何支书找王八去。”叶林嘿嘿一笑,抹了抹嘴,丢下饭碗就往外走。

  “这臭小子,干啥都急吼吼的。”徐宏看着叶林急吼吼的背影,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摇摇头笑骂了一句。

  叶林家离徐宏的住处也不是很远,他腿长,步伐又快,走路都一阵风一样,不一会功夫就到了家门口。

  只是走到门口,叶林却看见一个丰满的身影在自家门口,踱来踱去。叶林忍不住微微一愣,随即呵呵笑道:“二嫂子,这是什么风,竟然把你刮到我家门口来了?莫不成是想我了吗?”

  这个女人叫杜春梅,是叶林本家兄弟叶旺才的媳妇。在叶家这一辈中,叶旺才排行老二,所以叶林才叫她一声二嫂子。

  杜春梅刚才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根本没看见叶林到来,叶林这一说话却把她吓了一跳,伸手拍着胸脯骂道:“你个杀才,走路怎么没声哩。”

  叶林虽然叫杜春梅一声二嫂,其实杜春梅年纪也不过才二十来岁,正是青春少妇。人才相貌在鼓坪村大姑娘小媳妇中也是一等一的。比之俏寡妇赵秀莲和李小芳也不差分毫。

  尤其是她比前者多了一分青春,比后者又少了一分青涩。对叶林这个年纪的小伙子最具杀伤力。

  虽然叶林不会真对这个本家嫂子有啥想法,但看她小手把胸前那两团拍的直颤,还是忍不住眼睛有些挪不开。

  口中嘿嘿笑道:“我看不是我走路没声,是二嫂子你在思春哩。咋着是不是我旺才二哥出门久了,这来找我这个小叔子帮忙哩。”

  在农村男女之间开这种嘴巴上的玩笑是很正常的,杜春梅对叶林这种占嘴巴便宜的话倒也不会生气,反而被他直勾勾的眼睛看的身体一阵阵发热。

  口中笑道:“叶老四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竟然连嫂子都敢调戏,等你二哥回来,看我不让他撕烂你的臭嘴。”

  叶林闻言却怡然不惧,撇着嘴道:“切,我有啥不敢,人家都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就旺才那两下子,从小就被我揍到大的,我还怕他。再说,我这不也是担心二哥不在,这三分自留地给荒了吗?”

  杜春梅见他越说越没谱,也有点吃不消了,而且确实如叶林所说,叶旺才出门打工这么久,她这地可一直荒着哩。此时被叶林拿话这么一撩,再看叶林那年轻壮实的身体,心里更觉有点慌慌的。连忙打住话头道:“算了,不跟你扯了,你呀,其实也就是落一张嘴。我要真给你留门,你敢来吗?”

  说着话,有意无意的瞄了叶林一眼。

  她这话说的不假,叶林别看口花花的,其实还真是有贼心没贼胆的。一来他可是连媳妇都没娶哩,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咋地,要是再跟人一个有夫之妇传出啥闲话。到时候别说李晓芳,只怕随便哪家姑娘也不肯跟他了。

  何况这个有夫之妇还是他同宗的嫂子,虽然早就出了五福了,但叶旺才家对他可不错,他父母死的早,族里的这些叔伯兄弟可没上帮衬他。

  他要还干出那种混账事,岂不是跟陈伟那个畜生一个毬样了。

  听她这么一说,还真不敢接了。当下嘿嘿一笑道:“那有啥敢不敢的?对了,嫂子,你来找我究竟做啥哩?”

  “没胆货。”看见叶林退缩,杜春梅得意的一笑,但不知为何眼中却有一丝失落之意一闪而逝。

  接着又道:“其实,我今天来还真有点事?”

  “这不嘛,地里的麦子快熟了,你二哥那边又请不了假。我本来想从我娘家那边请两个人,但他们那边也跟咱村一样,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自己都忙不过来。你看,你这两天要是有空,能帮我照看一下不,到时候我再请两个外地的零工。”

  叶林闻言也明白她的意思,现在农村虽然不要交农业税了,但化肥农药、种子什么的,都贵的要死。

  而且像鼓坪村这样的地方,土地又比较分散,一家就几亩田地,种地除了吃饭之外根本没钱赚。

  所以很多地方农村,年轻人都出门打工去了,留守在家里的,不是老人就是妇女小孩。

  平时倒还好,但一旦到了农忙季节,外面打工的又没法请假,农村的劳力根本忙不过来。

  虽然每年农忙季节都有外地人过来做零工,只是这些人做事,若是没有自家人在旁看着,根本靠不住。庄稼糟践了不说,麦茬子留的比膝盖还高。

  当下叶林点点头道:“这点小事,有啥问题,啥时候割,二嫂来叫我就是了。反正我那点地都在山阴,这离熟还有半个月哩。”

  杜春梅闻言大喜,连忙感激的道:“那可真是谢谢你了,放心,嫂子也不让你白干,给你两百块一天,你看咋样?”

  “二嫂,你说啥哩,都是一家人,这点小事,还要啥子钱?二哥不在,我做小叔子的替替二哥不也是应该的嘛。”叶林闻言呵呵一笑,最后还不忘占个嘴巴便宜。

  杜春梅了了一桩心事,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闻言咯咯一笑,“行了,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哩,这个季节,要是外人给你三百块一天,你也不肯去哩。”

  见杜春梅扭着丰满的屁股就要走,叶林这才想起说这么多话,可连家门都忘了请人进。当即连忙又招呼道:“啥,二嫂,这就走啊,不进屋坐会?”

  “呵呵,不了,你那狗窝,乱的只怕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进去还不把我给绊着。”杜春梅虽然开起玩笑,胆子很大,但其实跟大多数农村女人一样,内心还是很保守的,最怕别人说啥闲话。这孤男寡女的,自己男人又常年在外打工,她还真不敢往叶林屋里跑,不然还不知要传出啥子闲话哩。

  “绊着怕啥,这不有我扶着嘛。”看着杜春梅随着步伐摇摇摆摆的屁股,叶林忍不住嘿嘿一笑,暗道:“这婆娘一看就是一副好生养的胚子,咋跟了我那二哥都两年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哩。莫不是旺才那家伙也跟何支书一样,中看不中吃?”

  随即又忍不住摇摇自嘲的一笑:“艹,我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自己媳妇都还在丈母娘肚子里哩,却去操心别人媳妇。我还是赶紧把自己这麻烦解决了再说吧?”

  掏出钥匙打开门,一看家里,还真跟杜春梅说的一样,别说屋里,就是院子里都乱的根本都没有落脚的地方。

  不过,叶林也没心思收拾,随脚把杂七杂八的玩意踢到一边,便算完事了。反正他这破地方除了村里人,基本也没人来,自从父母死后,家里那些亲戚啥的,基本也都不上门了。

  这倒不能说农村,人情真有多凉薄,事实上他父母死后,几个姑姑,舅舅也多次说要接他去家里住。只是他性子倔,不愿寄人篱下。

  而他老是不到人家去,人家大人到他一个小屁孩家里来又能做啥哩。

  中午吃了肉,此时嘴巴却有点渴了。叶林身体好,除了寒冬腊月,从来也不烧开水,口渴了,走到井边,拿起瓢直接舀一瓢,嘟嘟灌了一个饱。

  酷R%匠(“网永O久X/免?费C看!/小p5说~

  随即才走进卧房,打开老式写字台的抽屉,从里面翻出一本破书。拿起来一抖,掉出几张红太祖来。另外还有几张十块二十的。

  数了数,拢共才五百多块钱。

  “我了个去,就这么一点吗?这肯怕不够一个三斤重的鳖鱼吧?”叶林这下可有点傻眼了,他平时对钱也没啥管理,挣了钱除了吃喝用度,都随手夹在这本破书里。本来想着自己或许还能有个千把块钱哩,没想到却只剩下这么一点了。

  叶林虽然没买过鳖鱼,但也知道这年头野生鳖鱼可不便宜。这五百多块钱,显然不够用。

  想了想,又把破书翻了一边,又把抽屉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翻来个遍。最终也只找到了几个硬币。显然于事无补。

  “怎么办?要不去找人借点。可是找谁借呢?”看着手上这几张红太祖,叶林有些着急的挠了挠头。把自己有可能借钱的人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但最后却又都被一一否决了。

  首先李小芳肯定不行,一个大男人跑去跟女孩子借钱,他可拉不下脸。

  要是平时还能找王明或者杜春梅借一下,但现在王明家刚出了那样的事,他这时候却找人借钱,怎么开得了口。而且成叔的丧事也花了不少钱。哪里还有钱借给他。

  而杜春梅手上肯定有点闲钱,但人家这刚刚才说让他帮忙哩,啥还没做,这就找人借钱,人家会咋想。

  他从来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虽然常常捉襟见肘,但最多也就是饿一顿肚子,习惯了倒也无所谓了。

  所以他虽然常常都说要赚钱,但也只是想想而已,过后就忘了。

  此时却是第一次感觉到,啥叫一文钱难死英雄汉。

  他一边想着,一边下意识的在几个抽屉里面胡乱翻着。

  忽然一个红色小木盒落入他的眼里,叶林的怔了一下,随即拿起木盒,神色有些恍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