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塘边,是小时候最喜欢玩耍的地方,柳条垂了下来,遮去不少阴凉。如今,二人又坐在了一起。与昨天不同的是,王明不在。

  “嘶!”小芳碰了一下嘴唇,痛的叫了一声。

  叶林见状,心疼道:“没事儿吧,要不我回家给你拿点儿药酒擦擦?”

  李小芳摇了摇头,“我没事儿,过两天就好了。”

  “小林,你知道你刚才揍得是谁吗?龙晓涛肯定要报复你,甚至他爹都不会放过你的!要不你先找个地方躲一阵儿吧。”秀眉间,说不出的担忧之意。

  叶林笑了笑,淡淡道:“相信我,龙晓涛肯定不敢来找我的麻烦,就算他爹龙平都没这个胆子!”

  “为什么?”小芳不解。自己认识的小林可不会说大话啊。怎么现在连村长都不怕了?这太奇怪了。

  叶林笑着道:“难道你没看见我刚才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么?”

  “你说了什么啊?”李小芳不相信一句话有那么大的作用。

  “前天晚上,玉米地里。”叶林没有隐瞒,事实上到了这个时候也没必要再隐瞒了。

  或许徐爷爷说的对,任何时候都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而现在为了李小芳把自己后路给断了,可叶林不后悔。不管以后自己与小芳能不能在一起,做人但求问心无愧!

  “哦,原来是这样。”听了叶林的话之后,李小芳终于放心了,坏笑道:“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这么坏,居然偷看人家偷情!说,还偷看过一些什么?”

  叶林哑然,这种事情难不成自己还想看不成?要不是碰巧遇见,谁会那么无聊,又不是大姑娘洗澡,只能看不能上的!当然,这话叶林可不敢说。小芳妹子可纯洁着呢,要让她知道自己看过她洗澡,还不得把自己一脚踹鱼塘喂鱼?

  两人坐在鱼塘边又聊了几句,便各自回家了。回家之后的叶林并不觉得安稳,揍了龙晓涛一事还得跟徐爷爷说道说道,以他的头脑,想个办法出来不难。

  之前一直没打算跟小芳说实话,没错,报复的手段有很多种。谁知道龙平要怎么搞自己?只要龙平在当一天的村长,自己就多一天的危险!

  “小林,你怎么来了?吃饭了吗?”徐宏对叶林的到来很是吃惊。上午可不是叶林登门的时间。

  叶林摇了摇头,“没吃呢。有现成的我就吃两口,要没了就算了,留着中午一起吃。”

  “呃?那就中午一起吃吧。做饭前不预订,我这儿是不会有现成饭的。”徐宏眉头拧了拧,旋即说道。

  “看起来你有事儿?面色不是很好,说来听听。”徐宏放里皱巴巴的书本,望向了叶林。原本灰蒙蒙的眼珠子,多了两分灵气。

  叶林点了点头,直言道:“我惹麻烦了。刚刚把龙晓涛给揍了,下手有点儿重。”

  “为什么?你不是不稳重的人?”徐宏疑惑道。

  叶林闻言将事情前后一一道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年轻人,一怒为红颜,可以理解。”徐宏摇头晃脑的点点头,“那小芳倒是也不错的女孩子。跟你也蛮配的.........”

  “爷爷,咱能说点儿有用的吗?我现在很担心呢,那龙平找我麻烦怎么办?”叶林有些不满,都这个时候还开玩笑,不正经,老不正经。

  “呵呵,”徐宏摆手摇了摇头,“打了就打了。照你那么说,是龙晓涛不对在先,你是见义勇为,好事儿,该表扬啊。你敢找村长给你请功啊。”

  “可村长是他爹啊...”

  “难道村里没有村支书,没有会计吗?”没等叶林说完,徐宏补了一句。

  叶林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这不就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了么?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话音未落,叶林便跑朝着村头跑去,村支书官儿大,先跟村支书通通气才行,叶林是这么想的。

  “等等。”徐宏叫住了叶林。

  叶林一脸茫然,“爷爷,还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唉,托人办事儿哪里有空手去的?这会儿也快中午了,别人还以为你是去蹭饭的呢?等饭吃了再去,顺便拎点儿东西去.....”

  叶林苦恼了,眼看自己快没钱了,还给人拎东西?拎什么啊?总不能给书记送两套寿衣吧,这不咒人呢吗?

  坦白说,徐宏的手艺不错,别看有些邋遢,可在吃食方面,徐宏很是讲究,一份儿菜不洗个三五遍不下锅。虽然肉不多,味道却很好。

  “嗯,这是赵秀莲的猪肉?”叶林夹了一块儿肉塞到嘴里。“还不错,人不咋的。猪肉倒是挺好吃。”

  徐宏闻言摇了摇头,认真道:“你以后就别搞这种事儿了。我这脸都不好意思,七老八十了被人指着鼻子骂。唉!”

  “对了,我给你说说这送礼的事儿。俗话说‘礼轻情意重’,实则不然,这里面的门道很深。尤其是下级亦或者平民给上面送礼求帮忙的时候,礼物就更不能轻了。跟受贿一个道理,你给的钱多了,你的希望就越大,钱少了根本就不考虑你!”

  “我快没钱了......”叶林撇了撇嘴。

  徐宏一边嚼着饭菜,一边侃侃而谈。

  “金钱不是万能的,你送去的不一定是实质性的东西,可能是一个情报,一条消息,甚至只是一个建议。可只要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同样也是成功!”

  比方说,何权家里是开超市的,你要去给他送礼,农村里不都是送烟送酒吗?你去他家超市买了东西,拿了东西,付了钱,完了,还没出店门又分文不取还给了人家。烟酒依然摆在货架上,他觉得这个东西可有可无,至少我不缺。那你的礼物便无足轻重了!因此,你要学会琢磨别人的心思。

  “琢磨别人的心思?”叶林感觉有些头大了,徐爷爷说的话咋那么难懂呢?

  c酷6匠¤网j唯一,'正版,l4其◎他都{w是盗◇;版

  “对!至少你得知道,他缺什么,需要什么。再来准备礼物,如此,你就成功了一大半了!”

  “爷爷,你的意思是说,让我想想何权现在的所需所求,然后量身为其定制一份儿办事礼物做投名状?”叶林脑袋中精光一闪,明亮了许多。

  “孺子可教也!”徐宏赞了一句。欣慰的笑了。

  徐宏是欣慰了,叶林却是犯难了。说起来倒是容易,人嘴两张皮,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可现在不仅要做,还得思考!做起来还得保证万无一失,否则自己可能会有麻烦!

  “缺什么呢?”叶林摸了摸脑袋,“何支书家里有钱,还是开超市的。当村里的大官儿......”

  “咦,大官儿?何权的官儿是大,可没实权啊,实权,实权?”叶林感觉自己脑袋亮了,突然大叫了起来,“爷爷,我想到了想到了。”

  徐宏笑了笑,淡淡道:“想到什么法子了,你说说。”

  “爷爷,村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叶林兴奋道:“虽然看起来大家过的还算不错,可跟别的村,跟城里人比起来根本什么都不是。而何权最想要的便是掌握实权,要掌握实权就得做出政绩来。政绩,是靠老百姓说出来的!”

  “也只有老百姓赚了钱,才是铁打的业绩!”

  徐宏点了点头,颇为高兴,微笑道:“短时间内你能想到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可这实行起来很难,周期太长,再者之情,龙平有足够的时间报复你!”

  “那.......”一拍脑门儿,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呢?叶林急忙道:“爷爷,那现在怎么办呢?”

  “我给你指条明路吧,”徐宏想了想说道:“三斤以上的王八,可以治疗阳痿。”

  叶林先是不解,突然有醒悟了过来。惊呼道:“什么?村支书是个阳痿?”

  “臭小子,小声点儿要死啊?”

  “唉,我那玉珍婶可怎么办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