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响起几声鸟叫的时候,叶林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爬了起来。昨晚想事儿太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

  起床本想做点儿饭填填肚子,打火机却没油了。

  “他妈的,存心让老子饿肚子?”低声骂了两句,从抽屉里拿出五块钱,朝村头超市走去。

  人是铁,饭是钢。再大再难的事儿,也得吃饭。

  只是,还没吃上饭,叶林犯难了,刚才抽屉里剩下的钱可不多了,成衣铺几乎没什么生意,村里又不天天死人,哪来那么多寿衣做?地里也刨不出什么钱来。

  “嗯,看来是得想个办法挣钱了。不然非得饿死不可!”嘀咕了两声,叶林已经来到了村头的便民超市。

  便民超市是村支书何权开的,守店子的是何权媳妇儿,叫何玉珍,跟何权同姓。叶林叫婶婶。

  “小林啊,来买东西呢。”何玉珍是个很会做生意的人,逢人便送上笑脸,不分什么贵贱,博得村里人欢喜。叶林也挺喜欢何玉珍的。

  别看何玉珍现在三十多岁了,可包养的跟村里小媳妇儿似得,肤白面红,气色红润,鹅蛋形的脸很是耐看,身材丰腴,要不是何权是村支书,估计打何玉珍主意的人也不少。说不定早就被龙平那混蛋给祸害了。

  “玉珍婶,早啊。”叶林笑着道:“我来买个打火机。”

  “呵呵,小林越来越帅气了呢,又长高了些,”何玉珍放下蒲扇,笑眯眯道:“等着啊,婶婶马上拿给你。”

  被一个比自己大十来岁的女人夸奖,叶林难得的红了脸。“呃,好像自己还真是帅了许多......”叶林自恋的想到。

  出了便民超市,叶林却碰到了李小芳。

  小芳依然漂亮,一条七分牛仔紧身裤,包裹着细白的大腿,白皙而匀称的小腿裸露在空气中;上身穿着一件淡蓝色的T恤,不是深V,却总感觉胸前一阵鼓动晃荡,馋的叶林差点儿把控不住,抱过小芳一阵猛啃。

  “啊,小林,你也来买东西啊?”显然李小芳也很意外,连买个东西都能碰上,这是缘分吗?

  叶林可不敢想什么缘分不缘分的,如果现在自己还在读书的话,那两人还可能有交集,甚至结婚生娃,如今却是不能了。差距太大了!

  “是啊,我来买了个打火机,你买啥呢?”

  李小芳突然红了脸,螓首深埋。

  “呃?你怎么了?”叶林摸了摸脑袋,很是疑惑。自己不就问了一句话吗,怎么还羞得像无地自容似得。脑袋都快埋裤裆里去了,难道问候一句也害羞不成?

  “哎呀,你就别问了。以后你就知道了.....”小芳抬起头白了叶林一眼。似乎感觉身体不适,神色间有些慌乱,干咳道:“咳咳咳,那个,小林你等我一会儿,我去买了东西再说.....”

  #酷t+匠j)网首E发w

  “不是,你买什么啊,怎么还不好意思说了呢?”叶林又问了一遍。

  “你!”小芳气结,难道连女孩子要用姨妈巾也不知道吗?真是的,还逮着劲儿的问,一个女孩子家多难看啊。

  “哈哈哈,叶林,你个笨蛋!”一道突兀的讽刺笑声响了起来,“连女人月经来了要用卫生巾都不知道。唉,这男人做的也太失败了!”

  “啊?”小芳吓了一跳,一时没注意到路口窜出人来。顿时又羞又怒。

  叶林自然认得来人,正是龙平的宝贝儿子龙晓涛,小学初中都跟自己同班,仗着自己是村长儿子,牛得跟太子似得没边儿。就没有人没有被他欺负过,而被欺负最多的就是叶林了。

  叶林读书时成绩一直不错,在班上还是学习委员,比之现在的李小芳也是不遑多让。那时,经常帮着龙晓涛做作业,考试传纸条。可龙晓涛却变本加厉,让叶林爬在地上学狗叫!叶林不干,龙晓涛就各种威胁谩骂。

  后来叶林父母死后,龙晓涛就更是得寸进尺了。村里村外见着叶林就得奚落两句。

  “唉,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叶林暗骂一句,再看看龙晓涛那无比嚣张的脸,叶林很想揍他一顿!

  “妈的逼!神气个求,狗杂种要不是被狗日过,能有今天?哼,要不是结婚的早,你知道个求的卫生巾!”叶林暗骂连连。不是不敢得罪龙晓涛,目前还不宜惹怒这个混蛋。转身准备离去。

  叶林欲离去,龙晓涛却把眼光瞄向了李小芳。两眼发出万道金光!以前不觉得,现在这妮子咋这么漂亮呢?

  “小芳啊,好久不见呐。又漂亮了许多呢。”龙晓涛上前打了个哈哈,两眼却肆无忌惮的在小芳身上刮来刮去。让人甚是讨厌。

  显然,小芳也不愿得罪龙晓涛。笑着打了个招呼就要离开。

  “唉,小芳,咱们当年好歹同学一场,又是同村人。怎么寒暄了两句就要走呢?”龙晓涛却拦住了李小芳。带着一脸淫笑。

  “你想说什么?”李小芳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漠,对龙晓涛,李小芳没半点儿笑脸。

  这个混蛋追求自己不是一天两天了,想当初自己十六岁,刚刚初中毕业,他就要娶自己过门,简直太荒唐了!

  “小芳的语气可不好哦。”龙晓涛邪邪笑了起来,“听说你还打算上学?”

  没等李小芳回答,龙晓涛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唉,还上什么学啊?改革开放之后,咱们村都奔小康了,吃穿不愁,我家还装了电话。多好的日子啊,上学一天连饭都吃不饱,起早贪黑的有意思吗?”

  “龙晓涛,我想做什么用得着你来管吗?”李小芳冷声讽刺道:“你还是回家过你那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吧,那才是你的伟大目标!”

  “啧啧啧,小芳妹子,你这是生气了啊。”岂料,龙晓涛不仅不怒,反而笑得更加淫荡,“是不是羡慕啦?没事儿,虽然我已经结婚了,可我不介意填个二房,你就来给我当小妾好了,你放心,好吃好.......”

  “龙晓涛,你个混蛋!”李小芳怒极,气得浑身直冷颤,恨不得一巴掌把这王八蛋扇飞。

  “哈哈哈,我们曾经的校花儿生气咯....”龙晓涛不怒反笑,狂妄之极。

  叶林站一旁听得清清楚楚,气不打一处来,却不知道该如何为小芳解围。

  “啪!”一声清脆声响起,叶林循声望去,龙晓涛脸上多了一滩红印,显然是李小芳的作为。

  狂笑之声戛然而止,龙晓涛不可思议的盯着李小芳。

  “小贱人,你敢打我?”

  “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哼!”李小芳也顾不得淑女形象了,一阵恶骂之后,心里立马舒服了许多。

  “他妈的,你找死是不是?”龙晓涛怒极,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又是一声清脆响声,比之前那声音大了许多。随之而来的是李小芳的尖叫声,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叶林动了!心上人被人欺负,要再装孙子,那就只能做一辈子的王八了。

  “砰”!叶林飞起一脚踹翻龙晓涛,雨点般密集的拳头砸向了倒地的龙晓涛。一边锤,一边骂道:“妈的!有其父必有其子,狗东西,欺负小芳,老子打死你.....”

  “哎哟喂,哎哟喂,别打了,别打了......”

  “砰砰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