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村长这么一说还真是,徐老头儿一天不出门的,整天闷在屋子里也不知道搞什么搞?还真有可能是不祥之人呢....”

  “我听说啊,有的老人闲来没事儿就喜欢养鬼魂哦。就是把死人的魂魄收起来行凶哩。这徐老头儿阴气这么重,多半也是个阴神。”

  “啊?那这种人一定要撵出去啊,不管偷没偷猪都得撵出去啊,可别害了咱们全村人呐....”

  “就是就是,撵出去,撵出去......”

  一时间,多数人纷纷嚷了起来,跟随着村长龙平的节奏,势必要将徐宏老爷子给撵出去村去。关乎到身家性命,都怕了。就连一向仗义执言的李三水也没吭声了。

  李三水眉头拧在一块儿,脸色甚是难看,徐宏年纪偏大,膝下无子嗣,无依无靠的。自打从自己出生那一天起,徐宏便在村里了。接触不多,却也知道,徐宏并不是小偷小摸之辈。然而,如今有人一说“阴气重”,李三水也感觉得这老头儿有些奇怪,顿时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了。

  “唉。”重重一声叹息,从未吭声的徐宏终于开口了,嘶哑声音响了起来,“今天收拾收拾东西,我明天就搬走......”

  “等一等!”一道突兀的清脆声响起,却是李小芳站了出来。

  “小芳,你干嘛?别乱说话,给我待家里去!”李三水见女儿出声,连忙制止道。

  李小芳却是摇了摇头,站到了中间与徐宏并排站在一起。朗声道:“诸位乡亲,请允许我说两句公道话。”

  “小芳啊,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整个鼓坪村的人说的都不是公道话,只有你说的才是公道话了么?”一看李小芳这架势,赵秀莲便知道有一个人要为徐宏老头儿说情,冷声讽刺道。

  李三水父女俩脸色同时大变,暗骂赵秀莲歹毒,一句话把全村人都给捎带上了。

  “小芳,你干嘛,给我回家去!”李三水知道女儿性子,村里唯一的高中生,高考才刚刚结束,呆在家里。

  女儿不仅有学识,心眼儿也挺好。从来都是乐于助人,乐善好施。遇见不平事总要搀和两句。估计是看徐宏可怜了吧。可全村的人自己家能得罪得起吗?

  “爸,我一定要说!”李小芳这犟脾气上来了,沉吟道:“乡亲们,我承认我刚才的话有口误。可知根知底的叔叔婶婶们知道我没有恶意!”

  “我们都是人,叔叔婶婶们也会老,徐爷爷是村里的鳏寡老人,膝下无儿无女,平日里又不曾与人逞凶斗狠,虽脾气古怪,少言寡语。但,徐爷爷在村里居住了几十年,给村里带来了什么灾难了?”

  “难道就因为徐爷爷住在坟地边上,徐爷爷脾气古怪,我们就要撵走他吗?他是老人,一个无依无靠的老人!我们更应该爱护他,保护他!现在你们也看见了,我跟徐爷爷站在一起,怎么了?我有事儿吗?没有!”

  顿了顿,李小芳接着道:“所以,我们不能撵走徐爷爷。他是我们村里唯一上了八十五岁高龄的老人!”

  酷匠◇d网F永久z`免ir费M+看8%小说

  “嗯,小芳说的也对啊。”

  “小芳说得好啊,咱们有一天也会老,是该多体谅体谅啊。”

  “这读过书的孩子就是不一样,有学问,有见识。”

  龙平没有吭声,只是脸色越来越难看。好不容易找了个茬子,赢得了些民心,想把这糟老头撵出村去,又被一个读书娃给拉了回来。想想这心里就不得劲儿。可关乎道德人性,身为村长又不能说什么。

  “哼!小芳你说的倒是好听,你家猪被人偷了宰了炖了你甘心啊?”赵秀莲见势头被李小芳一个黄毛丫头给扭转,很是不爽,见龙平不吭声,当即怒道:“那可是老娘辛辛苦苦养了大半年的成果。一刀下去,说没就没了。”

  “这糟老头子难不成偷猪还有理了?你们还护短,是不是不想给我赵秀莲活路了?”

  李小芳哑然,方才心直口快,倒是忘了这一茬,一时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你你我我了半天没说出来。

  “小芳,过来。别乱说话!”李三水瞪了瞪眼,带着些许怒意。

  “爸!”李小芳近乎祈求般的眼神望向了李三水,希望父亲能够站出来说两句话。

  “呵呵,小芳,你就别费心思了。”徐宏苦笑两声,摇头叹息道:“既然鼓坪村容不下我这个老头子,我搬走就是,反正我一个糟老头子也活不了多久了。走了也好,省的大家见了添堵!”

  “死老头子倒还挺有觉悟啊,知道自己碍事儿了?”赵秀莲咄咄逼人,“搬走之前,赔老娘六百块钱来......”

  “哟,秀莲婶婶辈分可真高啊。”

  一道朗笑响起,笑声里却带着讽刺与不满。赵秀莲原本得意的脸庞又阴沉了下来,暗骂道:“今儿什么日子,怎么人人逮着跟自己做对?”

  李小芳望下了路口,叶林魁梧的身影出现了。

  “秀莲婶婶,徐爷爷可是村里唯一一位八十六岁的老人啊,我记得陈平叔在的时候,还尊称徐爷爷一声‘叔’呢。你咋的在徐爷爷面前就成了‘老娘’了呢?没读过书,还不知道尊敬长辈吗?”话到最后,叶林的语气冷了两分。怒瞪着赵秀莲。

  赵秀莲语塞,红着脸没有吭声。

  “咳咳咳,”龙平不悦的清了清嗓子,挺起了胸膛,冲着叶林道:“小林,这事儿你可能不知道,徐宏老头儿偷杀了你秀莲婶婶家里的猪。”

  “同是农村人,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一头猪对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价值,何况,你陈平叔走的早,你秀莲婶婶也不容易。气急之下骂两句脏话也是可以理解的,赔钱更是理所当然了。”

  叶林却是冷笑连连,暗骂不止。说这二人狼狈为奸还真不为过,若非自己昨晚撞破二人奸情,怕还真以为龙平果真大义凛然呢。

  “哦?方才我小芳说了两句公道话,这会儿我也想说两句实在话。说的不好听,大家别介意啊。”叶林也不去看龙平脸色。

  “捉贼拿脏,捉奸在床。我想问问秀莲婶婶,你凭什么认定是徐爷爷偷杀了你家的猪,吃了你家的猪肉,难不成你亲眼看见了?”

  赵秀莲不满叶林,此时众目睽睽之下却又不得不实话实说。

  “没有亲眼看见,可我早上起床便看见徐老头儿在扒猪毛,洗猪肉,这难道不是赃物吗?”

  “哦?那我家里还有两块肉呢,那我也是贼咯?村里的杀猪匠王二麻子也是贼咯?”叶林步步紧逼,赵秀莲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