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当太阳从窗户里射进来的时候,叶林起床了。

  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快八点了。叶林起来的不算早,乡下人务农基本上六点左右就得出门,扛着锄头在地里翻腾。

  “怎么这么吵?”叶林刚拉开门,便听见远处来的争吵声。

  叶林不是好热闹之人,恰巧柱子打门口路过,便出声问道:“柱子,哪儿来的吵闹声啊?这大清早的。”

  柱子眉飞色舞道:“小林,你还不知道吧。”

  “村北的徐老头儿偷东西,被人来了个捉贼拿脏,证据可都摆在桌面呢。好多人在呢,没想到徐老头儿不声不响,居然做起了贼偷儿,不说了,我先走了啊,别错过热闹了......”

  叶林却傻眼了。本想给徐爷爷送点儿肉吃,这下倒好,反而给徐爷爷抠了一顶“贼偷儿”的帽子!

  “不行,我得赶紧过去!”叶林下定决心,连门都没锁,朝着村北跑了去。

  .........村北徐宏家门口,这时已经聚集了十多个村民,赵秀莲气愤不已,指着徐宏鼻子破口大骂。

  “老东西,看不出来啊,平时不声不响的,居然把老娘家的猪给偷了,不仅如此还就地给老娘杀了。”赵秀莲两手插在腰间,俏寡妇摇身一变成了泼妇,“老混蛋,快点儿把猪肉钱给老娘拿出来!你个天杀的!”

  徐宏却没有吭声,神色有些苦楚。面对村民的指指点点,赵秀莲的破口大骂,徐宏忍了下来。自己不傻,那块肉多半是小林从赵秀莲家里顺出来的吧。

  自己老了,随便唾骂吧,小林还年轻,还得在村里过活呢。念及此,徐宏一直没吭声。

  “哎哟喂,我的娘呢,我的命咋就那么苦哦。”见徐宏不吭声,徐老头儿又是村里最古怪,最邋遢之人,总感觉身上带着阴森之气,赵秀莲不敢进门去搜钱,只能向龙平哭诉了。

  '最新章%◎节`G上q酷匠网)J

  “哎哟喂,我那短命的男人哦,你怎么就死得那么早哦,现在连个老头子都敢偷家里的东西咯。天啊,这可怎么办呢。”赵秀莲坐在地上又哭又闹,却没见半滴眼泪流下来,突然一把抱住了龙平的腿。

  “我的村长大人呢,你可得为我做主啊。我赵秀莲孤苦无依,却被人这般欺负,你要不给我做主,我就不活了,不活了我....”

  龙平拧了拧眉头,背着手站了出来。

  “秀莲啊,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公道!”说完,龙平走向了徐宏。

  徐宏给龙平的印象并不好,邋遢脏乱,远远传来一阵难闻的味道,就跟发霉似得。而且居住坟地之中,想想背脊被传来一阵凉意。

  “徐宏,实在没想到你都这般年纪了,居然还干偷鸡摸狗的事情,我龙平作为村长,今天要为秀莲妹子讨个公道!”龙平声音响亮,颇有两分大义凛然的气势,“赔偿猪钱,马上离开鼓坪村。这里不欢迎你,容不下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人!”

  徐宏佝偻身躯一震,眼睛里终于闪现出一丝担忧神色。看了看龙平,最终还是没有吭声。

  “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干出这等勾当。实在是........”

  “快看快看,村长发飙了,要把这糟老头子撵出村去。”

  “撵了就撵了吧,这糟老头子看着渗人的人,你们瞧那双眼珠子,浑浊的很,脸庞毫无血色,一看就是阴气极重。这样的人,啧啧啧,很危险。”

  “唉,这话就不对了。人老了,邋遢一点儿倒也正常,什么阴气不阴气的,就算阴气重不也没害过人吗?”李三水不乐意了,瞪了瞪一旁的妇女。那名妇女顿时不吭声了,就来看看热闹而已,没必要跟人找什么不自在。

  李三水看着徐宏孤单身影有些心疼,像风一吹就要倒了似得。又被村长这么逼着,当即站了出来。

  “村长,徐叔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又是独人一个,也没个亲戚什么的,撵出去徐叔一个人可怎么过活啊。”

  “是啊,村长,撵出去人还怎么活啊?”

  “这么大年纪了,撵了不是害人命吗?”

  “可恶是可恶了点儿,撵人怕也不好吧.....”

  有了李三水抬头,人群中又是一阵唏嘘感叹,乡下人人云亦云倒也正常,一阵叽叽咕咕的嚷嚷,龙平有些挂不住了。瞪了李三水一眼,却没开口。

  “三水叔,你也是村里有名望的人了,这死老头子可怜,我就不可怜吗?”赵秀莲察言观色,立马跳了出来,大倒苦水,“死了男人,死了老人不算。凭着一双手,养活自己容易吗?那猪好不容易养了个一百来斤,就盼着年底能买个千把块钱,说死就说了,说没就没了,谁顾我的感受,啊?”

  “哎呀,我不活了,不活了啊。”赵秀莲转过头又抱住了龙平大腿,“村长呐,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赵秀莲哭得伤心,却是雷声大雨点儿小,卯足了劲儿要找回损失。想想自己与龙平的关系,就不信龙平不帮自己。

  “这死老头子手脚不干净也就算了,你们大家瞧瞧,鬼里鬼气的,住在坟场边上。尖嘴猴腮,一看就是不祥之人。”

  赵秀莲冲着龙平气哼哼道:“村长,你是一村之长,就得为村里人着想啊,这样的人能留在村里吗?”

  “嗯,”龙平拧着眉头点了点头,一双手背在身后来回踱了踱,沉凝道:“徐宏见财起意,偷盗已成事实。”

  “本来念在同村人,老人家,宽大处理。可秀莲大妹子说的也对,徐宏阴气极重,是个不祥之人。依我看,村西王成之死便是因为徐宏老头儿身上晦气导致。为了我们鼓坪村安危,我决定将徐宏撵出咱们鼓坪村,还鼓坪村一个安宁!”

  “啊?”徐宏惊愕的叫了一声,险些栽倒在地。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赵秀莲连忙道:“啊什么啊?老东西,快把猪钱赔给老娘!老娘那头猪怎么也有一百五十斤了,照四块钱一斤,你得给老娘六百块钱!快点儿给钱!给完钱,马上滚出鼓坪村,这里不欢迎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