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银白色月光轻轻泼洒下来,多了两分清凉之意。没了白日那般闷热,烦躁之感,然而叶林的心情却很不好。

  “人心隔肚皮”说的一点儿都不假。傍晚时分自己将寿衣送到村西明子家的时候,龙平也在,那时的龙平一脸正气,对着明子一家人胸口拍的震天响,扬言“只要用得上我龙平的,招呼一声便可!”

  如今却跟村里的寡妇裹在玉米地里,忙得不亦乐乎。不仅如此,居然还将主意打到明子家鱼塘上去了,王成叔尸骨未寒不说,这天杀的就不怕老天“夸嚓”一个响雷把他狗日的给劈了?

  “咚咚咚”,“砰砰砰”一阵猛烈敲击声惊动了路边夜走的叶林。

  叶林停下脚步,看了看旁边破败的小土屋,这不是寡妇赵秀莲的房子么?刚刚还跟龙平在玉米地打的火热,这么快就回家了?

  酷匠Z网正O#版首4.发i5

  “不,绝对不可能!”叶林立马推翻了自己的猜测,“我是寻小路抄过来的,再者比赵秀莲先走,她怎么可能走在我前面?”

  叶林靠在一旁的树边儿,眉头紧锁。

  赵秀莲是村子里的寡妇,人尽皆知,又无生养,老人、男人都死光了。赵秀莲又不在家,那又是谁在一个寡妇家里鼓捣呢?

  “贼?”叶林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当即靠了上去。

  赵秀莲家的老黄狗已经倒在一边,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散发出来,狗脖子上一道深深的刀痕,触目惊心。叶林眉头拧的更紧了,这狗日的下手也太狠了!

  “臭婆娘,妈的,老子来借钱你不借,老子要日你也不干。那就别怪老子心狠要偷猪了。”又是一道熟悉的骂咧声响了起来,叶林耳尖,这不是赵秀莲的小叔子陈伟吗?

  这个活痞子,村里的祸害!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平日在村里小偷小摸惯了,少有人家没被陈伟光顾过,就连自己的成衣铺也没放过。

  “畜生果然是畜生,连自己嫂嫂都不放过!”叶林虽不耻赵秀莲的荒淫,却对陈伟更加鄙夷。

  今晚之前,叶林一度认为乡下虽然条件比不上城里,可乡民淳朴,厚道。不跟你玩什么花花心思。可现在一看,自己错了。错的彻头彻尾!

  十多分钟前,遇见了道貌岸然的村长与俏寡妇偷情;现在又遇上了如陈伟一般的混蛋!叶林更是气愤不已!

  “砰砰砰”又是一阵猛烈的敲击,却看见陈伟在屋子里使劲儿剁着猪肉。

  “狗杂种胆子真大,偷猪也就算了。还要现杀!”叶林嘀咕了一声,心想,或许这厮怕猪叫唤才杀的吧。

  而且,听陈伟的意思,倒不是真想偷猪卖钱,估摸着是想给赵秀莲一些苦头吃。

  “哥,你可别怪我啊。谁让嫂子不照顾我,偏要便宜龙平那个杂毛呢,嘿嘿......”低声淫笑两声,陈伟已将大半块肉整个儿剁了下来,正是最好的一块儿猪臀肉。至少有二十多斤!

  叶林依靠在墙角,心思急转。陈伟不是东西,得给点儿教训才行,明目张胆的喊捉贼恐惹急了陈伟。怎么办呢?

  “有了!”叶林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闪身躲进了赵秀莲的堂屋。

  堂屋,乡下用来摆放灵牌的地方,家里若有人出了什么事儿,用来摆放尸体、棺材。相对而言,堂屋对于一般人讲,凭空多了两分阴森恐怖。叶林却是不怕,自己就是专门给死人做衣服的,又怎么会怕死人呢?

  什么阴森恐怖,全然不惧!

  没了守卫大黄狗,陈伟离开的甚是潇洒,甚至哼起了小调,嚼着零碎,“臭婆娘,跟龙平鬼混吧,鬼混吧,今晚偷了你的猪,老子迟早有一天要偷了你的人。嘿嘿......”

  两声淫笑响起,叶林才知道,龙平与赵秀莲间的丑事早就被陈伟发现了,也难怪陈伟在村里偷了不少东西,到后来却没事儿。

  看来乡下的天空并非那么湛蓝。

  “小伟啊,小伟,你,你太让我失望了....”一道幽幽的如冥王殿的声音响了起来,充斥在整个小院里。

  陈伟突然停住了脚步,望向了堂屋。贼溜溜的双眼露出了恐惧。

  “谁?”

  “谁?小伟,我是你哥啊。”阴冷之声再起,“你怎么能偷我的猪呢,还敢打你嫂子的主意,你胆子太大了!”

  “哥,”陈伟呢喃了一句。

  那道幽幽之声再次响了起来。

  “小伟,平日在村里小偷小摸也就算了,我也懒得管你。可是如今你要打你嫂子的主意,偷你嫂子的猪,那就别怪我这个当哥的心狠手辣了。既然你如此不听话,那我只能将你带走,带走了...”

  “带走,带走了.....”幽冷之声拖的老长,在院子里慢慢回荡开来。

  “啊?鬼,鬼,鬼啊....”陈伟再也经不住恐吓,闻听要把自己带走,撒丫子逃走了。一大坨猪肉落在了地上。

  叶林从堂屋里走了出来,突感无趣,都说“夜路走多了,总会碰见鬼”,其实世上哪儿来的鬼,问心无愧还怕鬼吗?人,还是该给自己留条退路。

  “陈伟是个畜生,赵秀莲也不是东西。这肉倒还不错,割一刀给徐爷爷送过去吧。”叶林想了想,割了一刀肉,找准一条路,朝着村里最偏僻的北边走去。

  村北边人少,一来靠山偏僻,二来村北的山是村里坟地,死了人都在这儿埋,乡下人迷信,说这儿阴气重,自然就没人住了。

  不过徐宏老头儿却是个例外,不管旁人怎么说,也没搬出去。住了几十年,倒也没事儿,只是徐宏老头子上了年纪,难免有些邋遢,村里人极为不喜。

  叶林却不管那么多,小时候徐爷爷经常给自己弄吃的呢,加之自己父母早亡,也是独身一人,那种孤独之感让叶林对徐宏分外亲近。因此,隔三差五叶林总要来看看徐宏老爷子,挑水,干点儿粗重活儿。遇上逢年过节也拎点儿吃食来看看老人。

  一来二去,叶林跟徐宏老头儿好似成了忘年交一般,大事儿小事儿一起唠唠嗑,久而久之,叶林发现徐爷爷真不是一般人。对事物见解独到,而且还有一手极好的中医术。这也是叶林多年来从未生病的原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