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下的夜里,星星点点,“天上明晃晃,地下水凼凼”成了最好的诠释。究其原因,穷。

  “唉,成叔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死了呢?老天爷,你太不开眼了。”路口突然响起一阵唏嘘感叹。

  仔细一看,却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夜晚影影绰绰看不见面孔,却感觉小伙子很是魁梧,正是叶林。

  两个小时前,叶林送了几套寿衣到村西老王家,明子老爸不幸患了白血病而去世,作为朋友,加上自己又是裁缝,叶林便送了几套寿衣过去。见明子伤心难过,留下来安慰了几句,因此这么晚才回家。

  “人命天定啊.....”感叹了一声,叶林接着朝家里走去。

  突然,玉米地里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响,好像,好像哪家大人在打小孩子的光*屁股声音。

  “嗯?”叶林吓了一跳,不过迅速回过神来,虽说村里刚刚死了人,可叶林并不相信鬼神之说,人死如草灰,轻轻一吹,什么都没了。

  再仔细一听,玉米地里的噼里啪啦的声音更甚,不像有人偷玉米的声音,而且玉米还没成熟呢。“嗯,哼,啊,嘤咛....哦,爽......”又一阵细微,隐隐约约的*呻吟声传来,叶林顿时红了脸。

  “狗日的,感情有人大半夜在玉米地里偷情呢。”叶林暗骂了一句正欲离开,可脚却不听使唤了。身体某个部位急剧*膨胀,有了变化。

  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倒也正常,正是荷尔蒙排泄狂潮的时期,听闻玉米地里“哼哼哈哈”销魂般的梵唱,怎能没感觉呢?

  “要不就听听吧,下不为例就好了。”叶林轻易说服自己,蹑手蹑脚拱进了玉米地,慢慢靠近两团正在卖力耸动的白花花身体。

  片刻之后,云歇雨止,粗重的*喘息之声慢慢趋于平缓,影影绰绰下,叶林见男子起身正准备穿衣裳,有了去意。

  “哎呀,死相,就这么一会儿你就要走啦?不准走,人家要你陪嘛。”女子酥酥麻麻的声音响了起来,一把拉住了男子。

  男子吃了一惊,吓了一跳。连忙一把推开女子,惊愕道:“不行不行,刚刚已经来了两炮了,再来一仗,老子明天地都下不了。”

  似乎怕女子生气,男子接着道:“等我休息两天,两天之后,咱们还在这里,不见不散。好不好?”

  !最U新'?章A节上》Y酷匠√◇网W(

  “哼!还好意思说两炮呢?”女子冷哼一声,带着轻蔑之意,冷声道:“四十分钟就来了两炮,中间休息了就半个小时,忒没用了。估计休息两天也是白搭......”

  “呃,你放心,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满足你!”男子脸上有些挂不住,旋即保证道。

  “不行!”女子拧劲儿一来,月光下一把抓向了男子*裤裆,上上下下,撅嘴道:“我还要来一次!不然不放你走.....”

  “我的姑奶奶.....”男子一头大汗,“你说吧,怎么才放过我啊?”

  男人不行,实乃一大丑事,就连女人都看不起自己。

  “除非,除非你把村东头那一亩靠近路边的地给我!”女子连忙开出了条件,“你也知道人家一个女人家,在乡下养活自己不容易啊.....”

  “好吧!”男子微微沉凝,应了下来。“不过可能要等一个来月,土地划分才会开始,那一亩机动地就交给你了。”

  “这还差不多,机动地给我了,我这块地也能更好的交给你耕耘啊.....”女子闻言大喜,媚笑连连,月光下,一双小手又摸向了男子*裤裆。

  叶林心里却是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一开始还拿不准二人是谁,不过此时叶林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男子赫然便是村长龙平,难怪声音耳熟呢。村长的声音能不耳熟么?这女人的身份,叶林倒也推敲了个七七八八,“人家一个人”,村里有几个独身女人,而能被龙平瞧上眼的女人,不就是村里的俏寡妇,赵秀莲么?

  “没想到这两瘪犊子居然裹在了一起,他奶奶的!一个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一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他*妈的,老天爷怎么不让这两人得癌症啊?哼,迟早被雷劈的两混蛋.......”

  叶林正暗骂着,龙平点了一根烟,话声又起。

  “明天我还得去一趟老王家,王成死了,要过去帮忙。今晚咱们就到这儿吧,我要回去了。”

  赵秀莲一听,连忙一把抓住龙平。娇嗔道:“不要嘛,再待会儿嘛。王成死了,我心里怕怕的。”

  “还有你怕的?”龙平嘲讽道,“当初你男人陈平死了也没见你害怕啊,王成死了你怕个求?”说着,龙平作势起身就要离开。

  赵秀莲语气突变,冷笑道:“你还不是一样?什么去老王家帮忙?不还是看上了老王家那口鱼塘吗?难道我还不知道你?”

  龙平为之一愣,被戳破也不反驳。反而一脸理所当然。

  “那又如何?老子是村长,鱼塘是村里的,只是承包给王成而已,王成死了,鱼塘自然就是老子的了!”

  “哼。”赵秀莲冷哼一声,没有吭声。

  叶林却冷静不了,完全没想到龙平居然是这么个瘪犊子,人刚死,还没下葬呢,就盯上人家财产了。天底下哪儿去找这么不要脸的人?

  “不行,这事儿我还得赶紧通知明子,让明子小心一点儿!”叶林迅速做了决定,叶林可知道,今年年初的时候,王成叔可是投了近一万块钱的鱼苗啊,到年底怎么也得卖个三五万。乡下里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定主意,叶林再也顾不得玉米地的两人,小心翼翼退了出来,寻了路子,几个眨眼便消失不见。

  PS:一天三章,分别是早上七点、晚上六点、晚上八点,每个周六会有加更,欢迎大家品读。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