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陈天冲炼制的这件法宝名叫《挡天长戟》。

  其实元朗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判断了,但是他依旧是往下看去。

  继续上文。

  总之,过了几百年的时间,直到现在,陈天冲这个在武者世界中没有留下什么浓墨色彩的人已经没有几个武者记得了,而他所炼制的那《挡天长戟》倒是在陈天冲死后的几十年间,一直为人津津乐道。

  而这本古籍当中,就恰好记载了《挡天长戟》的一些资料,并且还有绘制下来的图案,并且还有其驱使黑风兽魂的口诀。

  所以,元朗自然就是在这本古籍之上,才了解了这《挡天长戟》的外形是个什么样子。

  而现在,元朗手里拿着的这把《蝎骨长戟》样子和那《挡天长戟》有些相像,而且《蝎骨长戟》的尺寸也和《挡天长戟》相吻合。

  所以,元朗对于这《蝎骨长戟》才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在元朗将古籍中《挡天长戟》的资料信息看完之后,又看了看手上的《蝎骨长戟》,先是沉思一会,然后有了一个比较大胆的猜测,只听元朗说道:“这蝎骨长戟难道和挡天长戟有什么关系不成。”

  然后元朗就马上将《蝎骨长戟》上面刻着的那一排小字看了一下,只不过,这些文字根本就不是元武大陆上已知的任何一种文字。

  元朗没有办法,只能又去翻了翻手上拿着的古籍。

  好在,这本古籍对于《遮天长戟》的记录确实够详细,其中就连这段驱动口诀都有所讲解。

  书中说到:“遮天长戟的驱动口诀是由陈天冲自创,陈天冲为了尽量保证口诀不会外传,特意自创了一种语言和文字,所以,元武大陆上的文字无法使用遮天长戟。”

  而之后,这本书籍上面对于这长戟的使用口诀都有了注释,其中就有发音和将这些文字都拆开来一一的将偏旁部首都详解了一遍。

  元朗的脑子自然是很好用的,所以,他只看了两三遍,就将这口诀的发音给记住了。

  然后,元朗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这驱使《挡天长戟》的口诀能不能驱动起这《蝎骨长戟》。

  于是,记住了口诀的元朗,此时站起身来,手持长戟,然后嘴里念起不明晦涩而又别扭的发音,念完之后,元朗就只有怀着期盼的心情等着了。

  而这回,元朗终于是没有失望,只见元朗在念完了口诀之后,《蝎骨长戟》刚开始还未曾有反应,只是随后在沉默了一秒钟多一点的时候,长戟却忽然释放出柔和的白色光芒。

  而元朗见到这股景象,知道自己确实是捞到宝了,别的不说,这长戟能够用《挡天长戟》的口诀来驱动,那么最起码可以肯定这《蝎骨长戟》是有其不凡之处的。

  元朗此时就这么看着眼前出现的这白色光芒,但是一时间,他却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而也就是在这时,那白色的光芒却逐渐的出现了变化,只见这白光慢慢的变化,最后显现出了一个白发老者的模样。

  )酷YJ匠◇网W永久F免;费(看“小《:说、J

  元朗看的这一幕,虽说心里很是奇怪这老头是个干什么的,但是却也什么都没做,就等着这老头自己开口了。

  果然,这老头的影像显现了出来后,那老头就开口说道:“某家黑江,《蝎骨长戟》炼制者。”

  元朗还是什么都没做,因为他知道,这老头后面肯定还有话说。

  元朗没猜错,只见这老头故作深沉的憋了一会,然后又说道:“昔年,陈天冲将其《挡天长戟》自爆,其长戟碎作无数,且兽魂也裂做百余,而直至陈天冲死后十余年间,某在一地探险之时,机缘巧合之下有幸得其其中一块兽魂,且某家自身对于炼器一途也略得些许成就,遂按照《挡天长戟》之形,仿做之《蝎骨长戟》,其目的只为对一代炼器大师陈天冲,略表崇敬之意。”

  说道这里,他顿了一下,然后这黑江又说道:“由于某家炼器材料匮乏,蝎骨长戟与挡天长戟相差甚远,实乃汗颜,且蝎骨长戟之内兽魂由于残缺不全,故其威能较之挡天长戟也有所不如,实乃遗憾。而因其兽魂残破,某只能施展其封印之法,禁锢其魂,一旦破除封印,以残破兽魂之身虽依能杀敌,但却威能大减,且兽魂自身由于残缺,无法收敛精元,故其使用三五次,兽魂即会消散,望后来者,斟酌使用。”

  说完这一些,黑江幻化出来的这幅虚影,也已经开始消散,最后黑江说道:“望后来者好自为之,某家去也。”

  而元朗听完这黑江的话,又等到他的身影消散,心里不觉得又有些失望,他本来因为自己捞着一个大宝呢,谁知道,却是一个残次品,而且使用上三到五次其中的兽魂就会消散掉,这让元朗心里不是很痛快。

  不过,心里不爽也没有用,元朗最后也只能安慰着自己说道:“算了,就算这长戟是个山寨的,但是,人家的前身好歹也是《挡天长戟》啊,那挡天长戟未曾毁灭之前,可是能与武师强者厮杀的啊,而现在的这《蝎骨长戟》虽然只是其中的一块兽魂,但想来对付一些淬体期的武者应该是问题不大吧。”

  想到这里,元朗心里的失望顿时就消失了,转而又有些欣喜之情。

  ……

  而将这《蝎骨长戟》的秘密摸索出来之后,元朗心里的心结也就解开了,而后,元朗又看了看天色,发现,现在只不过是下午而已。

  见此,元朗对自己说道:“嗯,今天主要的任务完成了,现在时间还有富裕,还是继续在修炼吧。”

  说完,元朗又继续打坐修炼去了。

  不得不说,元朗修炼起来够刻苦的。

  而像元朗这般努力,他也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想自己一两月之前,才刚刚修炼到武徒十层中期的修为,而现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元朗的修为已经又有了一些进步了,这一点,元朗自己能清晰的感觉出来。

  而之后没过多长时间,宿舍里面其他的七个人也已经回到宿舍了。

  不过,他们看到的景象就只是见到元朗坐在房间的床上在打坐,但丝毫不知道元朗今天已经把《蝎骨长戟》的潜力给挖掘出来了。

  而元朗对于这结果,也是非常满意,因为他正好不想让几人知道自己太多的事情,一是元朗这个人说起来还是比较自私的,而且,别人知道的太多,元朗也害怕自己会不会露出什么破绽。

  辰逸等七个人见到元朗双眼紧闭,对于自己等人的到来丝毫没有感知,不由得说道:“我看元朗这小子,练功真是练傻了,整天没命的修炼也就算了,不过他修炼起来却对于外界的一切都不管不问了,这也就仗着是在学院里,基本没有危险,这要是换了在外面的环境里,像他这么没有防备之心,恐怕现在这小子的坟头草都得有一丈高了吧。”

  一旁的泽洋说道:“嗯,说的有道理。”

  但是另一人,宫浩宇,却对此有着不同的看法,只听他说道:“你俩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却比较片面,你们只看到元朗现在这样子没有防备,但这说明了什么,这可是说明了元朗现在可是处于深度入定的状态啊,就这一点,足以说明元朗在修炼的天赋确实不错,你们想想,咱们几个平常修炼的时候,深度入定的状态可不怎么多,有时候打坐一整天,都不见得能进入深度入定之中修炼啊。”

  泽洋看了一眼宫浩宇,然后说道:“我说宫浩宇你小子怎么这么笨呢,咱们刚才是故意避开了元朗的这个优点,从而能够片面的打击一下元朗,然后满足一下我们的嫉妒心理,但是你小子干嘛要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呢,你是故意的吧。”

  宫浩宇:“……。”

  几人开了一会玩笑,然后也就洗漱了,去床上睡觉了。

  等到时间到了第二天。

  元朗从打坐中退出的时候,一睁眼,却发现,宿舍里的七个人都已经醒了,但是,他们却什么都没做,就这么坐在床上待着。

  元朗有些奇怪,就问道:“我说你们几个,既然你们都起床了,那为啥子不去上课捏?”

  陈天磊说道:“上啥课啊,这不今天你要请客了吗,我们几个也就不想去上课了,现在我们可都等着你这一顿呢。”

  元朗说道:“那也不用为了这一顿,专门翘课一天吧。”

  陈天磊说道:“哈哈,我们几个要想喝完一顿酒,那可是要很长时间的,得一天时间的才够用。”

  元朗听完,无奈的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咱就别再耽搁了,我们就赶紧找个地方狠造一顿呗,要不然这一天的功夫还不够你们喝酒的呢。”

  陈天磊听完,笑了一声,然后才说道:“放心吧,这一片咱们熟得很,有什么好去处我们都知道。”

  元朗说道:“好,那么你们就头前带路呗,地方任你们挑。”

  陈天磊听完,没说什么废话,走下床来,抬腚就走,后面几个人也都紧跟着。

  元朗跟在他们最后。

  等到出了院门口,陈天磊等人走在路上,不时的拐几个弯,又走了这么十几分钟,最后才停下不走了。

  而元朗一直跟在他们后边,看见他们停下了,他也就停住,心里知道这是到了地方了,然后再抬头一看,却看到出现在眼中的是一座酒楼,这酒楼建筑的倒也没有多么高大和豪华,看不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而且这建筑高度也有些低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