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这时说道:“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你吸收了一些地火,而我也同样的吸收了一些冰寒之力,现在,就实验一下你的火和我的冰谁强谁弱吧。”

  听到元朗这么一说,南宫震力这才完全明白,现在他知道了那股水汽是从何而来了,原来是自己吸收的地火在与元朗吸收的寒冰相互消融呢。

  两人的这一战形成了僵持的状态,而本来元朗还寻思这留手呢,因为他认为自己吸收的这颗冰蓝玉草中的寒劲极大,恐怕会一不小心就把那南宫震力给伤到。

  但是,很快元朗就发现是自己想多了,因为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将这股寒劲完全的发挥出来,还有不少的寒劲是在元朗的体内没有被利用。

  所以,现在两人才能拼个旗鼓相当,但是,元朗看到这冰与火的较量,突然脑子闪过龌蹉的念头,然后又不知不觉的说道:“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冰火两重天!?”

  而说完,元朗就反应过来了,同时又是一阵恶寒,因为现在对面的可是个男人,元朗暗暗的干呕一声,然后就不也不敢多想了。

  很快,双方拼斗到一定的时间,又是力竭,然后两人再一次退开了。

  南宫震力退了几步,说道:“想不到你同样也是有所机遇啊,吸收的这股寒劲丝毫不比我的地火之力弱。”

  元朗说道:“别扯这没用的,我发觉你还真的是个好对手,我已经被你挑拨的将心中战意彻底点燃,现在只觉十分的技痒,你快点在拿点真本事出来和我痛快战一场。”

  南宫震力哈哈一笑的说道:“好,我也觉得现在是热血沸腾啊,既然你愿意痛快的打一场,那我也就献丑了。”

  说完,南宫震力又说道:“我还有一招《七成劲拳》,此招能够在我原来力量的基础上,再继续将力量强行提高七成,如果这一招你能够接下的话,那我南宫震力不说二话,马上认输。”

  此话一处,元朗很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觉得很是巧合,因为这南宫震力所学的每一种功法,好像自己也都学过类似的功法,所以此时元朗觉得两人之间巧合的有点诡异,于是元朗有感而发的说道:“我现在怎么有种照镜子的感觉。”

  南宫震力本来脑子就不怎么灵光,而元朗这没头没尾的话,更是直接让他懵了,他纳闷的问道:“什么镜子,什么意思。”

  元朗知道自己想要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于是也懒得浪费口水,只是说道:“来吧,你这一招我定能够接下。”

  而那南宫震力不需要他多说,早已经开始酝酿招式了。

  再看另一边的元朗,此时他的心里也是在艰难的抉择着,因为他在考虑着自己要不要使用《三重劲拳》呢。

  但是,最后他还是放弃了,因为南宫震力那所谓的引以为傲的《七成劲拳》,也只不过能够将他自身的力量提高七成而已。

  但是,自己的这《三重劲拳》可是能足足提高自身双拳的三倍力量啊!如果说自己用这一招,那么肯定会打败南宫震力的,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有些担心这三重劲拳是否过于残暴,会不会直接把那南宫震力给打出个好歹来呢?

  而且来说,元朗自己本着为自己着想,也是一万个不愿意使用,因为,使用了三重劲拳可不是好玩的,那要人命的副作用,元朗只是想想,就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好像一阵疼痛。

  所以,最后元朗毅然决定放弃了。

  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应该用什么招式呢。

  想来想去,最后元朗灵光一闪,心道:“自己前段时间不是刚刚学会了《五行阵图》吗,也许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而且,元朗深知五行阵图的作用原理,如果说,自己自身内就含有五行力量中的其中一种,那么,在使用五行阵图的时候,这五行阵图会将自己体内蕴含的一种五行之力得到最大化的发挥。

  而元朗体内却正好有一股寒冰之力,虽然说,寒冰不是单纯的五行力量,但是,寒冰的本质是什么?是水,寒冰再怎么说还不是同样由水转变的。

  所以,元朗体内可以说是有五行力量当中的水属性的。

  想通了这一点,元朗喜上心头,当下就决定使用五行阵图了。

  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由于这五行阵图是由斯逸所创,而斯逸生前就是在炎天学院教书的,如果自己冒然使用了五行阵图,难保不会被炎天学院的人看出什么端倪来。

  而现在,自己不需要将这五行阵图完全的施展开来,只需要调用其五行中的水就可以了,这么一来,就减少了其完整性,其隐蔽性也会更高一点,基本不会被人发现的。

  当下,元朗立刻就开始运转这五行阵图了。

  说来,这五行阵图确有其巧妙之处。

  比如说,就像元朗,先前已经得到了这股冰寒之力了,但是,自己在使用这股冰寒之力的时候,却显得很肤浅,可是说是粗陋而简单又幼稚,通俗的来说,就是只会直来直去的利用,就是说,这股寒劲在自己的体内是什么样,用来对敌释放出去的时候还是什么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这五行阵图的高深之处就在这里,这五行阵图在运转的时候会将五行之力彻底的剖析一遍,从而能够将五行力量得到最大化的发挥。

  而此时,运转了五行阵图的元朗,只觉得自己体内的那股冰寒之力也被其纳入其中,少顷,冰寒之力就被完全的剖析一遍,而元朗也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一切。

  感受了这一切,元朗微微一笑,然后心念一动,顿时,那原本是属于冰寒之力的寒劲此时竟然变成了水,出现在了元朗的掌中。

  不过,现在元朗手中的水可不是普通的水了,这水中不仅蕴含了元力,而且还有一种元朗说不清的感觉,那感觉就好像是对于水的一种明悟。

  而同时,那一边南宫震力的拳法也已经蓄力完毕,对元朗说道:“小心了,我要攻向你了。”

  元朗一听,顿时不干了,说道:“攻向我,凭什么是你攻向我?这次我要当攻,你这小受就准备接受我的凌辱吧,哇嘎嘎嘎啊。”

  元朗信心满满的攻向了那南宫震力。

  而南宫震力自然是不敢大意,挥拳就将打向元朗,而这一拳是带着增幅他自身七成的力量,所以这一拳可谓十分的凶猛。

  而同时,由于元朗一直运转着五行阵图,也有心试试它的威能到底有多奇妙,于是元朗不躲不闪,反而是又更加卖力的将五行阵图催动到了极致,而也就是这时候,只见元朗手中所化的水突然有了变化,只见那原本在元朗手里的水突然变得膨胀,然后瞬间就变成了一片水幕,并覆盖住了元朗的全身。

  而周身都被水幕覆盖,这时的元朗好像突然有一种十分安全的感觉,顿时就变的大胆起来,任由那南宫震力的双拳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砰”,一声闷响,元朗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招,但是,元朗竟然没有受伤,因为元朗只感觉到这一拳打在身上之后,其周身覆盖的水幕就开始变化,先是变得十分的柔软,卸去了一部分的力道。

  而这时,那南宫震力的一拳虽然被卸去了一部分的力道,但仍是犹有余力,继续打向元朗,而这时,元朗周身的水幕又突然间变得十分的坚韧,只见那一拳打在水幕之上,水幕虽然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以至于水幕都被这一拳打的向内深深的凹陷了进去,但是,这水幕却并没有因此而破碎。

  而水幕内的元朗此时已经彻底的服了这五行力量的威力了,心中也是有些震撼。

  但是随后,元朗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又见到虽然那水幕已经如此的坚韧,但是它终究也是有一个临界点的,当达到了这个临界点之后,这水幕是肯定会被打碎的。

  而元朗由于是用自己的元力来调动这片水幕的,所以也是有很直观的感觉,他觉得,这水幕似乎再过几秒的时间就会破碎了。

  所以,元朗这时候适时做了一个极其正确的决定,只见元朗又立刻调动起全身的元力注入水幕之上,让这水幕有了后续维持的力量。

  而事实最后说明了一切,只见那原本濒临破碎的水幕有了元力的维持,顿时就恢复了柔软和坚韧,而由于被注入了活力,这片水幕就似乎已经不安于防守了,元朗觉得它似乎要反击了。

  而元朗的对这水幕的猜测也是一点不错。

  只见原本被南宫震力打的极度凹陷,以至于就差一点就要消散的水幕,突然停止了向内凹陷,而后又展现出了惊人的柔韧性,之后水幕就马上开始反击,而最有力的武器却反而是那被南宫震力打出来的那一块凹陷。

  此时的南宫震力还在拼尽全力的想要打破这片水幕,但他做梦都想不到是,那水幕却突然恢复了弹性,以至于自己在水幕上打出的那块凹陷,最后居然打败了他自己。

  I酷匠yw网{首发

  这水幕虽然是主防御的,但是它本身也是有一定的攻击力量,此时,这水幕就开始使用这力量了,只见那被南宫震力打出来的那块凹陷此时猛然间的开始反弹,然后几乎是瞬间就恢复了原状,而水幕这样的恢复动作就会带来巨大的反作用力,这股力道一下子就把南宫震力给打了出去。

  而准确的说,这南宫震力不是被元朗打败的,却反而是被他自己的力量给打飞的,实在是够讽刺的。

  而与此同时,南宫震力居然被这股巨大力量打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现在战斗进行到此,已经没有继续比试的必要了,谁都看的出来,这一场南宫震力完全惨败。

  而见到最终的结果是这样一幕,元朗和他的小伙伴当时就惊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