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林园才会如此轻易的就中了这股寒劲。

  而被这股寒劲入体之后,林园的身形顿时间就慢了不少。

  元朗见此大喜,因为先前这家伙的身形确实难以捉摸,元朗总是攻击不到他,弄的元朗心里很是堵闷,但是,也是这样,元朗跟他交战了这么久,也就有些习惯了他如此快的身法了。

  但现在,这林园的速度受寒劲的影响,陡然间慢了不少,而这一幕,被元朗看在眼里,简直就成了慢动作了,元朗发现,这林园的身形一旦慢了下来,简直就是破绽百出了。

  见此,元朗就立刻调用全身的元力,冷笑着说道:“小子,你完了。”

  而那林园此时却不怀疑元朗所说的话,因为他自己都感觉现在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法已经失去了作用,现在他只不过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了。

  但是,林园还在拼命挣扎,试图化解体内的寒劲,并且提高自己的速度。

  而元朗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只见元朗突然提前一拳狠狠的打出,但是奇怪的是,他的这一拳不是对着林园打去的,反而是直接打在了空气里,但是元朗知道,自己这一拳打出,那林园马上就会自己撞上这一拳的,因为他还在施展这身法没有停止,而元朗估计了一下,自己的这一拳就算是被林园发觉了,他就算是想停下来,估计也要有个一到两秒钟的时间,而且在惯性的作用下,他还不会立刻停止,应该还会往前走几步才停下,所以,元朗的这一拳看似是出早了,但是元朗经过计算,认为自己这一拳必能够打到林园。

  而且那林园也确实是发现了不对,但是,就算他发觉了,那么作用也不大了。

  所以,元朗的这一拳的力量达到最顶峰的时候,那林园的身形也是收刹不住,身体也是刚好来到了元朗打出的这一拳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

  而元朗的这一拳可不是和林园开玩笑,这一拳里面可是包含了元朗全部的元力,所以,这一拳,就算是那林园武徒九层的修为也是撑不住的。

  事实也不出元朗所料,只见那林园正面的接上了元朗的一拳,顿时就被这股拳劲打的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他的身形竟然被这拳力打的腾空了十几公分,最后摔出去了四五米的距离,这才停下。

  元朗看着远远的躺在地上的林园,说道:“怎么样,很爽吧,是不是浑身都感到一种通泰的感觉呢。”

  林园此时满嘴的血沫子,不只是说不了话,而且连站也站不起来了,此时只能在地上微微的抽搐着。

  元朗见此,说道:“好了,我没食言,确实把你半条命都给打没了。”

  接着又走到了林园的面前,说道:“记住,以后别在不开眼找我的麻烦,这次的事就让你长个记性。”

  元朗说完也就要回到教室了,可是转头一看,却发现在这里已经不知不觉站满了人,很明显他们都是在看热闹的。

  元朗对于这样的人都是很厌恶的,当下就不耐烦的说道:“滚开,别挡着我回去睡觉。”

  身边的人知趣的给元朗让开了一条道,元朗自然不会客气。大咧咧的顺着这条道回到了教室。

  等回到了教室,元朗又是一头栽在了桌子上,很开就又睡着了。

  而这一天,再也没有人去挑战元朗了,见识了今天林园的下场后,这些人都知道了元朗这个人不但心狠手辣,而且根本没有人性可讲。

  好不容易等到今天下了课,元朗伸了个懒腰,就慢腾腾的回到了宿舍里。

  由于走得慢,元朗是最后一个回到宿舍的,而宿舍里的其余的七个人早都回来了。

  不过现在这七个人看向元朗的眼神就有些变化了,有些畏惧,也有些尊崇。

  元朗自然也感觉到了,不过他也懒得说什么。

  而宿舍里的宫浩宇这时说道:“老元,现在我们真是要喊你一声老大了。”

  元朗说道:“什么狗屁老大,我现在的修为是武徒十层,接下来就要晋入淬体期了,所以我的目光早就应该和淬体武者并肩了,而现在,我只不过打败了一个武徒九层的武者,你们说这算的上是一件光荣的事吗,我怎么觉得自己是在以大欺小呢。”

  几人听元朗这么说,皆是默然。

  元朗说道:“好了,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我也要修炼了。”

  q酷=9匠网J4正Y版dd首*发

  说完,元朗就坐在床上修炼了。

  不过这时候泽洋说道:“我说老元,下个月的时候,咱们武徒院要举行一场竞技大赛,到时候你去不去参加啊。”

  元朗说道:“冠军有什么奖励没有啊。”

  泽洋说道:“当然是有的,不过我估计这奖励对你来说应该是没什么吸引力的,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参加的,而以你的实力就算拿不了冠军,最起码也能得个第二,而这样一来,你的出色表现也肯定会受到学院老师和院长的肯定,这对你在学院以后的学习也会有很多好处的。”

  元朗觉得这话说的有道理,毕竟出风头这些事是每一个男人都不会拒绝的,于是问道:“那你说说这奖励吧,我也听听。”

  泽洋说道:“倒也没啥,我听说武徒院开办的竞技大赛冠军奖品是一些丹丸和灵药什么的,不过,这一次倒是还有一件法宝,也被用来当作是给冠军的奖品。”

  元朗说道:“是什么法宝。”

  泽洋说道:“这法宝名叫《蝎骨长戟》。”

  元朗听说过这件法宝,于是说道:“我擦,这件法宝不是需要用学分才能够换取的吗。”

  泽洋说道:“是的,而且这法宝还需要二十五点学分才能够换取,不过这次,可能也是为了鼓励学生积极练武吧,所以,这一次也把这法宝给拿了出来。”

  元朗说道:“刚才听你这么说,武徒院会举行竞技大赛,那么,淬体和武士院是否也会举办类似的竞技大赛呢?”

  泽洋说道:“是,这两院也同样会举行竞技大赛,不过淬体院举行的竞技大赛会比武徒院的晚一天,而武士院的竞技大赛举行时间又会比淬体院的晚一天,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挤在一起的尴尬,能够错开高峰。而且别的院举办的大赛,冠军的奖品也远远比咱们武徒院的要好很多,但是咱们打听这些也没用,因为那离咱们还是有些遥远的,所以就不用眼馋了。”

  元朗说到:“好了,不说这些了,熄灯睡觉吧。”但是,现在元朗的心里已经决定下个月去参加那竞技大赛了。

  一夜时间也很快的过去。

  而等到时间到了第二天,元朗睁眼从入定中醒来,陷入了思考中。

  至于为什么思考,是因为元朗昨天开始就做了不少的打算,比如说,斯逸老师说过的那处《横刀山》之中藏着的那件法宝。

  本来元朗是今天就想去那里看看的,但是随后元朗却由觉得有些不妥,当然,他之所以觉得不妥,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修为太低,想一下,那《镇方印》被斯逸老师说的那么厉害,就算是斯逸这修为已经达到武师中期的都趋之若鹜的想要不顾一切的得到,那这法宝本身的威能就不需要多说了。

  而元朗想了想,自己现在的修为不过是武徒十层而已……,元朗顿时就羞红了脸。

  所以,这《横刀山》之中,虽然有着让元朗流口水的好东西,但是元朗却不敢去,元朗觉得,现在自己可没资格能够使用《镇方印》,先不说别的,首先元朗就认为以自己武徒十层的修为,其体内那稀薄的元力根本就驱动不了这威能无匹的法宝。

  元朗最后还是决定,自己现在还是稳下心来好好的继续修炼吧,等自己的境界达到了淬体中期到后期修为的时候,那时候才有点把握敢到那《横刀山》探索一番。

  好在,元朗对于修炼一事,一直都没有放松过,所以,元朗现在的修为虽然还是武徒十层,但是要元朗自己估计的话,自己的修为应该是到了武徒十层的“中期”了。

  其实,武徒境界的划分,是分为一到十层的,而不是前期,中期,和后期乃至巅峰。

  只是,如果要细分一下的话,那么就又能看出不少的差别来。

  首先来说,每一个武道境界,都是有个修炼时间的关系,我们假设一下,一个武者的修为是武徒十层,但是,这其中就有很大的差别,这就是因为修炼时间的关系了,你在武徒十层的境界待了一辈子,也照样是叫做武徒十层,而你如果是刚刚晋入武徒十层不过一秒钟的时间,那你也可以叫做是武徒十层。

  但是,这两者之间如果打斗一场的话,那么结果是谁输谁赢呢?这问题已经不用回答了,答案很明显,肯定是在某个境界内待了一辈子的武者会赢了。

  因为,在某境界挣扎了一辈子的武者,首先来讲,他体内的元力肯定就要比刚晋升的武者要多一些,这时不用怀疑的,再者,由于前者已经卡在境界内一辈子了,虽然这是很耻辱的事情,但是抛开诸多的缺点不说,这同样也是具备一些优点的,别的不说,单说前者的战斗经验最起码也是丰富无比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