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元朗打量着这影像的时候,那影像却先开口说话了:“外来者。”

  元朗见到这一幕,倒是没觉出有丝毫的惊讶,因为他知道,这影像是看不到自己的,因为这枚玉简是属于《留影玉简》,这种玉简价格相当的不菲,因为这种玉简可以保留和记录一个人生前想要交代的什么事和一些重要的话,实在是很神奇,而元朗以前的时候也拥有过几块,所以,他才知道玉简中的这个人所说的话只是事先保存下来的一段影像而已。

  此时,那影像又是开口说到:“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名为斯逸,武师中期修为,生前是学院中一个不入流的教师。”

  元朗听到他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之后,顿时就是一声欣喜的大吼,说道:“这里果然是那斯逸的坟墓,那也不枉我之前受了那么多的罪了,现在看来,这次我的霉运终于是走到尽头,好运气已经到来了。”

  那影像,不,现在应该叫这影像为斯逸了,只见那斯逸又说道:“但是,对于你这外来者,我不是很高兴,因为,不管你来此是何行径,但是,你都打扰了一个死者的长眠。”那斯逸此时的脸色也带上了一些愠色。

  而元朗一听这话,顿时有些惊恐,因为听这斯逸的意思,他是不希望自己被人打扰,如果说这样的话,自己这回掘了他的墓,那他会不会什么东西都不会留下啊。

  不过好在,那斯逸随即又口风一转,说道:“当然,你这外来者既然不畏险阻的到这灰雾森林,而且不但找到了我的葬身地,最后进入了我设下的幻阵之后还能脱困,并且还能破了我这《魔心幻阵》,那么想来你肯定也是专程找我来的,或者说,是为了我身上的一些物事。”

  那斯逸这时好像做思索状,想了这么一会,最后说道:“思来想去,我只是个老头子,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值得别人觊觎,除了一件东西,那就是《五行阵图》,因为这是我一辈子最高的成就了。”

  元朗一听见《五行阵图》这四个字,脑子顿时就不灵光了,现在他好像出现幻觉了,直接就把这斯逸留下了影像当成了真人了,这时不自觉的冲他说道:“是啊是啊,快给我快给我啊,我要,我要。”

  而再看那影像,这时候好像是看见了元朗的反应一般,这时只见那斯逸微微的一笑,说道:“别着急吗,下面我就会把这《五行阵图》的功法说一遍,记住,我只说一遍,如果记不住的话,那只能就怨你自己的脑子笨了。”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时间内,斯逸将那五行阵图的行功方法念了一遍,他的语速不快,有些缓慢。

  元朗的记性确实不错,虽然那斯逸只是将这功法说了一遍,但是元朗已经牢牢的记在脑子里了,等他回去后,为防止出什么差错,他准备用纸笔记录下来。

  那斯逸的影像停顿了几秒钟,最后说道:“好了,这五行阵图的内容就是这些了,将来你能学习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元朗说道:“放心吧,我元丰穆可不是吃素的,这《五行阵图》我肯定能在短时间内全部学会的。”元朗这时很是自信的说道。

  而斯逸此时沉默了一会,最后有些希冀的说道:“现在,我把自己最得意的杰作尽数传给了你这个外人,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叫我一声师傅了呢。”

  元朗一听,这才恭恭敬敬跪倒在地,带着尊敬的口吻说道:“师傅在天有灵,请受弟子一拜。”说完,元朗又给他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

  斯逸又说道:“你肯冒如此多的危险得到这本《五行阵图》,想来你肯定十分的痴迷于武道,而像你这样如此爱习武的人是武者的福气,而且,我也不想让自己的衣钵失传,所以,这一次将这功法传给你,我应该是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斯逸这时却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外来者,你知道我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死亡的吗。”

  斯逸显然在吊人的胃口,就算他现在已经死了,也还是改不了这个恶习。

  而元朗上哪去知道他是为什么死的?于是只能耐心听他继续说了。

  斯逸说道:“外界都说我是暴病而亡,但是,却极少有人知道,我是因为受了重伤才会死亡的,要不然的话,我是不会死的,我死前只有六十二岁,而我的修为却已经达到了武师中期,正常来讲的话,我再活个六七十年还是没问题的。”

  斯逸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中明显带着不甘,愤怒和唏嘘,然后他又接着说道:“而我之所以会受重伤,是因为当年之时,我和几个过命的兄弟一起去探寻一处强者的墓府,而这处墓府,早在之前,我和我的几个兄弟已经将这墓府的情况了解的十分透彻,这墓府之中埋葬着的是一处武师巅峰修为的武者,名叫《灵王甫》当然,这灵王甫的修为也不算多高,但是,重点在于,这灵王甫生前曾得到过一件法宝,这法宝是一枚大印,名为《镇方印》,其威能不但强大,而且使用门槛极低。而抛开这法宝不谈,这灵王甫还是个十分富裕的武者,拥有惊人的财富,而这灵王甫也是个贪财的人,以至于就算是他死后也舍不得这些财富,所以就一并让这些巨额的财富随他下葬了,所以,基于以上两点,我们几个人就按捺不住自己的贪心了,便联手到了那墓府,打算去发一笔横财。”

  说到这,斯逸好像是想起了一些痛苦的往事,然后叹了一口气,又说道:“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进入了那灵王甫的墓府之中,却发现那处墓府并不是只有我们几个才知道,还有别的武者也是通过了其他的渠道知道了这墓府,所以,当我们进入之后,却发现在墓府之中已经有六个武者早我们一步进来了,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我们两边的人马自然都是想要得到灵王甫埋葬的法宝,所以也是拼杀的非常惨烈,但是我们两边都没想到的是,真正要命的还是这处墓府,那灵王甫是个十分卑鄙的家伙,他死后给自己建造的这个墓府,其内充斥着阴狠的机关,我们对此没有提防,被这墓府狠狠的阴了一回,双方死伤都是十分惨重,而到了最后,只有我和另一个兄弟跑了出来,但是,就算是我们两个逃出来了,还是没能逃出厄运,因为我们在那墓府之中也受到了致命的创伤,最后都没有挺过五年的光景,便都是黯然陨落了。”

  斯逸这时又说道:“但是,这件事对我来说是坏事,不过对你来说却是好事,因为现在,我要送一份礼物给你,而这礼物就是我从灵王甫坟墓里带出来的《镇方印》,这可真是我拼了身家性命才换回来的,而如果我没死的话,那这礼物是怎么都轮不到给你的,你说对不对?所以我才说这对你是件好事。”

  元朗听完,只觉得今天自己似乎运气真是不错,好事一件接一件的发生,于是当下就仔细而耐心的听着那斯逸接下来说的话。

  斯逸说道:“而这《镇方印》的存放之处,被我藏在了住址附近的一座大山之中,这大山远远看去,酷似一把横着的长刀,所以名字就叫做横刀山,而我就在那山中挖掘出了一个山洞,那法宝就是藏于其中,那山洞的具体的位置在山中的……。”斯逸将那地址说了一遍。

  而元朗当然不敢大意,当下将那斯逸所说死死的记住。

  斯逸说道:“好了,我全部的身家就只有这些东西了,而现在,我把这些东西都送给你了,希望你好生使用,不要坠了我的名头就好了。”

  元朗此时怀着敬意的说道:“师傅,你既然如此厚待于我,那我元朗也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而此时那斯逸交代完了所有的事情,也没有了牵挂了,这时候他的身形也开始慢慢的消散。

  就在斯逸快要消散的时候,他说道:“外来者,我真想看一下你长的是什么样子,可惜,我死的太早了,所以没有这个机会了,以后你自己珍重吧,我这便去了。”然后,斯逸留下的投影彻底消散了。

  元朗看着斯逸那消散的容貌,一时间呆在原地,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只觉得空落落的。

  又在这洞穴中待了十几分钟,元朗勉强收拾好了心绪,便说道:“现在该回去了。”

  然后元朗将那棺椁重新复位之后,说道:“斯逸老师,您走好吧,我以后如果强大了会重新给你找一处风水更好的地方的。”

  收拾停当这一切,元朗终于不再停留,接着就走出了这洞穴之中。

  等出了洞穴,元朗看了看四周,发现此处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

  元朗很快走出了这块风水之地,然后向着灰雾森林的出口进发,而元朗身边所携带着的那只绫岐兽早已经在之前受到的意外中丧生了,不过,好在,由于元朗已经来过一次,所以,这回他只要顺着自己来时的路线再回去就可以了,虽然说肯定还是会遇到一些危险,但是元朗也可以应付了。

  于是,三个时辰之后,元朗终于是走出了这灰雾森林,虽然现在的他身上的一副彻底成了碎布条,而且又新添了七八处伤口,但他好歹是没出什么大事。

  由于灰雾森林无法辨认时间,所以这一出来,元朗就看了看外面的这天色,发现现在是黄昏时分了,但是具体的事情,比如元朗在灰雾森林待了几天的时间,这元朗就不知道了。

  元朗除了森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换一身衣服,因为现在他这个样子除了十分的狼狈加丑陋之外,还难免会引人怀疑。

  }酷!。匠h#网◇首_发e^

  好在,虽然没有特意的准备什么,但是元朗的纳物袋里还是有着大量的衣物存在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纳物袋里竟然还有化妆品这么娘的东西,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元朗十分的臭美,所以才会随身都带着这些玩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