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来讲,元朗身为皇子,那么他要展现出的应该是光明英雄的形象,是不能表现的吗很阴暗和猥琐的。但是,元朗在皇宫之中也是有不少的敌人需要被元朗铲除,而这些敌人,元朗要不就是让自己的手下去动手干掉他们,要不就得要自己亲自出手去杀了他们了,而由于元朗身份的敏感,所以,他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动手。

  那么这样一来,要做一些杀人的事情那就必须要十分的隐蔽才行,而元朗本身的修为有不是很高,那么这时候,就需要很多的辅助兵器帮忙才可以,但是像如刀剑这样的兵器是绝对不行的,因为如果用自己的刀剑将敌人杀死的话,那么尸体上就会有刀伤和剑痕,那么一来,如果是有心人特意调查的话,那么很可能就会顺着这些线索一路追藤摸瓜,最后查到自己的身上来,那么如果真的调查出来了,元朗作为皇子的威信就会受到很大的损害,所以,这么一来,元朗只能选择的就只有这些“一次性”的灵宝了,这么一来,用这些灵宝去杀人的话,那么这些一次性的灵宝就是属于无根之源了,扔出去之后马上就会消散于虚无,所以根本调查不出来这些法宝的拥有者是谁,所以,元朗才会这么酷爱灵宝暗器之类的东西。

  而此时,元朗将手中的灵宝仍了出去,但是却不是对着那魔兽仍的,而是对着这里的地面,准确的说,是这里的阵法扔去。

  元朗也并非是乱扔一气,而是凭借这风水旗的推演,虽然这风水旗不是专门找阵法的破绽而生的,但最起码也让元朗模糊的知道了十几处疑似是破绽的地方。

  等元朗扔出去了一枚灵宝打中了阵法的其中一处破绽的时候,阵法还是没有破,因为最直观的判断方法就是那魔兽还是没有消失。

  见到现在这一幕,元朗直接发了狠,最后又拿出了四件灵宝,分别对这阵法的四处破绽打去。

  c◇酷◎J匠)网t首;@发w~

  这一回元朗用了这么大的代价扔出了四枚灵宝,终于是没有白费,结果让元朗十分的欣喜。

  只见四枚灵宝中的其中一枚误打误撞,应该是打到了阵法的破绽,然后阵法就被破了,接着元朗就见到了那只魔兽的身形最后开始随风飘散,变成了粉末消散与天地间了。

  而阵法被破之后,元朗好像察觉到四周的空气都传来一阵阵的波动,随后这阵法便消失了。

  等元朗在此看向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还是原来的那个老样子,而那个洞穴也依旧是在那里存在着。

  不过元朗已经知道现在自己所看到的才是真实的情景。

  确定了这一点,元朗随后就开始盘点,算算自己这一次战斗损失了多少东西。

  而结果也确实让元朗心痛,这一场战斗,让元朗身上携带着的灵宝损失了八件。

  不过元朗顷刻间就恢复了平淡,因为他知道心痛没有用,是不可能将损失的灵宝给补回来的,所以,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进入这个洞穴了,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弥补一下自己的损失。

  想到这里,元朗也就走进了这处洞穴之中,而当元朗跨进了洞穴之后,他自然是要看看这四周是个什么模样了。

  这洞穴的入口是比较宽敞的,足有三米多高,而洞穴内部的景象不像是元朗想象的那么烂,相反,这洞穴里面的景色还不错。

  这洞穴本来是自然形成的,但是,这洞穴的内壁可都是被人大力的修饰过了,以至于现在这洞穴里的内壁被打磨的十分的光滑,而不是坑坑洼洼的。

  只不过,这洞穴的宽度就很是一般了,元朗只身一人的走在这条通道之中,都觉得不怎么宽敞,以至于他的身上都蹭上了一些泥土。

  但元朗此时对这些不在意,在进入了这洞穴之后,元朗发现这洞穴还蛮长的,以元朗的脚力也已经走了十几分钟了,可是还是没有来到洞穴的尽头,不过好在,这洞穴也没有任何的岔路,这也让元朗省了如何抉择的问题了。

  元朗依然还是像洞穴的深处走去,而这样又走了两分钟左右,元朗终于是远远的看见了洞穴的尽头了。

  而元朗最终来到这尽头处的时候,顿时觉得眼前变得豁然开朗,因为现在映入元朗眼帘的是一座大厅。

  当然,这里是按照大厅的样子来设计的,但这里并不是真的大厅,准确的来说,应该叫做坟墓合适点,见在这里的空间十分的宽广,恐怕足能容纳下的近百个人,而且,这里是被人为的扩展过的,所以这洞穴的四壁不仅十分的光滑,而且在其上还又加入了一些生石灰之类的东西,保持住这里的干燥。

  而在这处大厅的正中间,正摆放着一口棺材,所以说,元朗才会把这里叫做坟墓。

  不过,这整个大厅里面也就只有这么一口棺材了,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和摆设了。

  而一见到这口棺材,元朗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虽然现在他没有什么证据,但是此时他心里却又一种直觉,他觉得,在这么个地方摆了这么一口棺材,那这棺材里面的尸体就必定是那斯逸的了。

  想到这里,元朗看着这口棺材,只觉得异常的激动,那副模样,就好像此时这棺材里面摆放着的是他的老爹似得。

  有些踉跄的走到那棺材近前,此时的元朗因为激动,所以走路都有些打飘了。

  走到了这棺材跟前,再一细看,就会发现这棺材的造价也是不便宜,棺材的用料是使用了一种叫做铁树的木料做成的,这种铁树生长的极其缓慢,十几年时间也不见得能长出几公分来,而据元朗估计,要想将这样的一口棺材制造出来,起码得有五六百年树龄的铁树才行。

  不过,这终究也只是一口棺材,而元朗现在的身份是盗墓贼,所以夸赞这口木头棺材屁用没有,因为,它最后肯定也是要被元朗破坏掉的。

  而现在的元朗也不愿意拖延,看了这棺材一眼,立刻就准备开始动手了,挽起了袖子,元朗心里默念了一声得罪,然后就运转体内元力,鼓足了劲,一把抓住了这棺材之上的棺盖,然后用力的推了开来。

  “嘭”的一声,厚重的棺盖落在极其坚实的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此时的元朗自然不会去管他,只见他这时候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棺材里面,只见此时这口棺材被元朗推掉了棺盖,在其内,有一具白骨,这白骨倒也没什么不同,除了有些高大之外,便再无异常。

  而元朗自然也是不会怕一具白骨,只是在棺材打开之后,却从其内突然的喷发出一股尸气,而之所以会产生尸气,是因为在这具白骨的主人生前还活着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到这里面去了,于是等到他死了,尸体开始慢慢的分解,最后形成了这么一股气体,而由于这股气体又在棺材这个狭小的面积里面散发不出去,所以时间一长,这气体开始变得浑浊不说,而且还有了毒性和刺鼻难闻的气味,所以将之叫做尸气倒也并不为过。

  元朗就不巧刚好吸入了那么一小口恶臭的气味,只见他顿时就皱起了眉头,然后手拿一块绢布,捂着鼻子跑到一边,说道:“这味道真是太难闻了,闻上这么一口,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这让人恶心的气味了。”说完这些,元朗这才又跑到那这大厅的出口,便去呼吸一些相比较而言正常的空气了,然后等着棺材里面的那股气味散尽。

  时间过了五六分钟左右,元朗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又回到了那口棺材面前,看着里面的那具白骨。

  白骨身上所穿的衣服都烂掉了,所以里面就只剩下了白骨,什么线索都没有了,而元朗此时要做的就是找出线索来,以确定这白骨生前的身份。

  好在,元朗眼睛发现了在这白骨的旁边有一个洁白的纳物袋,这纳物袋的颜色和这白骨十分接近,以至于元朗差点没发现。

  既然这纳物袋是跟着这白骨一起下葬的,那么很可能里面就有很多的线索,元朗迫不及待的打开,在袋中袋中翻找了一会,刚开始只是找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不过最后,元朗从里面找出了一枚玉简。

  元朗手里面拿着这块玉简,观察了一会,然后就从体内分出一丝元力让其渗透进玉简之中,顿时,玉简发出温和的白色光芒,然后这光芒就四溢而出,最后这些白色光芒聚成一束,投射在了厅中的一面墙壁上,而顿时,从墙壁之上就显现出一个人的模样。

  这人的年纪看起来有五十余岁,以至于脸上一脸的褶子,而且还留着茂密的花白胡子,身材有些干瘦,不过他的个子倒是很高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