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将整本书,尤其是最后这段话看完,他足足骂了一分钟的脏话,才慢慢的平息下来,最后无力的说道:“这什么破烂玩意。”

  不过,元朗在让自己平息了一段时间后,心里的郁闷和怒火也就泄完了,这时又仔细的想了想,说道:“其实说来,这秘法还算可以啊,虽然那后遗症有些让人糟心,但一想也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那毕竟是三倍的力量啊,虽然来说是武者自身所发,但是却是用一种近乎取巧的办法才能够释放出来的,所以这么一说,那基本上就不是武者自身的实力了,而是类似通过激发潜能的办法才做到的,那这么一想,肯定是会对自身筋脉造成很大的伤害的。”

  元朗这么分析着,而到了最后,元朗下了结论,说道:“所以说,就算是这三重劲拳有这么操蛋的后遗症,但想来也是值得一学的,毕竟,那可是高于自身的整整三倍的力量啊,这种诱惑可实在是让每一个武者都很难拒绝的。”

  元朗一想到这里,突然有觉得心跳加速了,于是又重新拿起了这本秘法,眼中闪过一丝决心,说道:“决定了,这秘法我一定要学会。”

  …酷“9匠!e网唯q一,a正版,其vd他Tt都‘是盗F版}

  元朗也是说干就干,此时就一头埋进这功法之中了。

  而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小时之后,元朗有从书本里抬起头来,眼露自信的光芒,说道:“我现在应该可是试着修炼了。”这一次他足足读了两遍,最后他认为,以自己的记忆力,应该没有记错或遗漏掉什么内容,所以才有这个自信。

  元朗从铺上下来,在这屋中就开始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演练着《三重劲拳》。

  一时间,这屋中尽是元朗练拳时带起的破风声。

  刚开始的时候,元朗施展这三重劲拳的时候,怎么打怎么觉得费劲和别扭,因为书中描写的的这股三重劲实在是难以掌握。

  打个比方来说,平时武者一拳全力的挥出的时候,都是直来直去的,大开大合,打起来十分痛快。

  而这三重劲拳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如果说平时的一拳打出,走的是一条直线的话。

  那么依照这秘法打出去的一拳,就好像是一条千迢万转,千沟万壑,坑坑洼洼,遍布崎岖的弯道。

  所以元朗在刚开始练习的几个小时内,怎么练怎么觉得难受,他现在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但就是怎么都打不到正处去的感觉,又有种拳拳打出,最后都打到空处的感觉,这感觉让他十分难受。

  不过,元朗倒真是不笨,这拳法在他练习到晚上的时候,他已经将这拳法完全的熟悉了,起码施展开来的时候看着十分流畅,不生涩了,而不是像刚开始练习的时候,姿态滑稽,丑态百出了。

  元朗觉得这拳法自己已经烂熟在心,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现在,我是不是可以试试施展一下那三倍的力量了啊。”

  说完,元朗已经开始调动自己体内的元力了。

  这三重劲拳有个好处,那就是如果只要不动用元力的话,是无法释放出高于武者三倍的力量的,所以所说,平常练习这拳法的时候,只要不用元力,那么就不会对筋脉造成损伤,可以放心大胆的练,不过就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假把式罢了。

  而现在,元朗准备用元力再试一下,虽然说如果侥幸成功了的话,会损伤自己的筋脉,但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施展出来三重劲呢,再说了,元朗也不认为自己第一次施展就能走狗屎运。

  不过现在在这房间里可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试验一下的,于是,元朗不辞辛劳,特意下了楼,出了楼外,然后元朗也是四处查看,最后发现,在左边的一处角落上倒是有块一人高的巨石,元朗这一看,位置还挺隐蔽,不会被人察觉,顿时就看对眼了,心道这可正是个绝佳的靶子啊。

  于是元朗也就没停留,三步并两步的走到了那巨石面前。

  调整了一下气息,元朗呼出一口气,有些害怕的说道:“好,现在开始吧。”

  然后元朗就开始调用元力汇于双臂之上,脑子想着三重劲拳是需要动用双臂的哪些筋脉,然后元朗就让元力分布在这些筋脉上,等到元朗觉得双臂内已经传来一股饱胀的感觉后,元朗知道是时机了,然后一拳狠狠对着这块巨石打去。

  结果……。

  “轰。”

  空气中传来猛烈的破风声,而元朗面前的这块巨石已经实实在在的变成了粉末,风一刮,便随风飘扬。

  这一切都已经说明这一拳的力道有多么大了。这一拳估计一下子就能干掉武徒三层到四层的武者了。

  但是再看元朗。

  此时元朗疼得滚翻在地,不住打滚。

  “哎呦我去,疼死我了,次奥,要死要死要死。”元朗此时的双臂已经变得通红,而且肉眼可见是他的双臂已经比原来粗了许多,但是元朗知道那是肿了。

  只见现在的元朗来回左右交叉着按揉着自己的双臂,口中不时呼痛,同时夹杂有不少脏话。

  这一次元朗尝试发出三重劲,结果有些不好判断,只能说是没成功也没失败,确切的说是成功了一半,他没有发出三重劲,但是却发出了一重劲,也就说比平时高出一倍的力量。

  不过现在,对于这一结果,元朗已经没心情做什么反应了,他正忙着满地打滚呢。

  突然元朗好像想起了自己的纳物袋可是有不少好东西啊,虽然说不是专门治疗这种伤痛的,但好歹也是有些止疼的灵药的。

  想到这里,元朗也不打滚了,尽管现在他双手无力,但还是艰难的打开纳物袋,从里面取出几颗去痛的丹药,塞进了嘴里。

  过了一段时间,丹药起了作用,元朗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痛苦,于是慢慢的站起身来,打净身上的草根泥土,就朝自己的住处走去了。

  等到了自己的房间,元朗现在是什么都不能干了,于是他开始思索这次施展这三重劲拳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想了几分钟,元朗得出了结论。

  自己之所以失败,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自己刚刚上手这秘法,以至于才练了几个小时,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试一下,浑然忘记了一个真理,那就是“拳打千万遍,其义才自现。”所以他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第二个原因,就是现在的自己修为还是低了一些,依元朗估计,如果自己晋入了淬体期的话,那就会好很多,因为在淬体期武者已经开始淬炼身体,所以相对而言,体内的抗性就会极高了。

  而元朗虽然已经练过体,但据他估计,自己和淬体期的武者比肉身强度还是嫩了点。

  想了这半天,元朗回过神来,发现现在天色已经很晚,而他现在这状态实在令他难受,索性他就一头栽进被窝呼呼大睡了。

  时间流逝,夜晚过去。

  到了第二天早晨,元朗只觉睡的正香沉,却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元朗很是愤怒的起床,一把拉开门,却发现门外站着的是那陈乐天,于是元朗问道:“敢问陈老师来此有什么事。”

  陈乐天说道:“你是不是忘了,今天就是你们这些新生开学的时候了,现在时间马上就要进入辰时,我见你还没有从房中出来,这才赶紧来叫你的。”

  元朗这时才想起自己已经进入学院要学习了,顿时惊醒了,说道:“那谢谢陈老师了,想不到你还这么尽责啊。”

  陈乐天说道:“什么尽责不尽责的,你今天要是没准时去上课,那学院追查起来,发现是我的责任,那肯定是我扣我工钱的。”

  元朗没想到这陈乐天实在的有点傻了,一时间竟然有些尴尬,想了一会,元朗说道:“老师你看,我现在对炎天学院还不熟悉,你看你是不是给我带个路啊。”元朗这时倒很识趣的从怀里掏出了十几颗普通晶石,交到了陈乐天的手中。

  陈乐天倒也真实在,一把抓过晶石放在怀里,说道:“好,看在钱的面上什么都好说,我带你去学校的教室去。”

  陈乐天说完,头前走了,元朗紧紧跟随。

  走了十几分钟,陈乐天最后带着元朗走进了学院中一间教学楼,最后带进他一间教室,说道:“蓝先生已经将你在学院的一切都办妥了,所以你以后就在这里上课。”

  元朗看了看这教室,发现这里现在学生还不多,于是一句话都没说,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

  时间又过去一会,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学生,虽然还有些学生没来,但现在已经是辰时了,来不了的没人管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