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说道:“好,那我在此就祝你们成功了。”

  王天此时心中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说道:“好,既然这样的话,那老王我也就告辞了,但是我要嘱咐您一句,您的身边没有了我们保护,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要三思而后行。”

  元朗说到:“好,我会牢记你的叮嘱的。”

  王天此时也只能离去了。

  元朗看着王天有些落寞的背影,一时间也是有些心酸,因为元朗也不舍得离开自己精心培养的这些手下。

  而元朗尤其是舍不得的是韵诗。

  但是,自己要想变强的话,最起码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独立啊。

  ……

  慢慢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元朗一路不停朝学院北边走去,由于这学院很大,元朗一时间想要找到宿舍还不是很容易,所以他沿途抓住几个人问了问路,最后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元朗终于是到了学院宿舍了。

  走进宿舍的大门,门口房中的值守老师叫住了他,而元朗直接把那带印章的纸交给了他,并表明了来意。

  这个值守的老师年纪看起来在三十岁左右,相貌不怎么好看,而且有些秃头,名叫陈乐天。等他接过元朗给他的东西看过后,顿时就是一惊,暗道这元朗确实有点门道,将这蓝枉策的关系都打通了,当下也没干怠慢,对元朗说道:“原来你是来炎天学院上学的学生啊,那你请跟我来吧,我给你安排个房间。”

  元朗此时很是大脸的说道:“你可要仔细选好,一定要给我挑个好房间。”

  陈乐天一听,也不着恼,只是说道:“好吧,我尽力。”

  说完陈乐天也就到了楼梯口了,接着就上了二楼,最后在二楼的一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拿出钥匙,打开了屋门,对着跟在身后的元朗说道:“你看看吧,这里地处二楼,这个位置刚好,比一楼和三楼要强一些。”

  元朗看了看门上写的一个“甲”字,于是指着这个字,问道:“这是?”

  陈乐天说道:“这是房间的号码,这里每一层楼都有十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号码,分别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通俗的来说,你可以把这些字当成一到十来读就可以了。”

  元朗听他说完,直接就来到了房间中看了看,其实宿舍的房间都是一样的,元朗也不挑剔,直接说道:“好了,这里也不错。”

  陈乐天说道:“好,既然你选好了房间,那你以后就要在这里长住了,而由于今天还没有开学,所以现在这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你今天可以自己一个人安静的休息一晚了。”

  元朗说道:“好滴,我知道了,现在我要休息了,也请老师你离开吧。”

  陈乐天也不多说,转身就走了。

  而等到陈乐天走后,元朗立刻就站了一个下铺,这房间里一共能住八个人,看得出这学院为了尽可能节省开支,对于学生的一些待遇就不很照顾了。

  但是元朗也没在意,因为他这个人虽然不怎么喜欢热闹,但是人多点也显得有点人气。

  元朗也没浪费时间,坐在床上,直接打开自己的纳物袋,开始翻翻找找,最后从纳物袋里拿出好几样东西,分别是《三重劲拳》,《冰蓝玉草》,《圆匀心法》。

  看了看这些东西,元朗说道:“纳物袋里还有不少功法和法宝什么的,但是现在我最需要的还是要把这些东西归为己有。”

  说完,元朗拿起了床上的冰蓝玉草,先是有些害怕的犹豫了一下,但是最后也是一狠心,一口把这冰蓝玉草全部填进嘴里,然后牛嚼牡丹一般,随便嚼了两下,就咽下了肚去。

  而这灵草一入肚,顿时冰蓝玉草的效能就发挥出来了,这灵草中蕴含的极精纯的冰寒之力立刻就散发到了元朗体内的四肢百骸。

  而现在的元朗也是很痛苦,因为他现在觉得自己全身都被它给冻成了冰坨坨,甚至吐出的气息都是寒气,脸上也出现了稀薄的冰霜,且还有剧烈的疼痛。

  不过元朗也是狠人,咬牙没让自己惨叫出声,因为他知道,这样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而现在,唯一能帮上大忙的就只有那本《圆匀心法》了,所以,元朗一秒也不多耽搁,有些艰难的挪到了床边,把那圆匀心法拾了起来,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翻阅着。

  因为功法这种东西,必须要细细阅读,万不可一目十行,要是万一看错了那么三两个字,那么功法的运转路线自然也就错了。而如果按照错误的行进路线运转功法的话,那么必将带来可怕的后果,往好了说,就只是吐几口血,受点内伤就完事了,但是最严重的情况将会是经脉逆失,走火入魔,最后凄惨的死去。

  所以,现在元朗就算被这股寒劲折磨,仍是非常仔细的在学习这圆匀功法是如何运转的,好在,让元朗有些欣慰的是,这圆匀心法也并没有多少内容,所以,只是十几分钟后,元朗就将之全部记住了,然后,元朗就开始尝试这运转圆匀心法了。

  说来元朗这次的运气似乎不错,因为他这第一次尝试,居然就成功了,元朗小心的用心神控制着,让着心法慢慢在体内运转,而这圆匀心法每运转一次周天的时候,元朗就觉的体内的那股寒痛就会消减不少,而等到圆匀心法运转了十余周天之后,元朗就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对此,元朗一方面赞叹于这心法的奇妙,但马上有些害怕的想到:“现在虽然是不痛了,但是这冰寒玉草的功效还有没有啊,可别是被那圆匀心法都一并给化没了啊,那我这回岂不是白受了这大罪了。”

  元朗现在心里担心的想到,也有些懊悔。

  不过很快,元朗就想出了一个验证的方法,顿时就高兴不少,首先,元朗盘膝坐下,同时又开始运转起了化气决,化气决一运转就开始调动体内的元力,而后元朗又是左手向前一伸,同时心神操控着体内元力分出一部分来到自己的手掌之中,很快,在元朗左手之上就开始显现出一团几乎透明的元力,而元朗这时也细心感受着,过了一会,元朗就察觉出手掌之上的元力带着浓郁的冰寒之力,元朗之所以能够察觉的浓郁,是因为就算现在这股寒劲已经被元力包裹住了,但是元朗还是觉得自己的手掌都被这股寒劲冻得有些麻木了。

  元朗这才狂喜的的说道:“哈哈,这圆匀心法真是好东西,竟然这么完美的去除掉了冰蓝玉草带来的副作用,而且还没有减弱它的威力,让我鱼和熊掌兼得了。”

  而高兴过后,元朗也是决定趁热打铁,再把那《三重劲拳》也给一并修炼了吧,反正就是今天不练,以后早晚也要修炼的。

  想到这里,元朗也不犹豫,翻开了这本《三重劲拳》又开始学习其中所教授的内容。

  把书先翻到第一页,书中就明确的写出了一段话“此三重劲拳乃为秘法,非乃功法。”

  Q6酷)匠网{唯-.一正!版)c,◎其他j都是Z盗版

  看到这里,元朗尚且没有什么反应,因为这秘法其实说起来要比功法强上不少,而且来说,秘法这种东西不同与功法,功法这种东西还有与武者自身的等级有着相应的对应。

  而秘法这种东西则没有这个限制,但是,这秘法也有缺点,那就是如果武者使用了秘法之后,大多都会对身体有着一定的伤害。

  不过,就算是如此,元朗对于秘法还是中意的,所以,他也就继续翻看着这秘法。

  而当元朗看完这本秘法之后,却觉得有些头疼,因为这秘法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好修连的。

  首先,这功法之所以叫做三重劲拳,可以拆开两部分来讲,先说这这一部分“三重劲”,解释一下的话其实就是让武者学会了这秘法之后,可以让武者在瞬间释放出高于平时三倍的力量,当然,这有个限制,而这个限制就是第二部分了,关键就是这个“拳”字,也就是说,三重劲拳只可以让武者在修炼之后,再瞬间内用自己的双拳打出高于平时三倍的力量来。

  其实,这样的一本秘法确实已经算得上的很好了,但元朗对此也并不怎么满意,当然,他不满意可不是说他眼光高,臭毛病多,而是有让人理解的原因。

  第一,这秘法元朗全部看完之后,就觉得很难学会,因为这秘法的精髓主要就是说如何能让你发出这高于平时三重的力量来,说来确实是很简单,但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部秘法,却足足用了二十几万字注解,全书分为十几个部分,将每一个部分都用了几万字才算是讲解明白,而其中主要描述的都是双臂上的筋脉,每一个部分都是详细描述这些筋脉是如何的走向,以及双臂中哪些筋脉应该要充分的锻炼才能最大化的发挥出效果,哪些筋脉要尽量避开不可伤损,应该怎样合理的将这三重的力量完全的发挥出来。

  元朗看的头昏眼花,最后总算是把这二十几万字都给看完了,本来这三重劲拳如果还只是比较难学的话,那元朗还不至于会放弃掉。

  不过,就在元朗翻到这书的最后一页的时候,在书的结尾处写着几十个字,而就是这短短的几十余字就将元朗的想要学习的信念差点浇灭。

  因为短短的这段文字里面写着,“此秘法应尽量避免使用,每一次使用都会对武者筋脉造成损伤,若频繁使用,可能会造成武者筋脉永久性的损伤,永久损伤不可恢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