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元朗是今天早上从床上下来的,但是当他把韵诗骗到床上的时候,再次从床上下来时,时间已经快到了下午了,而元朗这一次下床的时候,看起来已经不是那么有精神了,看得出来,此时他满头勤劳的汗水,这回应该是下了大力气了。

  对此,还在床上的韵诗可以证明,因为现在韵诗已经下不来床了....。

  元朗这段时间的存货可是不少,也是憋得他火急火燎了,所以今天当韵诗答应的元朗的要求之后,元郎一下子差点高兴坏了,于是这一场欢爱,元朗疯狂的向韵诗索取着。

  韵诗此时累得不轻,此刻有些困难的转头看向下床的元朗,说道:“少爷,今天韵诗恐怕不能陪您去学院了,您去找王天大哥他们一起陪您去吧。”

  元朗听完韵诗所说,走到床前,留恋的亲吻了韵诗的香唇,说道:“对不起,韵诗,这次我又忘了克制自己了。”

  韵诗听到元朗这么说,甜蜜的笑了,说道:“少爷不必自责,只是韵诗现在很累了,请少爷让我休息一会吧。”

  元朗说:“好吧,你好好休息一会吧,我也要去那学院去报名了。”

  韵诗听完这才微微一笑,偏头闭上双眸,静静的睡着了。

  元朗看着已经睡着的韵诗,这时的她好像更加美的惊人。

  生怕自己又按捺不住的元朗,此时赶紧匆匆的走出了房间。

  元朗住的这房间在正中,而王天几人的房间也离得元朗房间不远,所以元朗出了房间,走了二十几米,就到了王天所住的屋子,元朗敲了敲王天的门。

  而王天此时也呆在屋中打坐,听见这敲门声就知道来人是元朗,这敲门声很有规律,是三长一短的频率。是元朗早在之前就设定好的一个敲门的暗号。

  而王天也赶紧起身给元朗打开了门,见元朗在门外站着,王天于是问道:“少爷,找我有什么事啊。”

  元朗说道:“也没啥事,今天不是那炎天学院招生的时候到了吗,我得赶过去报个名,但是韵诗现在身体不怎么舒服,所以我让她休息一下,那今天就只能麻烦你跟我去一趟了呗。”

  王天一听这话,倒也没有打听什么,只是直接说道:“那事不宜迟,咱现在就赶紧过去呗。”

  元朗说道:“赶紧去准备马车,少爷我今天也是怪累的,不想在多走路了。”

  王天一听,在一联想元朗刚才说韵诗身体不舒服,心里就知道这元朗估计又是和韵诗做了什么好事,顿时也是憋着笑说道:“那少爷你稍等啊,老王我这就去备马,接着就回来。”

  时间过去没几分钟,元朗也已经坐上马车了,心里美美的回味着韵诗的曼妙身姿,不过还没等他细细回味一阵,那王天就从车外探头进来,一看见元朗这个神情,打笑道:“少爷,想什么好事想的这么出神了,咱们现在已经到地方了。”

  元朗让他这么一打岔,也是回过了神来,在一听他这话,竟然也是老脸一红,赶紧说道:“才这么快就到了,你这回这么卖力的赶路干啥。”

  王天知道元朗现在是有些尴尬,在没话找话,所以也就什么都没说,只是又“嘿嘿”的笑了两声,笑的元朗有些好像更加心虚了。

  元朗有点躲闪的样子,一下子就跳下了马车,说道:“老王你心里健康点,别整天笑的这么猥琐,现在赶紧跟我到学院去,我现在可是个一心向学的好学生,你要是给我耽误了时间,我可不饶你。”

  说完,元朗立刻就自己朝那炎天学院走了过去。

  走了没一会,元朗就到了炎天学院的眼前了,看着这学院的外表,一时间有些赞叹。

  “这炎天学院捯饬的倒还真是不错啊。”元朗这时说道。

  元朗先前顾着和王天扯皮,倒是没怎么注意别的,不过当他回过神来,站在炎天学院的门口,再一看向这炎天学院,顿时就有些感慨。

  只见这炎天学院外观十分大气与讲究,整体建筑使用的洁白大理石建造,而装饰的极为美观的门墙估计能有几十米高,而学院的建筑风格也是十分吸引人,而更值得称道的是这炎天学院占地面积更是广阔的很,一眼看去估计能有二百余亩的面积,而学院修建的偌大的广场恐怕能同时容纳下几万人都绰绰有余。

  不过,原先这足够宽敞的广场现在看来就没有那么宽敞了,因为现在这广场之上,出来进去的不少都是来这炎天学院报名的人,顿时这广场就没那么大了,不过现在这人气倒是不错了。

  “看起来这炎天学院倒也确实有点本事,能捣鼓出这么大的一处学院来。”元朗看见这幅景象,也是有点赞叹的说道。

  不过元朗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马上也就回过神来了,对着身边的王天说道:“走吧,跟我也报名去,希望能有个好结果。”说完元朗就直接朝报名处走去。

  元朗倒也不怕找不到报名处,因为这学院的一处占地约有三四亩的大厅中已经挂出了一块横幅,上面写着“招生处”。

  元朗看见这横幅,就立刻大步的朝大厅走去,等来到大厅,元朗倒是没见到这大厅里面有多少报名的人,细细数去,现在这大厅里的人也就勉强有近百个。

  元朗有些奇怪的问向王天:“老王,这炎天学院不是挺出名的吗,怎么看起来到这里报名的人没有我想象中的多啊。”

  王天不需要多想,直接说道:“少爷有所不知,这严武国只是个小国,而且来讲,这个国家的环境也不怎么适合住人,所以现在严武国人口加起来也不过只有勉强三千万人,且这严武国的经济也不怎么发达,所以这人均的收入也普遍不多。”

  元朗问道:“但是大陆上的人都酷爱习武,就算穷一点,也会舍得花钱练武的啊。”

  王天说道:“少爷说的也没错,但是我分析一下原因,少爷听完就能明白了,首先,这炎天学院也只是在这严武国内有点名气罢了,放在严武国外就没有多少人听过了,所以来这里上学的也只有严武国内本土的一些人,这就限制住了招生的数量了,而第二个原因就是这炎天学院每年的学费也是个不菲的数字,所以,就又会限制住一批人,所以说这学院的人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元朗听后,算是明白了,点了点头。

  而王天随后的一句话又差点让元朗大骂王天一顿。

  因为王天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当然了,这最主要的原因其实还是这炎天学院每次招生的时候,其实是分批办理的,就是说上午,中午,下午各招生一批学生,所以这样一来就尽可能的省去了拥堵的现象了。”

  元朗无力的吐槽道:“那你这老小子前面说的不全都是废话吗。”

  王天这时候好像一副老实相的说道:“少爷,这怎么能是废话呢,我这不也是为了让少爷多了解一下这严武国的具体情况吗。”

  元朗已经懒得搭理这个看相憨厚,实则腹黑的家伙了,直接就冲他翻了两个白眼。

  元朗随后又看向了大厅,发现这里人数有近百个的时候又有些不耐烦,这么多人,到自己岂不是要等很久,不过很快,他就不烦了,因为他又看到,此时这大厅里面还多开设了好几个服务窗口,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轮到自己了。

  元朗招呼王天去随手拿了个号码,而他此时也就索性找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调养自身气息了,而王天自然也是守在元朗跟前。

  时间估计过去了十几分钟,王天轻推了一下元朗,说道:“少爷,现在已经轮到您了。”

  元朗起身走到那台前,发现台后负责招生的是个满脸褶子,头发花白的老头,唉了一声,他原先还以为会是个美女呢,那样他也能搭讪几句,放松一下,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免了吧。

  这时那老头看见元朗站在台前,随手从旁边桌上抽出了一张表格,说道:“把这张表填了,然后把这这张表格到左边第一间的《验测室》中检查一下有没有练武的资质,如果有天赋就可以留下在本学院学习,没有天赋就趁早回家。”

  元朗拿过那张表格一看,发现内容没什么特别的,跟其他学院的招生表格一样,元朗从桌前拿起一支笔随手填了起来,填完之后就按照那老头所说的,拿着表格便朝那老头所说的房间走去。

  元朗到了地方之后,一把推开了门,首先看见屋内正中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而这房间中倒还零零散散站着十几个人,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肯定也是被检测有没有练武资质的。

  看3A正版…7章^o节》上w酷E匠网

  而那中年男人看见元朗推门进来,又见到他手中拿着表格,知道他是来干嘛的,便说道:“你愣在那里干嘛,过来把表格交给我。”

  元朗也就赶紧走了那中年男人的身边,把手上的表格交到了他的手中。

  那中年男人低头看了一看元朗的资料,看了一会,微微皱起了眉头,随后他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也没有说话,而是对着元朗说道:“跟我到那边去测试吧。”说完这中年男人就起身离开座位走了。

  元朗将这中年男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但是现在元朗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是出现这种表情,所以也没有多问,只是跟随着他走了。

  那中年男人来到房间北边的一处地方停下,对着元朗说到:“单手贴在这块晶石上,不需要调动元力,这晶石就开始测试了,然后我们就可以根据得出的结果决定你的去留了。”

  元朗看了看这块晶石,发现支撑这块晶石的是一座木架,高度达到元朗的肩膀,在木架之上,放置这一块晶石,晶石成正方形,晶石刻印着一些元朗看不懂的符文,且整块晶石散发着微微的光芒,看起来倒是挺美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