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最$(新A!章:节)*上i$酷s/匠网d,

  再说这莫卡,此时一见到自己老爸正坐在屋中,顿时就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得,一头就飞奔到自己老爸面前,说道:“老爹,这次你儿子被人欺负了,你可一定要给我报仇啊。”

  而莫老头一听儿子这话,顿时就有些火大,因为,这莫老头现在快六十岁了,但是这莫家好像香火不怎么旺。一直到莫小胆在四十多岁的时候才得到了这么一个儿子,由于他的膝下就只有莫卡这么个独子,所以,莫老头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是极尽宠爱的。

  顿时,莫小胆不分青红皂白的说道:“卡卡,你仔细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是谁欺负你了,老爹我去给你出头。”

  莫卡一听,马上就把自己在酒馆里面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用一种期盼的眼光看着自己的老爸。

  但是,这回莫小胆的反应却让莫卡觉得有些失望。

  只见那莫小胆仔细的讲莫卡将事情的过程听完之后,问道:“卡卡,你说的那个阻拦你报仇的人长的什么模样啊。”

  莫卡说道:“老爹,你这不为难我吗,我虽然见到他长的什么模样了,但是你让我说,那我上哪去说啊。”

  莫小胆一听,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于是转而又问道:“那你再说一些你见到的这个人身上挺明显的一些特征。”

  莫卡此时做回忆状,过了几十秒的时间,说道:“嗯,那人身上穿的衣服简直是华贵的吓人,想来他应该是有些身份,哦,对了,而且他说的话也不是咱们这里的方言,应该是从外地来的。而且此人长的倒也十分英俊,还有,他的身边也是跟着四个修为在淬体期境界的武者,其中修为最高的一个,是淬体后期的修为,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人身上有股气质,是一种很高贵,而且是凌驾与他人之上的一种气质。”

  莫小胆这回一听,却是沉默了一会,最后有些愧疚的对莫卡说道:“卡卡,依我看,这次的事要不然就这么算了吧。”

  而莫卡一听,顿时不解加愤怒的说道:“为什么。”

  莫小胆解释道:“卡卡你先别生气,你听我慢慢的跟你说。”莫老头先是安慰了莫卡一句,然后又说道:“首先,我刚才听你所说,这个人在给那李铭圆场的时候,没有偏袒谁,而且重要的是,他也并没有伤了你的面子,而是给足了你面子,让你就坡下驴。”

  莫卡一听,顿时觉得自己失策了,暗骂道“自己实在太笨了,要是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就跟自己的老爹说,就说是那元朗曾经狠狠的骂了自己一顿,让自己颜面全无。”但是现在,木已成舟,自己再说什么话那也是一点鸟用都没有了,所以此时他听见自己老爹这么说,也只能狠狠的“哼”了一声。

  而莫小胆见莫卡如此,也是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而且,我听你说的这个人的一些特征,觉得你说的这个人可能也是有些背景,尤其是你所说,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凌驾他人之上的气质,我就更加确定他的身份也是不简单,要知道,这样的气质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拥有的,我觉得,万一他要是从外地的哪个大家族出身,咱们惹了他,别再有什么麻烦,所以我看这回咱们还是算了吧。”

  莫卡一听,知道自己的老爹估计不会给自己出这口气了,但是他还是不死心的抱有一丝希望问道:“老爹,你真的不肯给我出这口气了是吗。”

  莫小胆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卡卡,你也知道,咱们家族是做生意的,而作为一个生意人,最讲究的一点就是要和气生财,尽量和人交好,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现在既没有失了面子,也没有受什么伤什么的,而这个人身边却有四个淬体武者,想要伤你应该不难,想来他也是个懂得礼数的人,这样的人,我们放他一马似乎也可以。”

  莫卡听到这里,已经知道自己是彻底指望不上老爹了,于是愤愤的起身,一扭头就离开了大厅。

  而莫卡出了大厅之后,心里说道“既然老爹现在不肯帮我出头了,那我就自己去查查这小子是什么来头,要是让我抓到你了,我肯定会狠揍你一顿方才借我心头之恨。”

  于是莫卡出了大厅,随手就叫了几个家族的武者过来,陪着他一起去找那元朗的麻烦了。

  等时间过去十几分钟,莫卡几人已经出现在大街上了。

  而莫卡这边的动静,很快就被韵诗所设置的情报网给得知了,别看元朗等人来到这武天城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但是这情报网却已经有些规模了,这主要是因为元朗深知情报的重要性,所以刚来到这武天城的时候,就狠下心来又花费了不少晶石,将这情报网给尽量的完善了起来。

  但是莫卡这边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被元朗这边了如指掌了,他们还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呢。

  所以,当莫卡刚出现在武天城时候,韵诗的一个手下就找到了韵诗,说道:“韵诗小姐,那莫卡今天出现在武天城了,而据我们得到的一些情报都说明他是特意来找少爷麻烦的。”

  而韵诗听完之后,也是有些愤怒的说道:“这个该死的家伙,心胸竟然如此狭窄,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竟然如此不依不饶。”

  而那手下听完,也是杀气毕露的说道:“小姐,既然他不知好歹,那我们就在这武天城内把他做了吧。”

  韵诗听完,思索了一会,最后皱眉说道:“不行,那样做我们会暴露,为了这么一个小角色不值得。”

  那手下说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韵诗想了一会,最后说道:“不用管他,因为我们只是刚刚来到这武天城内,而且一直都很注意隐藏自己的行迹,所以,这莫卡想找到我们也需要几天的时间,而两天之后,就是少爷进入炎天学院的时候了,到了那时,少爷在学院中就不用担心这这些了,而我们到时候也就可以离开这里,躲开那莫卡了,而等到少爷从学院中学成归来,我想以少爷的天赋最起码也能在学院内达到淬体巅峰的修为,而淬体巅峰的武者已经不好惹了,想来到那时,那莫家也就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在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好吧,就依小姐所言,这几天内我们会注意隐藏的,不会让那莫卡找到我们这里来。”

  韵诗听完,点了点头。

  时间很快的过去两天。

  再说那莫卡,此时已经在这武天城里找了两天了,但是却依然没有任何收获,到了最后,莫卡也只能不甘心的放弃了。

  抛开这莫卡不谈。

  同样的两天时间,再看这元朗,却足足在家里睡了两天。

  元朗在两天前在酒馆内畅饮的那一场,确实喝的够呛,而且翡霖酒馆酿造的烈酒可并不是浪得虚名,这《血月》酒确实酒劲极大,而元朗最起码也是喝了两坛,所以说,他这一睡,足足睡了两天的光景。

  而等到元朗睁开双眼,从酒醉中苏醒过来的时候,此时天色也已经大亮了。

  元朗走下床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感觉自己整个人神清气爽,赞道:“那翡霖酒馆的酒确实不错,不光喝起来十分醇厚猛烈,而且喝完之后身体非但没有不适,却反倒如此舒服,看来以后喝酒的话就有地方去了。”

  元朗心里还在回味着美酒的香醇,而这时他房中的屋门也被人推开,进来的人是韵诗,韵诗一看到元朗已经醒了过来,不由的送了一口气,说道:“少爷,你可总算是醒了,差点没把韵诗给急死。”

  元朗说道:“怎么了韵诗,干嘛如此火急火燎的,出了什么事了。”

  韵诗说道:“少爷,看来你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多长时间了吧。”

  元朗一听,马上就觉得有些不妙,心道可别因为喝酒而误了大事,于是他说道:“那么我睡了几天呢,二天,还是三天?”

  韵诗听元朗这么说,倒是有些惊讶的说道:“少爷聪明,韵诗原以为您会觉得自己才睡了一天。”

  元朗听完,看见这韵诗脸上没有什么很着急的意思,而且说话间还能开点玩笑,于是说道:“听你这意思,我应该只睡了两天而已吧。”

  韵诗奇怪的问道:“少爷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元朗说道:“我也并非胡猜,我只是琢磨着,这几天咱们可没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办,我琢磨来琢磨去,这几天最要紧的事情估计就是那炎天学院招生的事情吧,而这炎天学院应该就是在今天招生,而且我今天也应该没有睡过头,要不然的话,此时你早已经着急上火的冲我发脾气了吧,也不至于还有心情和我闲聊天。”

  “少爷,我觉得您还真的是很聪明。”韵诗心里也是有些赞叹元朗这脑子确实挺好使,嘴上也就说了句好听的。

  元朗听完,顿时咧开嘴乐了,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只是好长时间不卖弄了,今天突然间很想装逼,让小宝贝儿见笑了啊。”

  韵诗也没有对元朗的粗话有所不满,而是说道:“少爷,我就喜欢你粗俗的样子。”

  元朗听见韵诗这么说,知道韵诗是故意不让自己难堪的。心中感激与韵诗的情意,所以这时候元朗直勾勾的盯着韵诗,看的韵诗十分的羞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